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pelt’

AN ZUO YOU – 马非 Ma Fei

六月 6, 2021

Ma Fei
AN ZUO YOU

Die Aufgabe, die du mir gestellt hast,
eine Ode an Schafe zu schreiben,
an solche mit einem ganz feinen Pelz,
die krieg ich nicht fertig.
Obwohl ich auf meiner Reise nach Ningxia
ein Notizbuch bei mir hatte.
Aber als ich mich sattgegessen hab
an einem so köstlichen Schaf,
wir haben mit Fingern gegessen,
dann noch eine Ode
an solche schönen Schafe zu schreiben,
mein Stift will einfach nicht
dafür aufs Papier.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马非#(32.0)

伊沙推荐:整整一周之后,在绵阳颁奖礼上,马非将成为最风光的领奖者,作为惟一一个要领走两尊个人奖杯的诗人。当此之时该有一首强诗应景才对,却以弱诗保住满额。也好,给大家展示一下满额诗人何以能够满额:不逼死自己,该低眉时便低眉。本诗何以为弱呢?是因为马非的创作中保留了一个弱项,俗话说: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他不知彼:在后现代是主义的时代,还原是一种还算有力的常规武器,当后现代成为日常,这种武器不灵了,而马非还在沿用,频率不低。

况禹点评《新诗典》马非《告左右》:周末路上车多人多。在赶往郊外的车上读马非,我的第一个反应有违常态——竟然饿了!还好,小区附近卖场的风味小吃摊儿已经开卖,于是先吃进一巨串(比大串再大一点)蒙古羊肉、一碗湖南炸臭豆腐干(黑、绿色各占一半),再待晕眩状态(随身没揣降糖药)稍褪开始写评。本诗写得老实,也正惟其打动人。能把人读饿,是因为所传递出的吃肉现场感,打动人则是因为真——我在吃肉的时候又设身处地想了一下,如果此刻我竟还能歌颂一下祖国形形色色的食用羊,那我这个人先不论是否虚假,起码凶狠至极。“笔落不下去”是因为真,“笔落不下去”本身也依旧是一首诗——还是因为真,哪怕它有时候看起来很低调。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马非《告左右》:诗人本来是为未完成的“诗歌作业”向另一位诗人左右致歉,但让我们却看到了一首来充满人性、满是悲悯情怀的好诗,折射出诗人内心的真实感受及良心底线,是变“有所不为”为“有所为”,试想一下:大啖其肉,还为其大唱赞歌,这种变态无异于恶魔,一般人都难以接受,更何况是一个有良知的诗人?相对于当下很多诗人为了达到某些目的和要求的“强写”,我更欣赏的是这种自然流淌出来、毫不矫揉造作的诗句,就如同看到的是暖阳散发出的自然光,而非从手电筒里射出的人工光源。

马金山|读马非的诗《告左右》的十一条:
1、写诗,也是人生的修行;
2、内心深处,自然流淌出来的东西,一定是最好的生命馈赠,对于诗人而言,一定是诗;
3、马非,男,本名王绍玉,生于1971年3月8日,诗人。出版诗集《一行乘三》等7部,部分作品被译成英语、德语、西班牙语、韩语、日语。多次获奖。任青海人民出版社总编辑,兼任青海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现居西宁;
4、通过主持人的推荐语,既可以看出新诗典的态度,还能够看到诗之“真话”,毫无疑问,这就是一个优秀诗歌平台的“魅力”与“魔力”;
5、从马非最早的《那个人》,到后来的《在菜市场》,再到今天的《告左右》,不同时期,所给予读者的激荡,诗人所构成的诗格,叫人欢喜,因其题材的多变,以及诗质的多样化,和情感无限的纯彻,更给人一种期待感;
6、马非的诗,每遇必读,给我的最大感触是:“生活的细微,文本的意味,技艺的精湛”,这些包含了口语诗里所有最宝贵的东西,不只是语言,核心在于言之外;
7、回到本诗,不仅有一种写作的态度,还有一种真实的感觉,即精神之内的性情,与此同时,一首关于滩羊的作品自然而然的写出来了;
8、诗中描写,是生活,是诗事,还是友情,既完成了交流与回复,又拾得一首好诗,这就是诗的趣事,珍贵;
9、此诗为后现代主义写作手法,再次普及了一点诗写观点:“生活中的一切,皆可入诗”;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文本的变化,尤其是从题材到质感的变化,是一件值得思考的问题”;
11、生活之诗,友情之诗,态度之诗。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5.30——6.5)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5.30——6.5)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