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mad’

NERVENKRANKE – 陆福祥 Lu Fuxiang

3月 19, 2022

Lu Fuxiang
NERVENKRANKE

Er hat eine Hacke
und überfällt das Nervenkrankenhaus.
Die Patienten beschützen
die Ärzte,
sie können entkommen.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陆福祥#(9.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20日(春分),4003首,1243人。第9个陆福祥(广西)日

《新诗典》小档案:陆福祥,1985年8月生,壮族,广西南宁人,新诗典诗人。

伊沙推荐:最近对精神病人体会深,尤其身处于中外诗人之中,我在开战第一时间用的肾上腺素飙升不足以概括他们面对这场战争的疯狂,所有人好像都动了元气,因为这是对价值观的总清算。回到本诗,这是一首荒诞诗,写出的是现实的荒诞不经。

况禹点评《新诗典》陆福祥《精神病人》:全世界的病人在医院遇袭时都是和医护人员站在一起的,只有一个例外和变数——精神病人,因为你说不好病患在发作时会是什么反应。本诗好玩儿在于,精神病人这一次表现得英勇而理性,这其实又构成了另一次的反常。荒诞如此突如其来,以至于读者已经来不及去追问那位挥着柴刀的袭击者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陆福祥《精神病人》:袭击精神病院的人,大概率也是一个精神出了问题的人。对于这样一个突发事件,医生竟然能“在病人们的掩护下/成功逃离”,让人深感意外,与袭击者相比,这些精神病院的病人们倒是更像一群正常人。 也许精神病人和正常人之间本就是一念之差。“他”是谁?为什么袭击精神病院?诗中并无交代,留给读者想象与猜测。本诗所写看似荒诞又滑稽,其实现实远比文学作品更为残酷荒诞;极简的文字因其特有的张力,开出了纷繁艳丽的花朵,尽显语言的奥妙与奇异。

【亚坤评诗】
精神病人
作者|陆福祥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荒诞派诗小说!
一首现实主义诗小说!

这首诗很短,只有五行。作者仅用24个字,就写出了一篇既荒诞又现实的“诗小说”。

说它荒诞,是因为诗的内容。请看诗!

标题虽然叫精神病人,但作者在诗中并没有写谁是精神病人。也就是说诗歌标题是一种开阔性结构。
如果结合诗歌内容来看,依我的理解,它总计出现了四个角色。他们分别是:手持砍刀的施暴者、精神病院的病人、医生、社会大众(注意这个其实是隐藏在诗歌背后的)。

诗歌内容是这么写的——“他用柴刀/袭击精神病院/在病人们的掩护下/医生成功逃离”。

我们可以设想:施暴者本人是不是精神病人?他是不是这个精神病院的病人呢?他去精神病院袭击的到底是病人还是医生,还是无差别攻击?(从内容看好像是袭击医生),更荒诞的是医生(正常人)在精神病人(非正常人)的掩护下,成功逃离了。

你说这是不是很荒诞?你感觉是不是在读一篇离奇故事?!离奇么?

问题就在于:这首诗还不是纯粹的荒诞离奇。它本质上是在批判现实。甚至,它有可能写的就是现实。

我们都知道: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人的各种压力快速增大。精神病群体现象、现代人心理问题和医患矛盾都非常严重。
近些年,“医患事件”屡屡发生,“高额医疗费”也一直是国人心中的一座大山。

由此,再来看本诗。读者们可以仔细体会它背后的内容指向究竟是什么?
这样看,它是不是一首“基于现实主义基础上的批判性作品”?

更重要还有:我们都在这个故事的局中!我们都是主角,也都是看客!
你说这是不是一篇既荒诞又现实的“诗小说”?
一声叹息罢了!

(马亚坤.2022.03.19.上海)

黄平子读陆福祥《精神病人》

——《新世纪诗典》4003

精神病人

陆福祥

他用柴刀
袭击精神病院
在病人们的掩护下
医生
成功逃离

黄平子读诗:陆福祥,1985年8月生,壮族,广西南宁人,新诗典诗人。本诗最少写了三个精神病人。第一个,用柴刀袭击精神病院的人。一个正常的人当然不会去袭击精神病院。这个人为什么要袭击精神病院?不知道。第二个,精神病院的病人们。不过这群病人好像没有病。你看:“在病人们的掩护下/医生/成功逃离”。多么荒唐、多么可笑。医生和病人的角色是不是反了?如果精神病院的病人们没有精神病,那么有精神病的当然是第三个人:把这些人当作病人关进精神病院的人。呵呵,不说了,就此打住。
2022年3月19日19点20分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13——3.19)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13——3.19)

CEMETERY – 万靈節在維也納

11月 2, 2016

CAM0023310653786_10152436622532227_1708246038709692228_n 10665745_10152436622022227_148454450982332380_n 10603317_10152436621572227_5219310067266008007_n 1530510_10152436621017227_4849343312568463797_n

CEMETERY

The cemetery is up on the hill
not far from the madhouse and worse
in the war but a beautiful park.
The cemetery has a beautiful view
on western Vienna, where I grew up
and half of the city.
Cemeteries are beautiful places
cultures of memory. Beautiful stones;
what happens if no-one pays?
Who has a flag, who has an eagle;
which fatherland did he fly and die for
in 1938?
We have two graves, with my mother or father
we visit three. Two years ago my grandmother died,
we were very close.
Who is and who isn’t down in our grave?
The one with our name,
every family has several names;
places and sites, countries and questions.
Up on the hill close to the entrance,
down and secluded not very far.
Vienna has many beautiful hills
and a beautiful river
and many waters and many souls.
Rest in peace. Thank you.

MW November 2016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