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河汉界

楚河汉界
维马丁

楚河汉界
都可以去死
可是老人家
大都可爱
年轻人下棋
都比较无辜的
何况跑来跑去小孩

我们二十多年前
到十四年前
在北京左家庄
所住的院子
都有人下棋
还有麻将等等

下棋无辜的
都坐在外面
不像麻将
有时候有暴力

我下得很差
每次都忘记
怎么走好
所以下得很少
有几天
跟老朋友下围棋
他只有那几天在北京
他下得还可以
我刚刚学会
几天以后
打败了他
学会他下的样子
他有点不高兴

维也纳没人跟我下
有一段时间下国际象棋
跟画家朋友
有咖啡馆不让我们下
怕我们赌博
一直觉得他画画很棒
可对现代诗
也许不感兴趣

在心里当诗人
写诗这个够了
不过其他时候
多么希望
有人感兴趣

也许作艺术
都是孤独
何况在国外
跟朋友下棋多么好
很久不见面了
虽然都住维也纳

画画讲技术
哪怕现代画
写现代诗
一直凭感觉
跟楚河汉界有什么关系

以前住重庆
也住过武汉
为什么说
楚河汉界去死

昨天读了一篇文章
中国几个大学某几个人
都写乌克兰战争
好像不说战争
所以很无聊
有人翻译成英语
希望在国外有人赶兴趣
第一篇就开始谈罗马帝国
文章最后谈楚河汉界

中间谈中国近四十多年
跟着西方新自由主义
就把这个
当世界大规则
相当国际法

不过最近
二零一六年以后
川普要大家都分离
而且美国一直很霸气
所以现在俄国
不顾规则
中国为啥不跟他做朋友

反正他们领导
像罗马恺撒
过卢比孔河
不顾现存规矩

在这种情况
因为西方的霸气
中国跟着那俄国沙皇
没啥不合理
谁都先估计
自己山河

读这篇文章一直觉得
作者很年轻
显出他知道卢比孔河
并希望世界
知道楚河汉界

这个到底有什么可恨
不是很好吗

我觉得问题
是有国际法
有联合国
有八十年前
二战中间
中国抗战
和七十多年前
二战以后
所建立的规则

你觉得因为近四十年
跟着西方新自由主义
富裕了
就可以
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乌克兰
本来在院子里下棋的老人
跑来跑去的孩子
现在
在哪里

四十多年前
1970年代开头几年
有非常霸气的几个人
开始实行新自由主义
推翻智利民主社会主义政府
让军队独裁者
实行新规则

那个霸气的美国政府
就是去北京建交的政府
同时在越南
打最残忍的战争

我觉得历史
尽量尽能
不看西方
不看中国
看小点的地方
也许更有意思

你没有被轰炸
还可以下棋
欧洲等等
知道楚河等等
很好很好

只是说战争
对我们很近
你如果连这个词
跟着那沙皇都不能说
有谁跟你下

2022.6

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