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shooting stars’

WINDVERWEHT – 李泽宇 Li Zeyu

五月 31, 2021

Li Zeyu
VOM WIND VERWEHT

Ein Baum
dreht seine Blätter
wie ein Mensch
seine Augen verdreht
weil zugleich
Sternschnuppen und Fische
am Horizont sind

Übersetzt von MW am 31. Mai 2021

Li Zeyu, geb. im Juli 2010, geht in die 5. Klasse in Shenzhen. Liebt Poesie, hat schon bald 3000 Gedichte geschrieben. Manche sind publiziert und haben Preise gewonnen. 《新诗典》小档案:李泽宇,2010年7月出生,现就读于深圳市光明区楼村学五年级。热爱诗歌,迄今已创作诗歌近三千首,有作品发表及获奖。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泽宇#(2.0)

伊沙:不论作者是何年龄,这是一首经典纯诗。前几日,在长安,与贺中、张志聊到朦胧诗:等时过境迁,脱离了某个特殊年代的阐释语境,很可能顾城式的童心未泯的纯诗(00后10后模仿抄袭的对象)是其最高价值体现。考虑到作者的年龄,特意安排在儿童节推荐,祝所有适龄的《新诗典》诗人儿童节快乐!

新世纪诗典11,NPC6月1日(国际儿童节),3711首,1179人。第2个李泽宇(广东)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泽宇《风吹过》:北方人管白杨树叫“鬼拍手”,估计名字是得自于风起时叶子翻动的瞬间,很形象。本诗作者是个南方的红领巾,他眼中的树应该不是白杨,但把树叶掀动说成是人翻白眼儿,不止形象,还带出了童趣。诗的想象,就应该是好玩儿的、不落窠臼的。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李泽宇《风吹过》:本诗可谓出手不凡,将“翻动的叶子”比喻成“像一个人/翻着白眼”,这种主客体交互流转的自然天成本已足够惊艳,但小诗人大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冲劲,以“这种时候/流星和鱼/都在天际”结尾“,“流星”和“鱼”这两种事物在一般人眼里,风马牛不相及,但在孩子天马行空的想象里,没有什么不能相提并论的,它们可以在“天际”、也可以在“水中”,或者其他任何地方。这时候还有比我们沉浸在孩子为我们营造的奇异世界中,静静地聆听他们热爱生活的纯净心灵,更美好的吗?

黄平子读李泽宇《风吹过》

——《新世纪诗典》3711

风吹过

李泽宇

一棵树
翻动叶子
像一个人
翻着白眼
这种时候
流星和鱼
都在天际

黄平子读诗:这首诗的题目,也是诗的正文,读的时候要连起来。所以第一句应该是:“风吹过/一棵树/翻动叶子”。“像一个人/翻着白眼”,这是全诗的精华。这是由一个比喻撑起的一首诗。人翻白眼,是为了表示内心的不满。一棵树无端被风吹动,它也不高兴吗?“这种时候/流星和鱼/都在天际”,这算联想还是想象?流星出现在晚上,如果李泽宇小朋友写的是晚上的情形,那么“一棵树/翻动叶子”可能就不是视觉,是听觉效果了。如果这句是听觉,那么下一句比喻里就应该有通感。鱼是水里的动物,它怎么可能也出现在天际?这是不是传说中的“流星与鱼儿起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李泽宇小朋友只有11岁。小朋友的世界大人不懂。最少我不懂。

2021年5月31日20点39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