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Yan Fei’

NEUN SCHWARZE VÖGEL – 晏非 Yan Fei

11月 2, 2021

Yan Fei
NEUN DUNKLE VÖGEL

acht in bewegung
einer nicht
ohne zweifel
schau ich mehr hin
auf den der sich nicht rührt
aber er macht nur
in der luft
eine übertrieben
packende
figur

2021-08-21
Übersetzt von MW am 1. Nov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晏非#(2.0)

《新诗典》小档案:晏非,男,1975年5月生,山西保德人,新诗典口语诗人。诗人伊沙的坚定拥趸者,我曾有诗:“在伊沙身上/看到了一个/健康中国人/不止是诗人/该有的样子/”。2018年8月起,矢志创作口语诗,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2019年中国口语诗年鉴》等权威选本,自编诗集《喷子》《刀片》。出版有《诗赋撷萃——历代咏忻诗文选》《保德史料补遗》,另整理完成《保德史料补遗续编》。2021年9月,与诗人马非、君儿、左右发起编选一本以诗人伊沙为创作题材的口语诗选,并开始跟读新诗典每日荐诗。10月,创设《九原诗刊》并任主编(同名公号半月刊,年度纸质精选),发起设立一年一度的“元好问诗歌奖”。现居忻州,忻州文化研究院(五台山研究院)副院长。伊沙推荐:如果只有鸟没有人,就是古典纯诗,有了人一一有了人的内视与自省,就是现代主义了。并且本诗发现的结果:有料、诗意、很妙,在十一月上半月推荐诗中可居亚军。况禹点评《新诗典》晏非《九只黑鸟》:于诗而言,简洁绝大数时候都是强于唠叨的,即便是写日常所见。尽可能多地把想象空间留给读者,对于本土现代诗,尤其需要如此。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晏非《九只黑鸟》:本诗写得很节制,就像钻天的白杨没有多余的枝丫,又像传统的水墨画那样浓淡相宜;就连这九只黑鸟具体是什么鸟都没有去费笔墨加以介绍。不过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诗里有“鸟”还有“我”,在这相对狭小的时空里,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平等地注视,没有居高临下,也没有杀戮和伤害。“我”对“鸟”的关注更多地放在了“不动的那一只”上,即便如此也没有去真的惊扰它,只是试探性地“在空中/做了个/捉的/姿势”,姿势虽有些夸张,却没有任何恶意。在令人莞尔一笑的同时,心生阵阵暖意。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晏非的诗《九只黑鸟》的十一条:1、诗,就是一门表达的艺术;2、诗人的诗歌,应该是诗人的话,诗人心里面的话,诗人心里面想说的话;3、晏非,男,1975年5月生于山西保德。2018年8月,开始口语诗写作。自编诗集《喷子》《刀片》。出版《诗赋撷萃——历代咏忻诗文选》等。2021年10月,创设《九原诗刊》,并发起“元好问诗歌奖”。忻州文化研究院(五台山研究院)副院长。现居忻州;4、本诗是一幅画面,在作者徐徐展开的纹路里,清晰简洁地呈现出生活的日常,既有净澈的一面,还有浑浊的部分,动与静,思与想同步更新,给人以强烈的视觉效果和思考空间;5、诗一开头,由具体的数字,显示出一幅画面的效果,紧接着是对心理状态的刻画,到一个动作,一个情景,完成了诗与诗意,构成了某种“丰富”;6、诗中是对一个细节的观察,而在这个过程中,突出性的写出了人的内心,这是一种认识,更是一种态度;7、对生命的关怀,或者是对生命的尊重,对人世的微妙洞察,诗里给出了很巧的感觉与裸露;8、诗的标题,直接用了“九只黑鸟”,这是数字的存在,是一种场景化的直击,甚至还是存留于内心的一个画面,能够构成这么多种可能,已经足矣;9、有一点,需要提出来,因为在很多时候,都被大家忽略掉了,那就是字在诗里的精准性,比如最后的“作”字,是否“做”字,在用法上更加精准一些呢;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简约的诗,简中有物是核,约中有事为本”;11、生命之诗,画面之诗,态度之诗。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10月合辑)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