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Lu Fuxiang’

BROKEN LINES – 陆福祥 Lu Fuxiang – GEBROCHENE ZEILEN

8月 7, 2022

Lu Fuxiang
GEBROCHENE ZEILEN

Ich hab immer gesucht
zwischen den Zeilen,
wo etwas bricht.
Was sich da verbirgt
in einem Gedicht,
was sich da verwandelt,
ist das ein Schmerz
von splitternden Knochen?
Die rasende wirbelnde Kraft eines Wasserfalls.
Die Spuren der Sterne, wie sie sich drehen.
Die Evolution, die Geschichte der Menschen, der Dinge.

Oder nur ein Krachen, das ich aufschreib,
solang ich noch kann.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Lu Fuxiang
BROKEN LINES

I have been exploring
breaking points
in a poem,
what is hiding
between phrases.
How a sentence changes tone,
are there any bones
cracking with pain?
The force of rushing waterfalls,
how the universe moves and the stars in their tracks.
People evolving and other things.

Or just a crisp sound I write down
before my last breath.

Translated by Shi Jian and Martin Winter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陆福祥#(10.0)

《新诗典》小档案:陆福祥,1985年8月14日生于广西南宁,壮族,《新世纪诗典》诗人。

伊沙:我有一个看法:能够在诗写中发现诗的人,都是在诗中用心很深的人,这是一个专业程度的表征。本诗告诉你,陆福祥正是这样的人,作为一名后起的85后,他是实力诗人。

况禹点评《新诗典》陆福祥《断句》:“小”处入手,深挖、大开,于具体中见宏大,且富有形式感。是一首彰显作者内力的佳作。

 

 

NERVENKRANKE – 陆福祥 Lu Fuxiang

3月 19, 2022

Lu Fuxiang
NERVENKRANKE

Er hat eine Hacke
und überfällt das Nervenkrankenhaus.
Die Patienten beschützen
die Ärzte,
sie können entkommen.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陆福祥#(9.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20日(春分),4003首,1243人。第9个陆福祥(广西)日

《新诗典》小档案:陆福祥,1985年8月生,壮族,广西南宁人,新诗典诗人。

伊沙推荐:最近对精神病人体会深,尤其身处于中外诗人之中,我在开战第一时间用的肾上腺素飙升不足以概括他们面对这场战争的疯狂,所有人好像都动了元气,因为这是对价值观的总清算。回到本诗,这是一首荒诞诗,写出的是现实的荒诞不经。

况禹点评《新诗典》陆福祥《精神病人》:全世界的病人在医院遇袭时都是和医护人员站在一起的,只有一个例外和变数——精神病人,因为你说不好病患在发作时会是什么反应。本诗好玩儿在于,精神病人这一次表现得英勇而理性,这其实又构成了另一次的反常。荒诞如此突如其来,以至于读者已经来不及去追问那位挥着柴刀的袭击者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陆福祥《精神病人》:袭击精神病院的人,大概率也是一个精神出了问题的人。对于这样一个突发事件,医生竟然能“在病人们的掩护下/成功逃离”,让人深感意外,与袭击者相比,这些精神病院的病人们倒是更像一群正常人。 也许精神病人和正常人之间本就是一念之差。“他”是谁?为什么袭击精神病院?诗中并无交代,留给读者想象与猜测。本诗所写看似荒诞又滑稽,其实现实远比文学作品更为残酷荒诞;极简的文字因其特有的张力,开出了纷繁艳丽的花朵,尽显语言的奥妙与奇异。

【亚坤评诗】
精神病人
作者|陆福祥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荒诞派诗小说!
一首现实主义诗小说!

这首诗很短,只有五行。作者仅用24个字,就写出了一篇既荒诞又现实的“诗小说”。

说它荒诞,是因为诗的内容。请看诗!

