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WARZ & WEISS – 杨艳 Yang Yan

Yang Yan
SCHWARZ UND WEISS

Ich war das erste Mal bei der Arbeitsstelle von meinem Mann
bei einem Symposion.
Wollt einen guten Eindruck machen,
hab geschwankt zwischen vielen Sachen zum Anziehen,
dann etwas gewählt,
ich glaub, attraktiv und seriös.
Dann wieder daheim beim Ausziehen seh ich,
unter der leicht durchsichtigen Bluse
trag ich zwei BH,
schwarz und weiß.
In der Hitze in dieser Sitzung
den ganzen Nachmittag
hab ich gar nichts gemerkt.

2021-05-20
Übersetzt von MW im Juli 2021

schwarz-weiss_hand_20210708183019

伊沙推荐:有心人恐怕已经注意到了:此次《新诗典》"女诗人小辑"(史上已有多次了)正名为"女性诗小辑"。女性诗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泛女性诗:所有女性作者写的都是,另一种是典型性女性诗:专写女性持殊性的诗,今天推荐的本诗就属于后一种。自命"女权主义者"的某男拿《新诗典》开刀问罪,殊不知我们以专业态度尊重女性的善举早已经甩了他八条街,别拿"女权主义"四处寻衅滋事,你也不过是个一不小心坠入其列的无知主义者、反智主义者、泛道德主义者罢了。

况禹点评《新诗典》杨艳《黑与白》:老话有“关心则乱”一说,本诗写的状态也可以看作是其中一种。你可以读解成生活状态的描摹,也可以读解成一首低奢的情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杨艳《黑与白》:典型的女性经验之诗。也许越在乎越容易出错,不小心叠穿两件胸罩,还在炎热的天气里开了一下午会而不自知,可能是由于兴奋、紧张,也可能是注意力高度集中所致,以至于回家后才发现,至于参会的其他人是否注意到这一点,不得而知。类似诗中这样的糗事,估计很多人都有过,有的可能更甚于此。只是谁先写出来谁就占了先机,就这一点而言杨艳无疑拔了头筹,以一首既现代又有趣、还关乎爱情的好诗告诉我们,机会永远是给有准备的人。

马金山|读杨艳的诗《黑与白》的十一条:
1、意识,于口语诗写作而言,至为重要;
2、趣在现场,以及现实之中;
3、杨艳,1982年生于福建柘荣,新诗典中国十大女诗人、第六届长安诗歌节大奖唐·青年诗人奖得主,《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现居宁德;
4、上月中旬,绵阳诗会,初次见到杨艳,和想象中的一样,饱含着诗性的特质与感觉,或许,这也是一个好诗人的形象吧;
5、不得不说,杨艳是一个日常写作者,而且在生活的内部,从独特的自身诗歌向度,到诗意的深处挖掘之处,具有超乎常人的质感和超验性;
6、杨艳诗的先锋意识与身体性毋庸置疑,是最具代表性和典型性的,因为其一再捕捉到了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事情,于其他人而言,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正是这些,才更加的重要和弥足珍贵;
7、诗中以“杨艳式”的描述及生活中式微的气息,构建出女性独有的味道与体验,并在内心深处跳荡着微澜,形成了一幅幅鲜明且丰富的情感故事,细腻而又深刻;
8、此诗还告诉我们,专注于某一件事情,在潜意识里面,已然成为值得往深层挖掘的质地,既是一种状态,还是现实的描绘与再现;
9、另外一点就是,诗里面洋溢着一种紧张、温暖和生动的氛围,给人一种高级的质感,这是生活中本有的东西,还是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动画;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生活之中有黄金,沉静下心来,写,就是诗的一切”;
11、生活之情,爱情之诗,女性之诗。

张小云:

读杨艳《黑与白》

既然伊沙和侯马的评价点
落在“女性诗”上
自然转移焦点,竟暗合徐江的
“关心则乱”——关乎心便出差错
大热天里叠穿一黑一白两件胸罩
出这糗事(黎雪梅语)是因为
“第一次去男友单位”
除此,从诗中“微透的白衬衫”
还瞥见诗者杨艳将自带的
好看且端庄的审美“性征”具象化
黑与白可以是错乱颠倒的自讽
又可以是单纯分明的自证
 
2021.7.8

黄平子读杨艳《黑与白》

——《新世纪诗典》3749

黑与白

杨艳

第一次去男友单位
参加座谈会
想让自己形象好点
试了好几套衣服
最后选了一套
自认为好看且端庄的
回家后脱衣服才发现
我在微透的白衬衫里
叠穿了
一黑一白
两件胸罩
那么热的天气
开了一下午会
完全没有发觉

2021.5.20

黄平子读诗:“第一次去男友单位/参加座谈会/想让自己形象好点”,“男友”是私,“单位”是公,于公于私,“第一次”的“形象”都很重要。这叫做首因效应。“试了好几套衣服/最后选了一套/自认为好看且端庄的”,“好看”,自然是为男友,“端庄”自然是为单位。“几套”里挑“一套”,估计折腾得也够呛了。《战国策》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是不是这样?“回家后脱衣服才发现/我在微透的白衬衫里/叠穿了/一黑一白/两件胸罩”,胸罩肯定也是在试衣服时叠穿的。不同颜色的衣服配不同颜色的胸罩。试衣服时没有发现,大概是因为匆忙。“那么热的天气/开了一下午会/完全没有发觉”,大概是因为紧张。爱情会冲昏人的头脑!不过这是幸福的昏。

2021年7月8日21点59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标签: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