Posts Tagged ‘Lan Feng’

ÜBUNG MACHT DEN MEISTER – 蓝风 Lan Feng

10月 12, 2021

Lan Feng
ÜBUNG MACHT DEN MEISTER

vor 20 jahren
war ich im dorf einigkeit angestellt
einmal gehen vizebürgermeister wu und ich
zur kreisverwaltung
er geht in der früh auf den kreisvorstand warten
ich wart unten auf ihn
zu mittag gegen dienstende
kommt er erst heraus
er hält sich die ganze zeit sein gesicht
ich geh schnell zu ihm
frag ihn was los ist
er sagt der kreisvorstand
liebt witze erzählen
wenn man was von ihm will
viele witze sind gar nicht lustig
aber du musst mitlachen
da waren noch zwei die was von ihm wollten
wir drei haben um die wette
aus vollem hals gelacht
den halben tag gelacht
bis uns das gesicht geschwollen ist
heute
ist vizebürgermeister wu
zum vizekreisvorstand geworden
nach einem halben leben lachen
sind seine wangen glänzend und dick

2021-09-26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蓝风#(2.0)

 

伊沙推荐:官场文化,相由心生,这绝对不是开玩笑,而是心学+生理学=科学。换成社会学来吧,就是职业病吧。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12日,3844首,1209人。第2个蓝风(湖北)日

1010况禹点评《新诗典》王爱红《悲愤交加》:手机时代行乞者竟然也流行开了扫码收款,这种无限趋近于主流的生活转变,放在十年前可能都会使人瞠目结舌,现在则见怪不怪。不能说所有以手机行乞的人都是产业式行乞,但无疑,伸手讨钱的老太,还是更贴近于乞讨本色,但是遗憾——她竟因为收钱手段的原始讨不到钱了,而施舍未遂的作者气愤地摁汽车喇叭的举动,把科技发展强加给人类心灵的荒诞凸显到了顶点。

黎雪梅诗读《新世纪诗典》之蓝风《功夫》:诗中的“乌副县长”的确功夫了得,官场的那一套他已经达到炉火纯青之地步。既善于琢磨领导的心思,察言观色;更善于阿谀逢迎,投其所好。果不其然,越是这样的人越容易在职场平步青云步步高升,由“乌副镇长已变成/乌副县长”便是最好的证明。最后诗人将镜头由远及近,从二十多年前回到眼前这位今非昔比的“乌副县长”,画面定格在他那“笑了大半辈子/脸上的肉/练得又厚又亮”的面庞上,这是一个脸上有故事的人,也是把《马屁经》念到极致的人,在我们的身边也不乏其人,读来你会觉得很熟悉,一点都不陌生。不得不承认诗人塑造的这个形象十分经典,并且极具代表性。对于此类人我们内心充满了鄙夷与不屑,但也只能仅此而已。是非对错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引起我们对官场文化更多的关注与思考。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10人诗人蓝风《功夫》
今天中午第一时间就读了这首诗,读后,当时并没有想跟读的欲望,原因很简单,如今官场的现实远比诗中反映的要强烈许多,或者说进化了,更成熟了,更高明了,登峰造极了,阿谀奉承自然需要,但也得有满满的干货才行。置身其中,听到的,看到的,想到的,无奈又沉默,深感老祖宗基因强大,将很多现代社会的常识碾压成齑粉。因此,只要自己稍逮着机会做点事,尽可能自省规避那种窠臼,不让自己成为自己讨厌的人,但阴郁的氛围太过浓厚,多数时候个体不过徒增一点人在做、天在看的安慰罢了。这样的中国人的日常,如此普通,应该成为口语诗的一座富矿。有一句话是说什么不幸诗家幸,这个诗家幸,应该幸在能够让诗人写出深刻揭示现实的好诗来。这首诗里有讽刺,有荒诞,还让我读出一种耳濡目染的危害以及可怕的传承。这样的循环往复,别的不说,空耗了中国人多少的时间。鲁迅说,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谋财害命,这样相互的谋财害命何时才是个头啊!