标题虽然叫精神病人,但作者在诗中并没有写谁是精神病人。也就是说诗歌标题是一种开阔性结构。
如果结合诗歌内容来看,依我的理解,它总计出现了四个角色。他们分别是:手持砍刀的施暴者、精神病院的病人、医生、社会大众(注意这个其实是隐藏在诗歌背后的)。

诗歌内容是这么写的——“他用柴刀/袭击精神病院/在病人们的掩护下/医生成功逃离”。

我们可以设想:施暴者本人是不是精神病人?他是不是这个精神病院的病人呢?他去精神病院袭击的到底是病人还是医生,还是无差别攻击?(从内容看好像是袭击医生),更荒诞的是医生(正常人)在精神病人(非正常人)的掩护下,成功逃离了。

你说这是不是很荒诞?你感觉是不是在读一篇离奇故事?!离奇么?

问题就在于:这首诗还不是纯粹的荒诞离奇。它本质上是在批判现实。甚至,它有可能写的就是现实。

我们都知道: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人的各种压力快速增大。精神病群体现象、现代人心理问题和医患矛盾都非常严重。
近些年,“医患事件”屡屡发生,“高额医疗费”也一直是国人心中的一座大山。

由此,再来看本诗。读者们可以仔细体会它背后的内容指向究竟是什么?
这样看,它是不是一首“基于现实主义基础上的批判性作品”?

更重要还有:我们都在这个故事的局中!我们都是主角,也都是看客!
你说这是不是一篇既荒诞又现实的“诗小说”?
一声叹息罢了!

(马亚坤.2022.03.19.上海)

黄平子读陆福祥《精神病人》

——《新世纪诗典》4003

精神病人

陆福祥

他用柴刀
袭击精神病院
在病人们的掩护下
医生
成功逃离

黄平子读诗:陆福祥,1985年8月生,壮族,广西南宁人,新诗典诗人。本诗最少写了三个精神病人。第一个,用柴刀袭击精神病院的人。一个正常的人当然不会去袭击精神病院。这个人为什么要袭击精神病院?不知道。第二个,精神病院的病人们。不过这群病人好像没有病。你看:“在病人们的掩护下/医生/成功逃离”。多么荒唐、多么可笑。医生和病人的角色是不是反了?如果精神病院的病人们没有精神病,那么有精神病的当然是第三个人:把这些人当作病人关进精神病院的人。呵呵,不说了,就此打住。
2022年3月19日19点20分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13——3.19)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13——3.19)

WEIHNACHTEN – 陆福祥 Lu Fuxiang

12月 24, 2021

Lu Fuxiang
WEIHNACHTEN

Zwei Frauen gehen mit mir
zur Messe zur Kirche im Ort.
Der Chor hebt an,
wir stehen auf von der Bank,
halten uns an den Hand.
Die Frau links von mir,
ihr Mann leistet sich eine andere.
Die Frau rechts neben mir,
ihr Sohn hat Mittelmeeranämie.
Ich schreibe lyrische Gedichte
in Schwermut, denke an Selbstmord.
Gott in der Höhe
sieht uns ein bisschen zittern.

Übersetzt von MW am 24. 12.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陆福祥#(8.0)

《新诗典》小档案:陆福祥,1985年8月14日生于广西南宁,壮族,“事实的诗意”的受惠者,践行者。

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25日(圣诞节),3918首,1227人。第8个陆福祥(广西)日

伊沙推荐:时间过得快,疫年的时间过得更快,去年我与一众典人在广西跨年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如在眼前,转眼之间,又要跨年了。作者与我同属于梅西铁粉,真是三十年巴萨四十年巴黎,好在梅老五已经变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梅老七!圣诞节推一首同名诗,世界题材,中国质感。

