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coat’

VATERS SCHIRM – 庞琼珍 Pang Qiongzhen

5月 18, 2022

Pang Qiongzhen
VATERS SCHIRM

Vater zieht sich an,
kommt nicht ins Gewand.
Er zieht mir den Mantel an.
Es fängt an zu regnen.
Wir rennen im Regen.
Ich trage Vaters Regenmantel.
Vater wird nass.
Ich will ihm einen Regenschirm kaufen.
Der Regen wird stärker, kein Schirm ist zu finden.
Wir rennen im Regen,
ich find keinen Schirm.
Wir kommen nicht aus dem Regen heraus.

Vater ist vor zehn Jahren gestorben,
aber in meinen Träumen, der Mantel,
der Schirm. Vater, wie bring ich ihn Dir?

2022-03-03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庞琼珍#(21.0)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5月19日,4062首,1254人。第21个庞琼珍(天津)日

《新诗典》小档案:庞琼珍:终于将父亲写进了《新诗典》,而这距我写父亲的第一首诗已经过去37年。那首诗《带着我 父亲》1985年3月发表在中国政法大学《星尘》诗刊(那一期与海子老师同刊)。我是父亲40岁时的孩子,是父母异地工作生活的意外之喜。那时,父亲在油田井队,难得探亲一次。当时条件艰苦,但我很被家人看重。上小学时,父亲给我订的第一本杂志,就是复刊后的《诗刊》。诗是各类学习中最美的文字。我和父亲可以比赛着学习。我上大学时,父亲接近我现在的年龄。那天,在编好父亲十年祭诗歌公号的早晨,我看见了日晕彩虹。哦,父亲,在另一个地方,您十岁了!正是在沙地上撒欢儿的时候。我也希望能和您遥相呼应,每天有新鲜的生命力在长。

伊沙推荐:4.4云诗会订货作品,一首抒情诗之上品。亲情诗依然是典诗的一大热门题材,诗人们真情流露各显神通。本诗的形式是记梦,记梦诗一定要有梦味儿。

​况禹点评《新诗典》庞琼珍《父亲的伞》:很艺术的亲情诗,读时我也在琢磨——为什么跑不出雨呢?也许,雨就是另一种形式的亲情和思念。

【亚坤评诗】
父亲的伞
作者|庞琼珍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情感诗”依然是当代诗的一个“母题”。
我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但在我的阅读经验里,这是基本成立的。
每天,中国诗坛都会生产出很多情感诗(好诗和坏诗都很多)。这样看,当代诗在系统回到生活内部,完成“写实”任务后,自然也就完成了生活背后“个体心灵”的“勾画”。
这是一份厚重的,非常可信的,独属于中国人的“心灵史”文本。
这是由这首“亲情诗”(情感诗一种)突然想到的一个问题。

下面看诗。

这是一首写“梦”的诗。作者写的是“梦中的父亲”。我们都知道,“梦”具有高度的“精神性”。从“情感沉淀”这个角度讲,“梦”的情感纯度要比现实部分(现实的不可说或没法说或没机会说)更高。
通读本诗,作者在梦中完成了“亲情的倾诉”和“情感的渲泄”。作者的父亲,毕竟已经离开了她。即使在梦里,在暴雨中,她也没能给父亲打上伞。这是一种怎样的“生命痛感”啊!
情感的纯度和思念的浓度,在梦里达到了极致!

你再看当代诗的画面感,这种极端清晰且准确的画面感。它需要非常精准的语言阐述。诗歌看似口语化,很简单,但其实是非常难的。
要知道:梦其实就是“精神影像”。本诗已经形成了一种非常生动的“动态镜头” 。
它一下一下,逐渐把画面推到了我们的心里。
尤其精彩的是:在梦中,大雨里奔跑,作者和父亲都没能从雨中跑出去。
这太幽微了!生命的“况味”是多么复杂,情感的滋味是多么丰富,才能沉入雨中啊!
好诗!一首让人印象深刻的亲情诗!

(马亚坤.2022.05.18.上海)

 

 

SCHNEE AUF KONFUZIUS – 向宗平

2月 24, 2019

Xiang Zongping
SCHNEE AUF DER STATUE VON KONFUZIUS

Auf einmal ein Schneetag,
Flocken tanzen und treiben,
Konfuzius kriegt einen langen Pelzmantel.

Ein Kind kommt aus der Schule und ruft:
Schau her!
Schau her!
Der Weihnachtsmann!

12. Januar 2019 in Chongqing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19

 

DREAM 122 – 伊沙 Yi Sha

3月 12, 2015

Yi Sha
DREAM #122

outside of broadcasting studio #1
I’m holding on to a marten fur coat
stumbling about
I am holding the coat
for a #1 singer queen just like wang fei

to everyone
of the people who ask me what I am doing
I throw them one sentence
resounding and clear:
“I am a poet!”
“I am a poet!”
“I am a poet!”

finally there comes the day
of the last dress rehearsal
the director with pubic hair on his chin
is thinking of something
he’s calling me over:
“hey! you are a poet, right?”
how about a recital for our show?”

and so
with a country girl who sings in the underpass
and two migrant workers straining their throats
to tell you they’re old and alone
I am representing the downtrodden masses
the evening before the lunar new year
maybe because I’m a poet
I don’t look as nervous as the three others

2011
Tr. MW, Dec. 2014

 

伊沙
《梦(122)》

在央视1号演播大厅外
我怀抱一件貂皮大衣
颠来跑去
我是给一名王菲级的歌后
抱大衣的
我对所有
质问我是干吗的人们
掷地有声
朗声答道:
“我是诗人!”
“我是诗人!”
“我是诗人!”

终于有一天
最后一次彩排
那个阴毛长在下巴上的导演
想起了什么
把我叫过去:
“喂!你不是诗人吗?
来一段诗朗诵怎么样?”

于是乎
我与在地下通道里卖唱的村姑
还有两名撕扯着喉咙
控诉“老无所依”的民工一道
作为弱势群体的形象代表
出现在春晚舞台上
大概由于我是诗人的缘故
我看起来不像他们那样紧张

2011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