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sidewalks’

SCHACHSTAND – 冯自军 Feng Zijun

7月 28, 2021

Feng Zijun
SCHACHSTAND

Am Straßenrand,
auf den Gehsteigkanten,
in den Wohnhausanlagen,
dort wo ein Schachstand ist, ein Schachtisch,
werd ich immer langsam,
such nach Vaters Figur,
weil er ja Schach liebt,
obwohl
er vor 17 Jahren von uns gegangen ist.

Übersetzt von MW im Jul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冯自军#(1.0)

 

伊沙:口语诗,是否一定要新、奇、怪?不一定,就像这一首,发现及写得相当平实,但却真挚动人,能够唤醒人们普遍的经验一一也就是共鸣。

​况禹点评《新诗典》冯自军《棋摊》:人生在世,无论处在少年青年,还是中年老年,有一些过往的情境是会始终追随着你,它们平时静悄悄地潜伏着,只有到了某个瞬间才冲出来,叫醒你,让你在猝不及防间回首往事,满心温馨,或是怅然若失。这类情形,绝大多数是与亲人紧紧相关联的。本诗所写,即是其中一种。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高歌:我们拥有太多太多的怀念诗文,更有不少要把被怀念者向伟光正推,其实最打动人心的,往往就是那些充满诗意与异样感受的细节事实,对它们的呈现比空洞的父爱母爱词汇的堆积强上天,本诗的找寻多么自然,相信父亲在生前也被作者这样找过……

黄开兵:确实有这种感觉!我也经常,在人群中寻找逝去的父亲,总希望那个似曾相识的背影,能转过身来,叫我的乳名。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冯自军的诗《棋摊》的十一条:
1、一首好的口语诗,首先是有生命的,其次是有无限的生命力的;
2、口语诗就是生活的本真裸露,以个人化的说话方式,思想意识,还原出事物本身的诗意和智慧;
3、诗的自然性,也是一种境界,还是一门高深的艺术;
4、冯自军,笔名一拴二钉,男, 70后,甘肃会宁人。有作品散见《中国文化报》《山东诗歌》等纸媒及网络;
5、本诗围绕父亲的爱好,进行细致和多角度的现场呈现,以达到怀念的感觉与诗意效果,内容平实而且丝毫不掺杂任何杂质,即达到了语言的功能与作用;
6、前三行,开场简单、直白,丢出三个场景,一下子唤起人们的记忆,而正是这种状态,才更显朴实与真实;
7、四五六行,紧接着就是对前几行的延续,并由此引入到了父亲身上,自然之间,作者都以“探寻”的目光,再次勾勒出内心的情感;
8、最后三节,再次递进情感的感觉,交待出现实中本来的样子,随即引起共鸣,不仅如此,因为残酷的事实,不由得叫人泪目;
9、诗中描写的画面和心理内容,事实上不只是记录一事一情,于诗而言,不也是随时就会闯入我们心里的诗句嘛;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口语诗的智慧与艺术性,也在于弦外之音”;
11、怀念之诗,亲情之诗,现场之诗。

黄平子读冯自军《棋摊》

——《新世纪诗典》3769

棋摊

冯自军

马路边
道牙上
小区里
凡是有棋摊的地方
我都要放慢脚步
仔细找寻父亲的身影
爱棋的父亲
尽管
离开我们一十七年

黄平子读诗:冯自军的《棋摊》,应该是象棋摊,因为象棋在中国最普及。象棋只有三十二个棋子,下法又相对简单,可以说是老少皆宜。“马路边”,地点一。“道牙上”,地点二,其实这也是马路边。不过,有道牙的马路是更好的马路。“小区里”,地点三。通过三个不同的地点,写棋摊的普遍。我读中学的时候,同学们常常在教室后面的屋檐下下象棋。没有棋盘,就在地上画一个。没有棋子,就用瓦片做一副。“凡是有棋摊的地方/我都要放慢脚步”,观棋吗?不是。“仔细找寻父亲的身影”,原来“父亲”是棋迷啊。“父亲”走丢了吗?不是。“爱棋的父亲/尽管/离开我们一十七年”,原来“父亲”走了。这是典型的睹物思人。一个小小的《棋摊》里,满满的都是思父之情。
2021年7月28日21点59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