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pinch’

ZIGARETTE SCHNORREN – 摆丢 Bai Diu

9月 4, 2021

Bai Diu
ZIGARETTE SCHNORREN

Am Ostbahnhof in Hangzhou
schnorr ich mir eine
von einem, der gerade raucht.
Er sagt: Sie sind der dritte,
der mich um eine Zigarette fragt.
Es ist mir ein bisschen peinlich,
ich sag, keine Zeit, welche zu kaufen.
Er reicht mir eine schlanke Nanking:
“Macht nichts, jedem geht einmal Tabak aus!
Ist ja nicht wie um Essen bettel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摆丢#(23.0)

 

《新诗典》小档案:摆丢,1975年生于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从江县。有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中国口语诗选》《当代诗经》《2011-2012中国新诗年鉴》《东方诗韵》《2017中国诗歌排行榜》《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给孩子们的诗》《中国先锋诗歌年鉴》(2018、2019)《秦岭》《诗潮》《净锋》《读诗》《中国口语诗年鉴》(2018、2019)《爸爸们的诗》《2019中国年度诗歌》等。被新世纪诗典评为百大诗星、十大70后诗人、常青藤诗人。暂居上海。

伊沙:俄罗斯人,讨烟成性,或许与国民性有关?我是一个从不讨烟的老烟民,只借火不讨烟,或许与个性有关?确如摆丢在本诗中所写:没有人把讨烟等同于讨饭。生活中有很多叫人玩味的东西,用不着给意义下结论,它们属于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摆丢《讨烟》:逼真的场景。烟民们似曾相识。也许不仅仅是跟烟民有关,因为它还让我想起了生活中一些爱张口找作者要书、原本并没有多熟的俗人。也算在无知无觉中潜行的国民性之一种吧。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摆丢《讨烟》:多么熟悉的场景和画面,相信大多数人都遇见过。中国的烟民是大方的,只要手中有烟,无论认识与否,都是有求必应,而绝不会把对方讨烟这种行为与讨饭等同,因为他们深知烟瘾犯了的滋味根不好受;非但如此,见到亲朋好友主动散烟更是家常便饭,也算是一种社交礼仪。本诗写出了烟民们的生活常态,颇有代表性,寥寥数行写尽了人物的情态、性格与处境,以及人性里善良、利他的本质,满满都是人情味。

黄开兵:我还是个烟民时,也不好意思向陌生人讨烟。不过,一支烟,真能拉近两个人的距离,至少,能打破沉默,有了话题。特别是人在旅途时……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摆丢的诗《讨烟》的十一条:
1、画面是诗人心中的影像,是现实世界的剧透,是人性的光辉或丑陋;
2、诗就在生活中,触及了柔软,或者震颤的东西,溅起了些许的浪花,有人发现了,把它写成了诗;
3、摆丢,1975年生于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从江县。有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等。被新世纪诗典评为百大诗星、十大70后诗人、常青藤诗人。暂居上海;
4、摆丢的诗,不仅具有独特而丰富的特质,还有现实与历史的纵深和滋味,更有民俗文化的传承和延续,且饱含幽默与智性,值得一再品咂;
5、本诗以在车站讨烟的体验,道出一种抽烟群体的世相,并由此凸显出人性与世故,而在生活的现场,更有一种唤起一代人记忆的滋味,承载着时代与历史的印记;
6、细腻而富有质感的情景,对于长期以来的烟瘾者来说,极其熟悉且倍感亲切,尤其是从陌生人那里获得一阵“满足感”,更多了几分精彩;
7、而诗中的对话,既颇具弹性,又充满了生活的气息,字里行间,干净整洁,自然而然;
8、除了诗意本身之外,还有人物的性格特点,在当下社会关系中,凸显人性的光辉与底色;
9、后口语诗是这样,只是呈现了现实场景,关于诗意的部分,由文字自己去说出,也正是这样,一问一答之间,才构成并还原了生活的本来面貌;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世上不乏诗意的瞬间,而缺乏发现并有效呈现的人”;
11、对话之诗,画面之诗,世事之诗。

 

黄平子读摆丟《讨烟》

——《新世纪诗典》3806

讨烟

摆丢

在杭州东站
我向一个正抽烟的人
讨支烟抽
他说:“你是第三个
问我要烟抽的人”
我有些不好意思
说来不及买了
他递给我一支细南京:
“没关系,都会遇到断烟的时候
这跟讨饭不一样”

黄平子读诗:“在杭州东站”,这是地点。“我向一个正抽烟的人/讨支烟抽”,我不是烟民,永远无法理解烟民对烟的渴望。“他说:‘你是第三个/问我要烟抽的人’”,看来讨烟抽的人还真多啊。“我”用一个“讨”字,“他”却用一个“要”字。为后文伏笔。“我有些不好意思/说来不及买了”,这是讨烟的原因。讨烟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啊。“他递给我一支细南京”,递烟。“没关系,都会遇到断烟的时候/这跟讨饭不一样”,递话。呼应上文“要”字。这就是传说中的烟酒不分家吧。小时见过一个人,没钱买烟,天天到处蹭。别人发烟,一般不会空人。就算空了,他也会开口要。大家都讨厌他。这就跟讨饭差不多了吧?
2021年9月3日21点02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