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ENE UHR – 沈浩波 Shen Haobo

Shen Haobo
GOLDENE UHR

Ich hab eine Armbanduhr gehabt,
eine goldene Uhr.
In meiner Handfläche
war sie wie eine ganz kleine Sonnenblume.

Als ich sie gehabt hab
war sie eine gewöhnliche Armbandihr,
ich hab sie einfach irgendwo hingelegt.

Viele verlorene Gegenstände
tauchen im Gedächtnis wieder auf
und können dabei etwas zeigen,
was du damals nicht bemerkt hast,
aber es hat schon zu ihnen gehört.

Kurz vor meinem Abschluss an der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ich war Vorsitzender des Literaturklubs,
bin ich zum letzten Mal in den Laden gegangen,
Laser-Phototypesetting,
ganz in der Nähe.

Damals war ich praktisch jeden Monat dort,
für unsere Literaturzeitung,
also für das Layout,
den Satz und den Druck.

Das Geschäft war sehr klein.
Die Chefin war jung,
sie hat oft selbst unsere Zeitschrift gesetzt,
ich hab mich hingesetzt und zugeschaut.

Ich hab sie nie
nach ihrem Namen gefragt.
Am letzten Tag, als ich gehen wollte,
da sagt sie, ich hab ein Geschenk für dich.

Wahrscheinlich war es als Dank
für die treue Kundschaft,
ich hab gar nichts extra gesagt,
sie hat auch gar nichts extra gesagt.

Aber zwischen uns beiden
war dann eben noch eine Uhr,
eine jetzt schon verlorene
Armbanduhr.

Eines Tages hab ich mich erinnert
an diese golden glänzende Uhr,
und an den Ausdruck auf ihrem Gesicht,
als sie mir die Uhr gegeben hat,
als wär es eine beliebige Sache.

Als würde sie mir etwas geben,
das man nicht extra erwähnt,
und ich hab wirklich geglaubt,
ich muss es nicht extra erwähnen.

25. Janua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am 30. April 2021

Shen Haobo, geboren 1976 in Taixing, Provinz Jiangsu, 1999 Abschluss der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im Fach Chinesische Literatur. Lebt in Beijing. International berühmter Dichter und Verleger.

《新诗典》小档案:沈浩波,1976年出生于江苏泰兴,199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北京。

1998年发表《谁在拿90年代开涮》一文,这篇文章后来成为引发1999年中国先锋诗界“民间立场”和“知识分子写作”大论争(盘峰论争)的导火索。并成为该诗歌论争中“民间立场”一方的中坚人物之一。

2000年7月和一些朋友一同发起创办《下半身》同人诗刊,并写作《下半身写作及反对上半身》。掀起了对中国诗歌影响深远的“下半身诗歌运动”。

出版有诗集中文诗集《心藏大恶》、《蝴蝶》、《文楼村记事》、《命令我沉默》、《向命要诗》、《花莲之夜》等,西班牙语诗集《下半身》,韩语诗集《理想国》。

曾获得2000年《作家》杂志诗歌奖;2008年御鼎诗歌奖;2010年《人民文学》诗歌奖;2011年中国首届桂冠诗集奖;2012年首届“新世纪诗典”金诗奖等;2012年第三届长安诗歌节. 现代诗成就大奖;第十一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奖。2013年《十月》诗歌奖。2016年度王维诗歌奖等。第八届李白诗歌奖成就奖。

2016年12月3日,在微信朋友圈发表《关于各种诗歌奖》一文,宣布从此不再接受任何国内诗歌奖项。

2015年创办“磨铁读诗会”,致力于传播、推广、出版中国当代先锋诗歌和世界范围内的优秀诗歌。

诗歌被翻译成英语、西班牙语、德语、俄语、丹麦语、韩语、荷兰语、波斯语、阿拉伯语、印地语等在海外发表约100多首。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沈浩波#(32.0)

