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snowflakes’

IM FRÜHLING – 刘德稳 Liu Dewen

6月 8, 2022

Liu Dewen
IM FRÜHLING

Unterm Zwetschkenbaum
im Tempel Gaofeng sitzt mein Sohn.
Er bückt sich,
nimmt ein paar abgefallene Blüten
und ruft:
“Schneeflocken sind tot!”
Ich deute ihm,
er soll leiser sein.
Der kleine Kerl steht vom Boden auf,
reißt die Maske runter
hängt sich an meinen Hals
und flüstert:
“Hast Du Angst,
dass der Berggeist
hört, wenn ich zornig bin?
Und diese Leute,
die immer knien,
warum können sie nicht
einmal heulen und klagen?”

2022-02-02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伊沙推荐:好!有灵性,有痛感,在6月上半月推荐诗中当属上乘之作。口语诗最怕写干,写成干棍。写怕过了,也怕未达,有无事实的诗意便是最好的衡量。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德稳《春天里》:沉重的诗意,以轻灵的方式表达出来,值得许多作者处理类似题材时借鉴。

【亚坤评诗】
春天里
作者|刘德稳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是一首既有禅思意味又有现实指向的诗。
通读本诗,有几个核心感受可以说一下。

1.这首诗有禅意。它的发生地点是在高峰寺的梅树下。而且,诗歌内容是通过父子对话方式来进行推进的。
大家都知道寺院“梅下问答”,本身就是一种典型的“古典禅意”。事实上,父子之间对话所表现的“禅意”在本诗中也显现得非常清楚。
当儿子坐在梅树下抓起一把落花大声呼喊“雪花死了”时,作为父亲的作者,赶紧示意他要压低嗓门。这表明“父亲”作为本我的社会性,这时,他并没有入禅,还在红尘中。
而恰恰相反,作为儿子,小家伙蹭地站起来,趴在父亲的耳边道“你是担心/山中的神仙/听见我的愤怒码……”。这生动体现了孩子本心中具有“禅意”。他是信的。同时,也是忘我的。从这个角度讲,孩子的本心,毫无疑问,比父亲(成人)要纯粹。

2.这首诗同时也是一首现实之诗。或者说,是一首生命守望之诗。它的“内里”既有对现实的反思和批判,同时又有对生命意义的思考和确认。
你看它的标题——“春天里”。这本身就有生命生发和喷薄的意义。但它诗歌内容里的“叩问”又指向了生的背面——即“死”。(诗中“雪花死了”这个意向,以及最后面“那些长跪不起的人/为什么/不能痛哭一场”的惊天诘问)

可见,这首诗除了禅意的弥漫,还有生死的沉思。既有现实的困顿,又有精神的超脱。
其实,诗人始终在问佛,但从本诗看,佛没能给他答案。

(马亚坤.2022.06.07.上海)

 

BLUMEN, DIE NIE WELKEN – 邢昊 Xing Hao

2月 10, 2021

Xing Hao
BLUMEN, DIE NIE WELKEN

Kleine wilde Chrysanthemen
springen überall auf.
Aber sie überstehen
den ersten Winter nicht.
Wenn die Schneeflocken blühen und den Himmel erfüllen
stickt Mutter Faden für Faden
rote gelbe lila blaue Blumen
in unsere Polsterüberzüge
von uns vier Kindern,
jede voll aufgeblüht.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伊沙:农历除夕、大年三十,在这个海闪外中国人无比看重的时刻,推荐邢昊的诗画,发布邢昊为《新世纪诗典》十周年设计的纪念版文化衫帽一一这份殊荣,是他用自己的生命活力和艺术创造力赢得的,不是我想给谁就可以给谁的。以邢昊为例,人的生命力,真不以年龄计。

新世纪诗典10,NPC2月11日(农历除夕),3601首,1157人。第23个邢昊(山西)日

邢昊:大谢新诗典!乘坐新诗典这列动车,先锋到底!

