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cellar’

EIN BUB MALT EIN BILD – 江宁坪 Jiang Ningping

5月 1, 2022

Jiang Ningping
EIN BUB MALT EIN BILD

Im Gedränge im Luftschutzbunker
bleibt er dicht bei Mama.
Mit zitternden Fingern
malt er auf das Zeichenpapier
eine zähnefletschende
Kanonenkugel
mit rotem Hintern.
Aber gleich
knirscht er selbst mit den Zähnen
und zerreißt sein Bild.

2022-03-02
Übersetzt von MW am 1. Mai 2022

伊沙推荐语:这是自俄乌开战两个多月以来,《新诗典》推荐的第二首涉战诗,何以如此之少?并未刻意为之,大小题材平等,自然而然的选稿结果。在这样的一首诗面前,你会问:作者站在哪一边的?立场何在?我没问,谁问谁无聊。说穿了,我的立场永远站在好诗一边,并且反对将诗沦为反映现实的工具,诗生性不是工具,它是生物,兀自开花。在五月上半月推荐诗中,本诗当获亚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江宁坪《一个小男孩的画》:关于国际战争话题,先说两句——我一直觉得对于国人来说,那多数是个宣泄话题——因为疫情和持久被迫的封闭,人的神经变得脆弱,于是为(并非不相干的战事)而吵,成了不分阶层、不论年龄的普遍现象。但相对于真正的战争,多数人不是亲临者,尤其是在信息超级倾斜(双方都在自我神圣化、并对敌方污名化)的当下,很可能一动笔就掉入自选的泥潭。本诗之聪明在于——回到了人和战争关系的本位,尤其是“妈妈”一出现,所有的描写(哪怕是虚构的)都有了充足的合理性和——人类的道义感。

【亚坤评诗】
一个小男孩的画
作者|江宁坪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是一首写战争的诗。作者借助一个小男孩的视角(画了一个红屁股的炮弹,立即又咬牙切齿撕得粉碎),把自己内在的感受和观念情绪清晰地表述了出来。
当然,你也看成是一种事实画面的直接呈示。作者并没有做任何个人情绪或观念的植入。
不管何种方式,这首诗是写完了。而且,完成度很好。

先说画面感。这首诗有很好的画面感。既有色彩感,又有动作细节,层次分明。
从诗中,判断不出这个画面感是“实相”,还是作者内化出来的“心相”。
这其实给我们一个启示:诗绝不仅仅是事实的呈现。它必须要有“精神”、“血液”,甚至“灵魂”的植入。

其次这首诗写的比较“内收”。作者主体“隐藏”的比较好。诗歌情绪压制很好。
对于战争诗来讲,这很重要。仅有的情绪表达(小男孩的情绪表达)也只有最后两句“咬牙切齿,撕得粉碎”。然后节奏和情绪都立即刹车了。所有诗歌“内部意味”,都留给读者自己去体会!

(马亚坤.2022.05.01.上海)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