马金山|读蓝风的诗《功夫》的十一条:
1、在场,本真;
2、生活是由一个个碎片组成的,一个个碎片,就是一个个陌生的点,点自己会呈现面;
3、蓝风,70后,湖北襄阳人。著有诗集《彼岸》、《俗世的光芒》;
4、此诗以回忆录的形式,讲述了一个又一个荒诞喜剧,将笑话讲到了极致,与此同时,还将一个人物形象聚拢于一身,鲜活、生动;
5、在平实的故事描述当中,现实生活状态活灵活现地呈现出来了,不仅如此,更揭示出人性中最本真的原色,读罢,不由得让人会心一笑;
6、诗一开头,即回到了“我”,回到了生活现场,回到了官场之间,语言通俗易懂,直观而又不失质感,且透出一个“透”字;
7、诗中县长讲的不好笑的笑话,作为下级仍然笑得前俯后仰,本质上也是一种拍马,只是拍的方式不同,但其中所充斥的秘密,不言自明;
8、通过两人不同时段的对话,现实版的官场情景呼之欲出,且在时间的推移下,愈发显得特别而搞笑;
9、诗的结尾,通过事物的现象即看到了本质,尤其是“脸上的肉/练得又厚又亮”,这其中所蕴含的意义与滋味无限悠远而又绵长;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带有明显色彩的生活,充满幽默感的感觉,就是诗”;
11、现实之诗,批判之诗,记录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SPUREN – 蓝風 Lan Feng

8月 13, 2021

Lan Feng
SPUREN

diese paar strassen
die bin ich viele jahre gegangen
da sind viele fussspuren
von mir.
in diesen tagen
werden die bauarbeiter
die strassen teeren
und meine spuren
sind bald asphaltiert.​

11. 6. 2021
Ue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Lan Feng, geb. in den 1970er Jahren in Xiangyang, Provinz Hubei. Hat zwei Gedichtbände publiziert. 蓝风,70后,湖北襄阳人,著有诗集《彼岸》《俗世的光芒》

伊沙:好多文学青年(其中不乏诗人),总以为变形、玩虚、浮夸才得诗意,殊不知原形、实在、本质亦生诗意,本诗就是佳例,来自"导演诗人"刘一君的助攻。

况禹点评《新诗典》蓝风《足迹》:老老实实的诗意。不是所有老老实实的诗句都能唤起读者的兴趣,但当诗中住着真实的人生,以及对它的直面,那一切的感觉都不一样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蓝风《足迹》:布满自己足迹的小路,即将被沥青覆盖,多少有点不舍与失落,也是人之常情。本诗写出了现实之中的某种残酷性,好在“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好好地活着,被沥青覆盖的路面将会重新留下自己的脚印👣。其实世上本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旧的事物迟早会被新事物所替代,所以生活里总是充满了各种变数,该如何去面对,也许是每一个人都要直面的深刻而艰辛的话题。

 

黄开兵:蓝风的《足迹》,我竟然读出一种幽默感。过度解读反而没意思了。但是,说者可能无心,听者也许有意,误读,也是诗意的某种延伸。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蓝风的诗《足迹》的十一条:
1、勤奋是天才的垫脚石,作品是诗人的硬骨头;
2、现实的生活,饱含着荒诞的一切,这是再丰富的想象力也不可能呈现出来的;
3、蓝风,70后,湖北襄阳人,著有诗集《彼岸》《俗世的光芒》;
4、本诗以一种通俗易懂的语言,平实简约的方式,在不动声色之间,将生活中最不易察觉的事物予以呈现,构成了后现代主义风格迥异的作品;
5、诗一开头,即以一个平面的情景再现所经历的画面,并由此进一步引入一种存在的境遇,将“我”的足迹以本真的姿态予以裸露;
6、紧接着,更进一步的是从时间上,在物理的变化中,显现出另外一种状态,这是形式的发展,也是质地的改变;
7、诗中极为珍贵的,是在同一个场域的不断深入与变化之中,回到了人的身上,构成了现实世界的人文景观和艺术价值;
8、最后一部分,将本质抵达到一种极致,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无言和不舍的感觉,沉实而回味悠长;
9、还有一点尤为重要,那就是本真,此诗还原了生活的本来面目,并由此带来了生命中所蕴含的不易言说的部分;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意安静地待在生活中,需要敏感和锐利的眼光去发现,去记取”;
11、本真之诗,平实之诗,复刻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