况禹点评《新诗典》邢昊《永不凋谢的花儿》:我有一个见解,最好的忆亲诗绝不是在硬性的纪念日子写出来的,一定是从平平易易的某个日子和节点流淌出来的,也唯此,更显真挚。比如本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邢昊《永不凋谢的花儿》:有时候觉得做一个诗人的母亲,真的很幸福。因为诗人情感细腻,比一般人更能体会到老人的感受和想法,并及时给予反馈,还能以诗的形式记录下来并得以流传。一如本诗的作者邢昊的母亲,应该就是这样一个幸福的母亲。而诗人有这么一个心灵手巧、慈爱善良的母亲,更算得上是个幸运儿了。写母爱的是诗歌有很多,但邢昊兄的这首诗却写出了一种高级感,表面上不动声色,却在细微之处,笔笔见情。诗的前半部分写自然界的“野菊花”,虽然“遍地怒放/但还是没能/挺过初冬”,美则美矣,却难经风雨,脆弱不堪;诗的下半部分写母亲绣在“枕头上鞋垫上”的“红花黄花紫花蓝花”,这一针一线中都倾注着母亲的心血,这每一朵花都是母亲用爱浇灌,自然经得起岁月的洗礼,是“永不凋谢的花儿”。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61

3601

永不凋谢的花儿
邢昊

小小的野菊花
遍地怒放
但还是没能
挺过初冬
等到雪花漫天
母亲一针一线绣的
红花黄花紫花蓝花
就在我们四个孩子的
枕头上鞋垫上
一朵朵地盛开了

本诗可以分成两个小节来解读。1-4句是第一个小节,写遍地怒放的野菊花。5-10句是第二小节,写母亲为“我们四个孩子”在“枕头上鞋垫上”绣的花。菊花品行高洁,被誉为“四君子”之一。菊花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能耐寒。这么能耐寒的菊花,竟然“没能/挺过初冬”,可见这个冬天之冷。“雪花漫天”则是正面描写冬天的冷。菊花没能“挺过初冬”。“母亲一针一线绣的/红花黄花紫花蓝花”却能于“雪花漫天”时“在我们四个孩子的/枕头上鞋垫上/一朵朵地盛开了”,这当然是母爱的温暖的结果。永不凋谢的,不是花儿,是母爱!2021年2月10日20点10分

马金山|读邢昊的诗《永不凋谢的花儿》的十一条:
1、写出内心以及现实,最真实最纯朴的情感,就是高级的写作,就会直击人心;
2、在诗之间,言,情之间的情节,也是一门深刻的艺术;
3、邢昊,原名邢少飞,诗人、画家。1963年3月,出生于山西襄垣县南姚村,现穿梭于山西、重庆、北京三地。著有《人间灰尘》等诗集八部。诗作已译成英、法、德、韩、日、蒙、维、土耳其等外文。2019年7月,获亚洲诗人奖;
4、近年来,邢昊不仅诗写得依然独具个性与活力,而且画也弄得风生水起,直勾心魂,沉浸于生活之中,视角独特,先锋而又魅力具有无限可能;
5、本诗短短十行,一波三折,蓄满情感,又以“红、黄、紫、蓝”的色彩为浓调,细语流金,颇具玩味,悠远而绵长,纯彻且明快;
6、诗的第一节,自然地融入大自然的背景,写得通透明亮,瞬间陡然突变,由自然之物回到自然之中,是生命的常态,还是生活的意义所在;
7、坚接下来,“雪花漫天“的笔锋一转,把目光聚焦在了母亲的身上,在“一针一线”之间,勾勒出鲜活的母亲形象,而实质上,是蕴满了情感的厚重与美好;
8、最后一层,则从生活的艺术角度,引入到具体的物体之中,从而凝结到四条小花上面,嵌进了内心当中最式微的部分,通透、高级;
9、诗的标题,是永恒的印记,只是七个字,而里面包囊着三层意味,“花儿”是刻下的符号,“的”是过渡的变化,而“永不凋谢”则是一个定语,使得文字可触可感,充满温情;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唤醒深沉的记忆,就是唤醒了生命中最鲜活,最质性的部分”;
11、母爱之歌,温暖之诗,时光印迹。

韩敬源:零零星星的爆竹声中读本诗,过去的岁月就浮现出来,母亲和生活。本诗追忆往事,菊花和鞋垫上的花两个细节互相映衬,奇妙诗意,开阔温暖!春节快乐!

读邢昊《永不凋谢的花儿》

张小云

所有知母念母的人
都能感应到邢昊心中
那份力量。有了它
什么样的花都能盛开
邢昊能耐在于
他让你看到他所种的
纯粹的有机的非转基因的
野菊花枕头花鞋垫花时
你感母之恩的花跟着

一朵朵地盛开了

2021.2.10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