伊沙推荐:浩波之诗,还得我选。众人总选出一个固化的沈浩波(或者说他们想要固化沈浩波),我却能选出一个位移的沈浩波,前者属于诗坛,后者属于诗歌。本诗正是他今年诗作中被众选家漏选之作,正好入《新诗典》。这是他对学生时代青春岁月的一次重写,却是在更对的一个生命点上:心性不再有青春激情的热,语言却抵达炉火纯青的纯,构成了十分完美的事实的诗意,是其开年以来的经典之作,当得五月上半月冠军,是其刚获荣誉一一李白诗歌奖新世纪中国十大诗人奖的新证。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沈浩波《金色手表》:细腻,且入微。诗中描写的母校和场景读起来令我感到亲切、似曾相识。不止是因为印象中学生时代的沈浩波,还因为我的学生时代——所有中国式文青,我们都曾走过的青年时代。那些岁月,中年以后回看,会大不一样,不仅仅是它余烬中的温暖,还有对以往生活的重新觉醒。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沈浩波《金色手表》:一块金色的手表,关乎一段青春的岁月,关乎再也回不去的曾经,以及那些“你以为的”其实并不真的是“你以为的”;也许只有经历了岁月的沉淀,蓦然回首才会有所顿悟;也许有些东西失去了才会觉得弥足珍贵,但已是“昨日之日不可留”,只能“明朝散发弄扁舟”了,试想谁没有追悔莫及的青春?而能将心中所想、所念述以此文者,则少之又少……冷静凝炼而又余韵绵长的文字,呈现的是滋味厚重的时代感,相信很多人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青春记忆。诗人对内心世界真诚地袒露,对细节细腻传神地呈现,对情感洞幽烛微地探察,无一不彰显出诗人诗写之风头正劲,活力不减当年,着实令人叹服。

 

黄平子读沈浩波《金色手表》

金色手表

沈浩波

我曾经有过一块手表
金色的手表
放在掌心
像一朵小小的向日葵

当我拥有它时
它是一块普通的手表
被我随意搁在某处

很多消失的事物
会在记忆中重现
呈现出我当时没有注意
但却是它
本来应该有的样子

大学毕业前夕
作为北师大文学社的社长
我最后一次
走进学校附近的
那家激光照排店

那两年我几乎每个月
都会去那里
给我们编辑的文学报
排版、出片

照排店很小
老板是个年轻女人
很多时候
她亲自动手排版
我坐在旁边看

我从来没有问过
她叫什么名字
那天我走的时候
她说我送你一个礼物

大概是对我
一直以来照顾她的生意
表示感谢吧
我没有多说什么
她也没有多说什么

但是我们之间
多出了一块手表
一块现在已经
消失了的手表

有一天我又想起
这块金色的手表
想起她递给我时
脸上有种
看起来很随意的表情

就好像送出了一件
不值一提的东西
而我竟真的以为
它是不值一提的

2020.1.25

黄平子读诗:第一小节点题。“曾经”说明过去。“像一朵小小的向日葵”,说明手表漂亮。第二小节,写“我”对手表的态度。“普通”,“随意搁在某处”,说明“我”对手表不在乎,不重视。第三小节,写由手表的消失引出的回忆与思辨。第四小节是追忆。“大学毕业前夕”,是具体时间。“北师大文学社的社长”,是“我”的身份。“那家激光照排店”,是“她”工作的地点。第五小节,写“我”去“激光照排店”的原因。“两年”说明持续的时间长。“几乎每个月”说明去的频率高。第六小节追忆“我”和“她”在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第七小节,追忆送手表的情节。“我从来没有问过/她叫什么名字”,说明“我”对“她”没有任何感觉。第八小节写“我”对“她”送表行为的猜测:“我”是北师大的高才生,“她”只是激光照排店的小老板。“我”和“她”身份悬殊,除了“表示感谢”,还能有什么意思呢?“我没有多说什么/她也没有多说什么”,说明彼此心照不宣。“她”的话已经在表里。“我”的话在猜测里。第九小节,写表的出现和消失。“我”和“她”之间,难道仅仅多出了一块表吗?第十小节,再次追忆“她”送“我”手表时的情形:“想起她递给我时/脸上有种/看起来很随意的表情”。“看起来很随意”,其实呢?第十一小节是诗眼。“好像”“不值一提”,恰恰说明礼物珍贵。“以为”“不值一提”,说明“我”年少无知。好一块金色手表,好一段金色回忆,好一段金色年华。

2021年5月1日15点52分于寻乌

 

 

 

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