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off’

BETÄUBT – 麦甜 Mai Tian

11月 13, 2021

Mai Tian
BETÄUBT

Hab gedacht, Vollnarkose sei, wie jemand umfällt im Fernseher,
vor den Augen verschwimmt es, langsam verliert man das Bewusstsein.
Aber nein, eine Sekunde Leere,
auf einmal Stecker raus, Stromausfall, ab.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14日,3877首,1219人。麦甜(山东)日《新诗典》小档案:麦甜,山东滕州人,85后,咖啡成瘾患者,健身小白,幼儿教师。伊沙推荐:同感。刚巧我在课堂上讲过:没有死者开口说话,告诉我们死亡的感受,全身麻醉或许最接近于死亡的体会。任何事情,非词所能概括,最廉价的文人化的诗人只是到词为止。感谢高歌助攻。况禹点评《新诗典》麦甜《甜》:好像是头一次读到诗里写麻醉。现实生活中的麻醉倒是不陌生,但我始终没闹清自己经历的是全麻还是半麻。自己当时也没想过,也不好奇,只是抱着一副“该来的终归要来”的心态,一边和医生护士瞎聊,一边等着,然后睡去,然后再醒来,脑子似乎很清楚,能听到他们说话器械声,显然他们活还没干完,但我好像已经没了加入话题的兴趣与能量,直到再次睡去。读本诗,唤起了我对那种异样的记忆——虽然今天依然不是太想回忆。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麦甜《麻》:没有做过手术,也就没有全麻的体验,所以对此我还是很好奇的。诗人的亲身经历让我间接了解到了全麻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命体验,原来“你以为的”,根本不是“你以为的”。在我们的生活中,很多人都会有这样那样的体验,但大多是“只能意会不可言传”式,有感觉但说不出,本诗的作者仅仅就用了一个比喻:“一秒钟的空,像突然拔了插销,断电,关机”,来描述自己被全麻的瞬间感觉,以生活经验来写生命体验,贴切自然又准确,超强的文字表现力,令人不得不服。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13诗人麦甜《麻》这是一首词语诗,对“全麻”这个词语的形象化诗意阐述。全麻作为一种医学手段,好处是使身体失去痛觉,丧失意识,以便进行人在清醒状态下根本难以承受的病痛的治疗。半麻状态下,人是可以感知医生说笑和器皿的响动的,全麻状态下就不一样了,身体在场但身体毫无知觉,那么这时候,诗人何为?这真的是一个有趣的诗学和医学话题。事实上,口语诗人仍然可以拿起意象这个武器,比喻出接近真相的身体感觉,这首诗做到了。也许我们可以把这首诗称为是意象化的口语诗,本质仍是口语诗。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