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Liu Pin’

VERTEILUNG DES LICHTS AUF DER ERDE BEI NACHT – 刘频 Liu Pin

一月 18, 2021

Liu Pin
VERTEILUNG DES LICHTS AUF DER ERDE BEI NACHT

Auf der NASA-Karte der Verteilung des Lichts
in der Nacht auf der Erde
ist Amerika sehr hell,
die EU ist hell,
Japan ist hell.
Eine Kamera aus dem All
erkennt keine
Petroleumlampe weit in den Bergen in China.
Aber die Lampe sucht eine verlorene schwarze Ziege.
In den hilflosen Augen
ist das Licht, das auf sie zukommt,
sehr hell.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0

Liu Pin, geb. im Januar 1963, lebt und arbeitet seit langem in Liuzhou. Publiziert viel Poesie seit den 1980er Jahren, hat Preise gewonnen und Bücher herausgebracht. Er betreibt die inoffizielle Literatur-Zeitschrift “Spatzen”. 《新诗典》小档案:刘频,男,1963年1月出生,长期生活、工作于柳州。20世纪80年代以来持续发表大量诗歌作品,有诗集出版及作品获奖,诗歌选入多种年度选本。创办并主编《麻雀》诗歌民刊。

伊沙推荐语:广西诗会单场亚军之作,亦是这个半月这个诗展冠亚军的有力争夺者。出自几员很有实力的广西老将之一。记得我在现场点评道:这首很符合《新诗典》的视野和价值观-世界的中国、地球的故乡。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刘频《地球夜间灯光分布图》:一首大视野的诗作,视线所及由整体到局部,再聚焦到“中国偏远山区的一盏马灯”,由人眼所见欧美发达地区的“很亮”,到一只羊眼里马灯的“很亮”,如同电影里常用的叙事蒙太奇手法,将两个貌似不相干的镜头放在一起,却产生出新的衍生意,虽是分头叙述却又统一在一个完整的结构之中。 抽丝剥茧一般袒露的是一颗赤子情怀,这里面有生活的艰辛,坚韧的意志,人性的关怀…… 小诗不小,有世界、有家国,还有眼前,意蕴丰富而含蓄。这“地球夜间灯光分布图”,其实也是诗人的“情感分布图”,孰重孰轻,一眼便知。

新世纪诗典10,广西诗人半月展之四,NPC2021年1月19日,3578首,1147人。第2个刘频(广西)日

梅花驿:在以前,挺讨厌在诗中写“提灯的人”。我觉得这样写特矫情,现代社会里,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你所说的“提灯的人”。但是这一首,“那盏越来越近的马灯”,愈加亲切。看来,渐渐消失的旧事物也不是不能写,情也不是不能抒。关键是怎么写怎么抒。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37

3578

地球夜间灯光分布图

刘频

在美国宇航局卫星拍下的
地球夜间灯光分布图里
美国很亮
欧盟很亮
日本很亮
一台太空摄影机
没有看到
中国偏远山区的一盏马灯
它在找寻一只走失的黑山羊
在羊无助的眼里
那盏越来越近的马灯
很亮

看到本诗的题目时,我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大题小作。这是大题小作吗?是的。《地球夜间灯光分布图》,大不大?真大。写的是小事情吗?是。“中国偏远山区的一盏马灯/它在找寻一只走失的黑山羊”。马灯不会找羊,是人提着马灯在找羊。马灯是一种老东西。我不见马灯少说也有三十年了。这个山区还在用马灯,也足见其偏远与落后。马灯是古老落后的,太空摄影机却是文明先进的。在这里,文明先进与古老落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诗中还有一处鲜明的对比:“美国很亮/欧盟很亮/日本很亮”与“那盏越来越近的马灯/很亮”。美国、欧盟、日本的亮是真的亮,马灯的亮是假的亮。我小时候点过马灯,我知道那种黄晕的光也就只能照一两米远。马灯的光虽然弱,但在一只无助的羊的眼里,应该没有比这更亮的灯了。2021年1月18日20点18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