况禹点评《新诗典》陆福祥《圣诞节》:本诗应了节令,却道尽了节外生活的不易,适逢普世巨疫,在此背景下读来,感触又让人加深一层。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陆福祥《圣诞节》:在圣诞节的教堂里,几个同病相怜的的苦命之人结成了“命运共同体”,在这特定的时间和空间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仿佛瞬间拉近了,气氛肃穆又不乏友爱,受伤的身心仿佛在这里得以疗愈。生活的艰辛,共同的信仰,滋味复杂而厚重。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2.24诗人陆福祥《圣诞节》很多年前,我曾在西安过过圣诞节,后来写过一首《西安圣诞节记忆》。“当零点的钟声响起,/我们已拼命赶到了钟楼,/巨大的光柱里仿佛他正是降临,/无以计数的人们欢呼着,为他祝福。”那是一个人挤人、交通瘫痪、乐此不疲、与信仰无关的浮世西安,今年西安的圣诞节迎来的却在封城,真有一种恍若隔世之感,希冀平安夜上帝佑护此城平安,哪怕看在千年长安的面子上。就像本诗中两个女人、一个男人各有各的悲苦,上帝”在头顶看我们微微颤抖“,相信上帝也一定会看着疫情下、沉默下众生的颤抖,众生也由此获得哪怕微弱的光芒进而向前走去。今天小雪,我在山西忻州早晨六年半和同伴走路,真的看到了飞雪再临,雪就是上天降下的光,会融化但不灭的光。

ZHUANGISCH – 陆福祥 Lu Fuxiang

1月 15, 2021

Lu Fuxiang
ZHUANG

In der Autonomen Region
im Kulturzentrum der Zhuang,
die Musikinstrumente,
die Kleider,
die Arbeitswerkzeuge…
sie sind mir vertraut.
Aber die Schrift, was da steht
kann ich überhaupt nicht verstehen.
Diese Zeichen sind ohne Zweifel
die Muttersprache in meinen Knochen.
Ich sitz allein
auf einem Schemel mit einem Froschtotem,
ein fremdgegangenes Kind
das mit einer anderen Sprachfamilie
dieses Gedicht niederschreibt.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0

Lu Fuxiang, geb. im August 1985 in Nanning, gehört zum Volk der Zhuang. Lernte 2017 den Dichter 3A kennen, schreibt seither entschlossen Alltagsgedichte. 《新诗典》小档案:陆福祥,1985年8月生于广西南宁,壮族人,2017年末结识三个A,从此坚定不移地写口语诗。

伊沙推荐语:五年前,本典做过一个扩大的"广西诗人周",今天起,我们再做一个"广西诗人半月展"-《新诗典》与各地方的缘分,那可真叫"随缘"。五年前尚未入典的85后诗人陆福祥,这次被列为先发首席,因为本诗当为这个半月也就是这个诗展的冠军,从"广西诗展"的意义上,它也是"冠军诗篇",因为写出了壮族的意识与心灵。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陆福祥《状语》:本诗“刻着青蛙图腾的木凳” 传神诗句,具有壮族民间信仰敬蛙神、祈求稻谷丰收的特色,引起汉族的我的强烈共鸣,因我也是一个爱蛙之人。2020年,大疫之年,减少了跟人的接触,常流连在空旷的河流敷地。在菖蒲花田的浅水里,遇见了手指甲盖大小的绿宝石青蛙,它匍匐在一条随风摇曳的蒲叶上,2、3个小时一动不动,我蹲在它旁边,也发了2、3个小时的呆。我俩没说一句话,但好像已完成了跨越物种的对话。疫情的焦虑渐渐散去,娴静和信心慢慢回到体内。真要感谢小小的蛙神帮我度过那段煎熬呢。所以很认同壮族人民对青蛙的朴素感情。青蛙图腾刻在木凳上,说明青蛙信仰已深入到壮人的日常生活中,真实可信。用诗写出写好本民族的母语,是极难的,本诗写得真切可感,可见诗人不凡的功力,寥寥数笔,就刻画出神州大地上汉藏语系之外的壮侗语系,她对我们仍很神秘。

