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tooth’

MILCHZAHN – 庄生 Zhuang Sheng

3月 29, 2022

Zhuang Sheng
MILCHZAHN

Der zweite Milchzahn der großen Tochter
ist beim Brotessen rausgefallen.
Sie hat ein bisschen geweint,
dann hat sie den Zahn genommen,
ist ins Bad gegangen,
hat ihn mit ihrer kleinen Bürste
sauber gemacht
und in die Milchzahnschachtel gelegt.

Zum Schluss hat sie ihrer Mama gesagt,
heute gehen wir früher schlafen,
und im Wohnzimmer darf kein Licht sein,
sonst kann die Zahnfee nicht kommen.

2022-02-08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庄生#(21.0)

 

《新诗典》小档案:庄生,1985年生,广东潮汕人。新诗典常青藤诗人,视觉艺术家。主编《蝴蝶》诗刊。2020年10月1日,创办“庄生诗歌奖”。中国首位拒绝任何诗歌奖的诗人。著有诗集《冷的光》、诗文集《火焰的脸上》,摄影集《这就是爱》。现居深圳。

伊沙点评:《新诗典》快满11周岁了。11年前中国诗坛的生态环境是什么样子?80后已出现,但都是大80,85后以降还都是全新的。今明两天,我们推荐两位由《新诗典》发现并推成的85后诗人,他们都已成长为颇具实力的诗人。首先是庄生,这首诗写得多可爱,童趣与民俗跃然纸上,融化人心。

​0329况禹点评《新诗典》庄生《乳牙》:戾气过众的春天(我当然知道它为什么,但不展开讲,反正绝不是众人自作聪明飞蛾扑鬼火的那类原因),太喜欢读真、纯之诗,庄生这一首,从孩子的成长出发,却已泯然超拔于时代的公共噪音,堪为大作。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庄生《乳牙》:伴着童话故事长大的孩子们真幸福,乳牙掉了也不怕,晚上还会梦见牙仙子;有个诗人爸爸更幸福,孩子长大以后总能在爸爸的文字里找到自己成长的点点滴滴……本诗写得
充满童趣,记录了女儿换牙期中的某个片段,一系列富有个性特点的动作描写,可以说给足了画面感,使女儿乖巧可爱的形象呼之欲出,令人莞尔一笑的同时,觉得心也被这纯洁美好的童真给萌化了。

​【亚坤评诗】
乳牙
作者|庄生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记得前几年,诗人盛兴开始每天写六首诗,并一直持续到现在。我也弄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诗人庄生也每天开始写好几首诗,并按时发到公众号上。

这个行为其实挺难坚持的!它很考验一个诗人的精力、耐力和创造力!

通过阅读庄生兄的诗,我基本可以确认他是一个当代意识很强的诗人!
他正在自己的诗歌生态和美学里疯狂跋涉!
他也是一个“自我诗学”意识很强的诗人。这是由朋友圈的相处,得到的一个确切感受!

他想突围(更多的是精神性的,而不是纯功利性的)。正如我想突围一样!虽然我们都有自我不同的“诗歌内心”!

是的,诗歌需要“突围”!我主要指的是个体意识上的“突围”!

庄生兄的诗,从口语的角度讲,非常干净!他是纯粹的后口语诗人!
他的诗很“及物”,很“生活”,很可感!从美学的角度讲,“词语诗性”释放很干净!诗本身的“纯度”很高!

就本诗来讲:这是一首成年人写的童话诗!

成年人的童话诗自然就与真正的童话诗不同。
作者站在父亲的视角,去观察“女儿掉乳牙”这个事情,像是在看一幕童话剧!而可爱的女儿,就是他的童话!

也就是说,这首诗本质上写的其实是爱、生活和生命的感受。

“乳牙”其实是一个很有生命况味的词!
一定意义上讲,它也深含“生命密码”!
而钥匙,就在生活经历、情感体悟和生命成长里!

这是一首真正的亲情诗!爱之诗!生活之诗!整首诗玲珑剔透,干净有趣!好极了!
祝贺庄生兄!

(马亚坤.2022.03.29.上海)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