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mutton’

AN ZUO YOU – 马非 Ma Fei

六月 6, 2021

Ma Fei
AN ZUO YOU

Die Aufgabe, die du mir gestellt hast,
eine Ode an Schafe zu schreiben,
an solche mit einem ganz feinen Pelz,
die krieg ich nicht fertig.
Obwohl ich auf meiner Reise nach Ningxia
ein Notizbuch bei mir hatte.
Aber als ich mich sattgegessen hab
an einem so köstlichen Schaf,
wir haben mit Fingern gegessen,
dann noch eine Ode
an solche schönen Schafe zu schreiben,
mein Stift will einfach nicht
dafür aufs Papier.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马非#(32.0)

伊沙推荐:整整一周之后,在绵阳颁奖礼上,马非将成为最风光的领奖者,作为惟一一个要领走两尊个人奖杯的诗人。当此之时该有一首强诗应景才对,却以弱诗保住满额。也好,给大家展示一下满额诗人何以能够满额:不逼死自己,该低眉时便低眉。本诗何以为弱呢?是因为马非的创作中保留了一个弱项,俗话说: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他不知彼:在后现代是主义的时代,还原是一种还算有力的常规武器,当后现代成为日常,这种武器不灵了,而马非还在沿用,频率不低。

况禹点评《新诗典》马非《告左右》:周末路上车多人多。在赶往郊外的车上读马非,我的第一个反应有违常态——竟然饿了!还好,小区附近卖场的风味小吃摊儿已经开卖,于是先吃进一巨串(比大串再大一点)蒙古羊肉、一碗湖南炸臭豆腐干(黑、绿色各占一半),再待晕眩状态(随身没揣降糖药)稍褪开始写评。本诗写得老实,也正惟其打动人。能把人读饿,是因为所传递出的吃肉现场感,打动人则是因为真——我在吃肉的时候又设身处地想了一下,如果此刻我竟还能歌颂一下祖国形形色色的食用羊,那我这个人先不论是否虚假,起码凶狠至极。“笔落不下去”是因为真,“笔落不下去”本身也依旧是一首诗——还是因为真,哪怕它有时候看起来很低调。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马非《告左右》:诗人本来是为未完成的“诗歌作业”向另一位诗人左右致歉,但让我们却看到了一首来充满人性、满是悲悯情怀的好诗,折射出诗人内心的真实感受及良心底线,是变“有所不为”为“有所为”,试想一下:大啖其肉,还为其大唱赞歌,这种变态无异于恶魔,一般人都难以接受,更何况是一个有良知的诗人?相对于当下很多诗人为了达到某些目的和要求的“强写”,我更欣赏的是这种自然流淌出来、毫不矫揉造作的诗句,就如同看到的是暖阳散发出的自然光,而非从手电筒里射出的人工光源。

马金山|读马非的诗《告左右》的十一条:
1、写诗,也是人生的修行;
2、内心深处,自然流淌出来的东西,一定是最好的生命馈赠,对于诗人而言,一定是诗;
3、马非,男,本名王绍玉,生于1971年3月8日,诗人。出版诗集《一行乘三》等7部,部分作品被译成英语、德语、西班牙语、韩语、日语。多次获奖。任青海人民出版社总编辑,兼任青海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现居西宁;
4、通过主持人的推荐语,既可以看出新诗典的态度,还能够看到诗之“真话”,毫无疑问,这就是一个优秀诗歌平台的“魅力”与“魔力”;
5、从马非最早的《那个人》,到后来的《在菜市场》,再到今天的《告左右》,不同时期,所给予读者的激荡,诗人所构成的诗格,叫人欢喜,因其题材的多变,以及诗质的多样化,和情感无限的纯彻,更给人一种期待感;
6、马非的诗,每遇必读,给我的最大感触是:“生活的细微,文本的意味,技艺的精湛”,这些包含了口语诗里所有最宝贵的东西,不只是语言,核心在于言之外;
7、回到本诗,不仅有一种写作的态度,还有一种真实的感觉,即精神之内的性情,与此同时,一首关于滩羊的作品自然而然的写出来了;
8、诗中描写,是生活,是诗事,还是友情,既完成了交流与回复,又拾得一首好诗,这就是诗的趣事,珍贵;
9、此诗为后现代主义写作手法,再次普及了一点诗写观点:“生活中的一切,皆可入诗”;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文本的变化,尤其是从题材到质感的变化,是一件值得思考的问题”;
11、生活之诗,友情之诗,态度之诗。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5.30——6.5)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5.30——6.5)

