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lightning’

VATER – 马金山 Ma Jinshan

9月 20, 2021

 

Ma Jinshan
VATER

Mein Vater
ist 1954 geboren.
In seiner Jugend hat ihn der Blitz getroffen.
Seine Handlinien sind nicht mehr klar erkennbar.
Man hat bei ihm eine Herzkrankheit festgestellt,
aber er glaubt immer noch,
wie ihm der Wahrsager gesagt hat,
er wird mindestens 88.

4. Septem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马金山#(14.0)

 


父亲
马金山

1954年
出生的父亲
青年时期被电击到
掌纹已经看不清楚了
在被检查出心脏病以后
他仍然坚信
算卦先生说的
自己能够活过88岁

2021.9.4

伊沙推荐:有意思,有诗趣。掌纹消失,命运线就随之消失了吗?我以为不要理解为父亲的迷信和盲目乐观,人在最不可把控的生命面前,实属无奈。

况禹点评《新诗典》马金山《父亲》:某种意义上说,人生就是我们不断认识自己无知的过程。电能够抹平手上的掌纹?关于自然和生理——从本诗中我们貌似又学习了一课。但诗的重点不在于此,而在父亲对算命先生话的坚信。与其将其视为迷信,倒不妨说这是老人对生命美好愿景的执着,这样解得更唯物些,也更贴近生活本相。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君儿读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马金山《父亲》:人的一生中往往充满各种变数,一如诗中的“父亲”,一次被雷击到,以致掌纹模糊。而在中国人们是常常通过看手相来预测命运的,至于两者之间是否真有什么关联,就不得而知了,不少人是信以为真的。诗中的“父亲”便是其中之一,多年前算命先生所言俨然成了父亲战胜病魔的希望,如同救命稻草一般被他紧紧攥在手里。这当然无关乎迷信,是一个倔强的老人不屈服于命运,在与之进行无声地抗争,读来唏嘘又心疼。文字不多,父亲的形象却生动而鲜明,令人印象深刻。惟愿老人的坚持能达成所愿,那是命运之神的眷顾。

黄开兵:老友马金山,写诗精益求精。写身边的人,饱含深情。亲情题材,是他深耕的一个主题。写父亲、写母亲、写妻子、写女儿……都写出过佳作。实属实力诗人!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马金山的诗《父亲》的十一条:
1、除了活好,作为诗人,还应该活成一首诗;
2、把诗化作史,既是诗的命运,还是诗人的命;
3、马金山,诗人、诗评者、摄影者。1981年6月26日生于河南南阳。1998年曾当过兵。出版诗集《吸引》、《此一歌》(中韩双语版)、《答谢词》、《礼物》。现居深圳;
4、而对于诗的态度,我坚持自己一贯的观点,能用十一行解决的,坚决不用十二行,也就是说,简约是我写作的永恒主题;
5、关于本诗,写下的第一句,并不是诗里的第一行,而是第三行的“被电击到”,至于其他,我只是把真实的东西写出来而已;
6、由时间到受到电击,再由掌纹的隐去到检查出心脏病,并由此引申出算卦先生说出的人生,一连串的点滴,串成了波澜不惊的一生;
7、而诗中的事物,则是我对父亲大半辈子,甚至于是一生的再现,每每想来,仍然让人心存敬畏,是对生命的,更是对生活本身的;
8、生命是一个过程,而这中间的东西,才使它的价值更加丰富多彩,这就是一切人世的本相,是还原,还是本源;
9、标题,是我最后的一行诗,因为对标题我一直保持着三心二意的态度,不是自己拿不准,而是于诗而言,精准才是唯一;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生活本身即饱含着命运与智慧”;
11、生活之诗,生命之诗,命运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HALLENGE – 伊沙 Yi Sha – HERAUSFORDERUNG

9月 18, 2015
周文翰与蒂娜•于贝尔2010年在北京, 摄影:钟樾

周文翰与蒂娜•于贝尔2010年在北京, 摄影:钟樾

Yi Sha 《挑战》
HERAUSFORDERUNG

bei der deutschen schriftstellerin tina uebel
auf ihrem blog gibt es einen bericht
von ihrer iran-reise
der hat einen sehr guten titel
die achse der netten”!
ihr eindruck von teheran und seinen leuten
herausforderung an die sprache der macht
klein und schlank wie das gras
ein blitz und die nacht ist erhellt

2010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 2015

挑 战

在德国女作家余蒂娜的博客里
在她游历伊朗所留下的
几篇文字中
我注意到四个字
是她对该国及其人民的评价
—“善良轴心”!
是对话语强权的挑战
微末如离离原上草
能点燃夜空的闪电
(2010)

Yi Sha

CHALLENGE

the german writer tina uebel
has on her blog a report from her days in iran
it has a great title
axis of friendliness
a challenge to the language of power
minute like the grass on the prairie
that burns with the lightning and lights up the night

2010

Tr. MW, 2015

Qinghai Lake Festival Homepage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