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NENUNTERGANG – 莫高 Mo Gao

Mo Gao
SONNENUNTERGANG

Die Sonne setzt sich
auf graue Dachziegel,
wartet auf Tauben
und goldene Schwingen.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0一周联展(2021.1.31——2.6)

 

伊沙推荐:大约一年前,有一个叫莫高的人,买了一台叫口语诗的新车,一年来他开得很多积累了太多的里程也积累了太多的泥泞,这次开到广西已快开不动了,结果是他原先一台叫意象诗的老摩托载他完成了作为一名诗人的表演,诗的理,玄着呢。

况禹点评《新诗典》莫高《夕阳》:不止是意象诗,所有的现代诗,乃至所有的诗,都有一点忌讳词语重复和元素重叠。本诗胆子有点大——“金色翅膀”在很大程度上会被视作“夕阳”和“鸽群”这两个已出现元素的拆分混装体。但色彩感强烈,效果不错。所以说诗无定法,只要你把棋子落对位置。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莫高《夕阳》:如同元代散曲中的小令,读来赏心悦目。古今中外写夕阳的诗作可谓不计其数,但如莫高写的这种小清新却并不多见。将自然界的夕阳,加入诗人的主观意识和独特的审美,红色的“太阳”、“青瓦房顶”、白色的“鸽群”及“金色翅膀”,写得有声有色,很有画面感;“坐等”一词极妙,将夕阳写活了,具有了人特有的思想感情,不仅写出了“夕阳”的耐心等候(其实也是诗人内心宁静的写照),也描摹出了一种难以言表的情态。完成了一幅亦动亦静、主客体交互流转、意境很美的“黄昏落日图”,适当的留白增加了诗歌的张力,是”情与景”、”情与理趣”自然融合的佳作。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以学习的心态品莫高之《夕阳》在新诗典,从来,都是看别人的诗,别人的评,读了莫高的《夕阳》和诸多诗友评价、黄开兵的书法以及张小云的读后诗,觉得大家的表达都特别棒,适逢周末,也想稀疏几句。第一次评,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也是个人对好作品应具备“有趣有料有品有用”这四有要素的验证过程。

1.有缘有故的诗意

此诗一出,很多诗友感觉不可思议,如此平常的场景里,竟然也可如此有新意。我也同感。

法国著名雕塑家罗丹曾说:
生活从来都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所有艺术,表现形式不同,但其底层逻辑是一样的。一副平常的场景,在诗人这里,却被赋予了不同的意义。
一朵美丽的荷花,高手可以“看”得到水下和泥里的根系,这和认知、阅历,积累,思考深度有关。所以我等写不出好诗,莫问收获,得先问耕耘。

2.无时不刻的匠心

越是简约的表达,要求越高,看起来是“术”,其实是“道”。
很小的时候,读过一个文学故事,一位作坛大家在交付他的作品时说:“对不起,我写的太长了。”当时不解。
电影和电视剧的差距也是如此:把握核心,反复敲打,精炼而非堆砌,才能成就高度和经典。
对每一首诗的每一个字,都切磋琢磨,这是莫高一贯风格,匠心如一。
可能是性格原因,我写完一首诗后,很少去反复修改,这是差距的源头。

3.好人格才可能出好诗

诗的内涵是诗人的精神视界的呈现,《夕阳》里的淡定,寂然,从容,克制,其实是莫高的“知已常明,知足常乐,知止常安”价值观的外显。知止,显然是比知足更高的境界,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禀赋,犹如铬元素,没有铬就成不了特钢,没有“知止”特质,也成不了卓越的企业家和大咖。
修炼,是一生的课题,这条路,不用“老摩托”和“新车”(伊沙语),莫高用双脚,早已走得驾轻就熟,笃定有力。

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这才是这首诗的正确解读方式呵。

(华少,2021.2.6)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莫高的诗《夕阳》的十一条:
1、有了就写,无问西东,也是诗的必然;
2、莫高,本名肖棱,1972年生,新世纪诗典典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曾在《新世纪诗典》、《磨铁读诗会》、《星星诗刊》、《诗参考》、《诗歌月刊》等发表诗歌若干,入选多种选本,并被翻译成英、日、韩文。西南科技大学、绵阳师范学院、攀枝花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在企业供职;
3、去年九月,在北京磨铁诗歌活动中首次见到诗人,通过“飞的”参加诗歌活动,从四川飞到北京,足见其是一位诗的真爱者,相信诗神也一定不会辜负;
4、莫高的诗,此前读到的是口语表达,突然有一种别样的写法,着实令人意外,更使人感到惊喜,这就是现代诗人;
5、回到本诗,一句话四行,甚至连莫高的名字都可以读成诗的一部分,简约而不失个性的意象,在夕阳和太阳之内,隐藏着事物奇绝的奥秘;
6、诗中有语言的魅力和力量,还有质感与简约,并且带有内心的情感“素描”,具体地说,是在写“我”,在夕阳西下;
7、诗中还有色彩的艺术气息,“青瓦”青,“鸽群”白,或黑,花,“金色”有光,而太阳就是个“智者”,见智,在自然的景象里面,既有画面效果,还溢满空间和张力;
8、特别是第二行的“坐等”,传神写照,还透着浓浓的“弦外之音”,构成内心与世界的巨大碰撞,和难以言表的想象世界;
9、标题是《夕阳》,用得独具匠心,幽深而美妙,准确且沉寂;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无论写什么,首先内心的光足够亮堂”;
11、时光之诗,意之所象。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56

3596

夕阳

莫高

太阳在青瓦房顶
坐等
鸽群
及金色翅膀

口语诗人告诉你,意象诗也可以写得明明白白、干干净净!莫高用一个非常普通的拟人手法就做到了这一点。“太阳在青瓦房顶”,这一句写太阳的高度。“坐等”写夕阳的悠闲和下落之慢。看过太多的夕阳落在山顶上,今天看到夕阳坐在房顶上,感觉里满满的都是童趣。你见过哪个老头子会坐在人家屋顶上呢?“坐等/鸽群/及金色翅膀”,夕阳等鸽群做什么?等它们回家吗?白居易有诗云:“倦鸟暮归林,浮云晴归山。”鸽子是有翅膀的,夕阳是要给它们镀上一层金色吗?传说中的太阳也是鸟啊。这是一只长着三只脚的乌鸦!圣埃克苏佩里的小王子说,他到过一个星球,每二十四小时能看到一千四百四十次日落!如果他看到这次日落,会不会留恋呢?2021年2月5日20点57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普元评莫高的诗《夕阳》:
这无疑是篇佳作,以少少许胜多多许。
诗歌是门奇怪的艺术。
比方说吧,就算你理直气壮,但非要跟诗歌讲理,讲大道理,可能还没开口你就输了。再比方说吧,就算你学问牛逼,言必称希腊,可是拿起写诗之笔走两步看看,可能一个心不在焉的小孩都会把你弄翻。
主要说这首诗:丢开了所有的复杂,及其技巧,多么简单的意象,而且字字大实话,可是很美好,就这,赢了!
记得我刚靠写文章拿工资吃饭的时候,一天,领导说:你看看那些名篇名作,哪个字你不认识(这是我印象中他少有的真话!)……是啊,字不重要,诗在字外,有限里藏着无穷;用力多少不重要,关键看效果——效果的裁定权不在写者手里。

 

 

 

标签: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span>%d</span>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