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LINE. ON POETRY.

Kloster - Sprachen und Buecher

试论诗论

Martin Winter – 維馬丁,2015年 三、四月

艺术表达本来不能表达的事。艺术表达的比本来表达的多。表达得细,经常表达得可怕,因为表达一般被忽略或掩饰的东西。很可能表达得让你笑,像佛洛伊德所研究的笑话。艺术做得是陌生化,将一般不觉得新奇的事变成让你不能不很惊讶。

写诗、做文学等等艺术活动都需要直接说出当代历史、社会要害。写诗等于观察、反映所有能够经历、感觉的生活。写诗就是交往。诗就是音乐。写诗让我 接触自己、还有很多人的内心力量。

从小读多种书。十几岁开始读多种语言、喜欢读诗。学中文喜欢注意细节,比如宣传文章从什么角度来写得。现在我读书、写作、翻译,偶尔教书、朗诵等等。翻译跟自己写作毕竟分不开。翻译的不只是文学。

写诗需要什么?有很多跟其他写作、翻译一样。需要注意语言。注意角度。找自己的声音。

我最经常注意的中文诗歌目前就是伊沙编辑的《新世纪诗典》。已经有不少《新世纪诗典》译成英语、德语。
自己写诗有的跟伊沙相似。看中国诗歌当然有时候我们不同意。我翻译郑小琼,她有时候跟伊沙、春树互相过不去。这也是很自然的。有一次一位诗人硬要笑我的文章,死也不严肃。因为语言好玩,毕竟是外国人写的。怎么做诗人?怎么作人?怎么运用或避免做作?怎么对待周作人、周树人等等兄弟?怎么做兄弟姐妹?写诗就是直接点到要害。很多人发现就很惊讶,包括文学教授,有时连包括诗人。

下面第二首诗在《新诗典》发表了以后,有一位诗人朋友说:
愚人节读本诗,很有意思,尤其对不在现场的中国人来说,消毒的机场等中国来的飞机,年青中国女人与德语“爸爸”,有隐喻、意象、错觉、幻境、臆测和假象,大概这就是西方人的中国视觉印象,或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我回答机场觉得消毒跟哪里来的飞机没关系,只是跟标牌的人情味对比。”PAPA“ 手写的有点笨拙,更神秘可亲。诗人朋友又回答说,好容易联系到政治,还是我们心理虚弱。

ICH IN CHINA

Advertisements

标签: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