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Da Jiu’

VIZEDIREKTOR – 大九 Da Jiu

9月 6, 2021

Da Jiu
VIZEDIREKTOR

Vorher hat er weiße Hemden verlangt.
Jetzt sitzt er links von mir,
er ist der Vizedirektor,
aber er trägt ein graues Hemd.
Nach der Sitzung beim Plaudern frag ich,
warum er Grau trägt.
Er sagt, denk daran,
unser Direktor hat sicher ein weißes Hemd an.
Ich sitz neben ihm
und trag grau,
dann ist er schön weiß.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大九#(8.0)

 

伊沙推荐:本诗所表现的可谓是官场文化之副职文化,假如没有口语诗,这个题材在诗中完全无法表现,抒情诗之分支讽刺诗吗?那不过是一种表现起来严重变形的打油诗,类似于用哈哈镜照人。我早就说过:是口语诗让现代诗在当代文学中有了发言权。

黄开兵:官场多人精,不是人精也难在官场上混。大九此诗妙绝,可当官场教材。然而,学得不好,可能当场被呵斥:谁让你穿得如此灰溜溜的!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大九《副局长》:哈哈,如同一部微型的“官场现形记”,好一个深谙官场之道的副局长。职场中善于明面上阿谀逢迎的人不在少数,而能暗地里如此工于心计便能起到“绿叶配红花”的讨巧效果的人却为数不多,可谓是达到了炉火纯青之境界。短短几行,有情境也有对话,从细节和场景入手,使人物的典型形象呼之欲出,隐含诗人对此类现象不动声色地讽刺和批判,诗中既有诗人个人性的东西在里面,同时又兼具社会性,因而诗歌的内涵非常丰盈和深刻。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简评大九《副局长》|雪也

讽喻诗向来是传统诗歌的一种题材,官场文化也是其中之一。当然,正如伊沙所言,目前的抒情诗和意象诗,是很难做到的。所谓学而优则仕,有人说中国的官场,几乎云集了全国所有高智商和高情商的人才。官场有官场的生态或生存法则。溜须拍马,很常见。如何拍得自然,拍得让受拍者舒服,也是需要一定技巧的。回到这首诗,这位副局长,就是拍马高手,就很有计谋。在大会统一要求穿白衬衣的情况下,还穿灰衬衣,目的就是显示旁边局长白衬衣的白。真是煞费苦心,处心积虑啊。不知那位局长心里是否特别的舒服呢。这首诗,通过一件衬衣,巧妙地反映了官场文化,讽刺了现实。可谓以小见大,亦可见一斑。

 

马金山|读大九的诗《副局长》的十一条:
1、一气呵成的诗,不是流于肤浅,就会成就经典;
2、诗内的思想性和艺术性,一个取决于语言本身,另一个取决于内心的激荡;
3、大九,本名郭彦星,1981年生于陕西神木,2006年起定居内蒙古鄂尔多斯。著有诗集《永远的星雨》《灵书》《肉危机》《七色空》等。编著有诗选集《百年新诗精选》《我们的诗篇》《马兰诗集》等。
4、大九的诗,不仅显现出口语化的气息,更有现代性的效果与先锋性的特质,并保持着一个自觉写作者独特的魅力,鲜活而且鲜明;
5、本诗活生生一幅官场现形记,通过一个具体的灰白色彩的着装细节,刻画出隐含其中的文化,而在诗中人物这里,则表现出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平添了些许让人啼笑皆非的意味;
6、诗一开头,即以后口语的表达方式,呈现出开会着装的具体要求与内容,并由此引发诗意的生活,构成了现场的极大反差与质地;
7、诗中由一个情节,一个鲜明的画面,在一问一答之间,凸显现实的生活,以及内部暗含的社会现象与人性的本质;
8、很多时候,把本真的生活,毫无保留的写出来,就会产生强烈的诗意,正如生活即诗,现场即诗;
9、诗的结尾,一个大反转,仿佛一个谜底,更显现出官场中的一个心计,聚点虽小,但所蕴含的文化却巨大无比;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现实即荒诞,荒诞即真实”;
11、荒诞之诗,现实之诗,批判之诗。

 

黄平子读大九《副局长》

——《新世纪诗典》3808

副局长

大九

会前要求穿白衬衣
坐在我左侧的
某单位副局长
却穿了一件灰衬衣
会后闲聊问他
怎么穿了件灰衬衣
他说你想
我们局长
肯定要穿白衬衣
我坐他旁边
穿灰
显他白

黄平子读诗:“会前要求穿白衬衣”,荒唐,搞笑。“坐在我左侧的/某单位副局长/却穿了一件灰衬衣”,一个另类。副局长带头唱反调。要不要表扬一个?“会后闲聊问他/怎么穿了件灰衬衣”,是“我”问,也是代参会人员问,更是代读者问。“我们局长/肯定要穿白衬衣/我坐他旁边/穿灰/显他白”,果然是另类。不过是另类马屁精。果然要表扬,可以发一张“年度最有创意溜须”奖状!

2021年9月5日20点41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