@张泽林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24

3575

壮语

陆福祥

在自治区
壮族文物中心
四周摆放的乐器
服饰
劳动工具……
我是熟悉的
可这些文字
完全看不懂
它们分明是我
骨子里的母语
我独坐在
刻着青蛙图腾的木凳
像个异化的孩子
用另一种语系
写下这首献诗

“在自治区/壮族文物中心”,这是地点,也是独特的场景。“四周摆放的乐器/服饰/劳动工具……”这是列举的三类代表性文物。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艺术。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服饰。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劳动工具。“可这些文字/完全看不懂”,文字是比乐器、服饰、劳动工具更抽象的文明符号,本来就不是一般的人可懂的。现在推广汉字和普通话,看不懂就更情有可原了。“它们分明是我/骨子里的母语”,这是身为壮人的“我”对壮文的赞美和敬畏。“独坐”写出了“我”的孤独。因为独坐,所以有更多的时间反省。“青蛙图腾”是壮族的图腾。青蛙不仅是壮族的图腾,也是纳西族的图腾。青蛙不仅是纳西族的图腾,它应该是整个中华民族最古老的图腾。易中天老师的《中华史》里好像有类似的论述。女娲造人的“娲”和“蛙”是谐音的。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代表作《蛙》,讲的是计划生育的事。“蛙”也是“娃”。青蛙图腾是先民对生殖的崇拜。“异化”是对壮族而言的。相对整个中华民族,就是同化了。“车同轨,书同文”,这是天下一统的必然趋势。“献诗”就是进献之诗,这是诗人对壮语的赞美。“用另一种语系/写下这首献诗”,这是“完全看不懂”自己祖先文字的“我”的尴尬与无奈。2021年1月15日20点39分

张小云:

读陆福祥《壮语》

以我们闽地先民崇蛇
很能理解广西壮人对蛙的敬重
现在,当到处都在倾诉
地方语言悲情
特能感受陆福祥所认定的
这些“完全看不懂”的文字
“分明是我骨子里的母语”时
我也怆生悲戚
族群和原住民文化之皮难存
地方语言又毛将焉附
但,得以慰籍且羡慕的是
陆福祥你们有《布洛陀经诗》
这样的史诗巨制
更有一群
“以另一种语系写献诗”的尊蛙后人
继续向天蛙鸣

2021.1.15

MUSIKALISCHES OPFER – 陆福祥 Lu Fuxiang

7月 20, 2020

Lu Fuxiang
MUSIKALISCHES OPFER

Gegen Abend
jogg ich am Fluss.
Unter einem dürren Zedrachbaum
spielt ein weißhaariger Mann
Saxophon.
Ich setz mich neben ihn auf eine Steinbank,
ein bisschen ausruhen.
Hör ein Stück fertig,
heb unwillkürlich meinen Daumen.
„Sind Sie Künstler?“
Er nimmt einen Schluck Tee,
„Nein. Als junger Mann
war ich Signalhornist.
Damals haben die Japsen von dort
den Fluss überquert.
Das Wasser war ganz rot …“
Ich bemerke, in dem Blumenbeet
neben dem Etui für sein Instrument,
stecken lauter Räucherstäbchen.

5. April 2020
Übersetzt von MW im Juli 2020

 

DRACHE HEBT SEINEN KOPF – 陆福祥

3月 4, 2020

Lu Fuxiang
DRACHE HEBT SEINEN KOPF

Am Drachenrückenberg
gibts heuer keinen Drachentanz.
Wir bitten zwei Taoisten,
mit Mundschutz,
an der Kreuzung
lesen sie aus den heiligen Schriften,
mit dem Rücken
zur Lehmmauer mit der Viruswarnung.
Sie verbrennen Totenpapier
und Feuerwerk,
und die Bauern beginnen zu pflügen.

2020-02-24
Übersetzt von MW am 3. März 2020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