 

 

CORONALEBEN – 李海泉 Li Haiquan

二月 1, 2021

Li Haiquan
CORONALEBEN

Zum Laternenfest
hat meine Frau Lammfleisch-Jiaozi geplant,
dann geändert, gedünstetes Lamm.
Das Nachtmahl war Lammsuppe mit fast verschimmeltem Brot.
Nach dem Abwasch macht sie den Kühlschrank auf, seufzt;
holt vom Garten das Obst von gestern abend, Opfer für Dr. Li Wenliang,
stellts zurück in den Kühlschrank.
Nach unserem Brauch bei den Tu in Qinghai
essen wir Opfer eigentlich nicht mehr.
Sie sagt, wir müssen sparen, sonst müssen wir hungern.
Und zupft von den zwei Mandarinen
die grünen Stengel,
die gehen als Zahnstocher.

Übersetzt von MW am 31. Januar 2021

Li Haiquan, geb. 1991 in Qinghai, gehört zum Volk der Tu. Absolvierte die Xi’an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 lebt in Xi’an. Publizierte zwei Gedichtbände und eine Anthologie, Mitglied von Chang’an Poetry Festival etc.《新诗典》小档案:李海泉,1991年出生于青海,土族,金牛座,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出版诗集《超车》《放荡的天才》等。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中国先锋诗歌地图:陕西卷》《口语诗——事实的诗意》等多种选本;曾被评为“2017年度中国诗歌排行榜90后十大诗人”、“2019年度中国诗歌排行榜90后十大诗人”;《新世纪诗典》90后十大诗人;长安诗歌节同仁;《口语诗——事实的诗意》编委;主编第一本《中国90后先锋诗选》。现居西安。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海泉#(12.0)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伊沙推荐:本主持愿以两首疫后诗来开启早春二月:均来自年轻诗人,作为生活与写作的双重提醒。90后诗人,就群体而言并不乐观,一部分躺着消费后口语诗,一部分陷入到流氓假先锋的青春期荷尔蒙分泌失调症中去,谁真诚、庄敬、老道、成熟,谁便异军突起,李海泉便是如此,本诗是这个半月冠亚军的有力争夺者。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海泉《NCP式的生活》:疫情下人们的痛苦有多种,关键是写出自己的,同时,也不要忘了烈士。

马金山|读李海泉的诗《NCP式的生活》的十一条:
1、写生活,是诗意的一种境界与奥妙;
2、后口语诗对“毛细血管式”的呈现,要求更高,无论是诗格上,还是诗维方面,都有更为苛刻的标准与态度,无视此问题的,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缺憾;
3、李海泉,1991年出生于青海,土族,金牛座,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出版诗集《超车》《放荡的天才》等。作品入选多种选本;曾被评为多个“十大诗人”;长安诗歌节同仁;《口语诗——事实的诗意》编委;主编第一本《中国90后先锋诗选》。现居西安;
4、李海泉的诗,由自己的经历出发,经过本身的消化与吸收,又回到了个体的生活,并将其自然而丰富地展现出来,不得不说,这是一种高级的写作,因为所有的一切都高不过生活本身;
5、回到本诗,从个体的角度出发,融入特定时期的特殊人物,直击疫情生活的本来面貌,结合饮食的不同层次和细节,巧妙地抓住地方性习俗与个人化行为,写出了“三观”的微妙变化与残酷现实;
6、尤其是诗中从“羊肉”吃法的不断变化,到“打开冰箱叹气”,再到“纪念李文亮的水果”,最后结合“青海土族”的习俗,勾勒出一幅幅生动而具体的事物形象,意味深长;
7、把食物放在灾难面前,本来就是一个沉重而极富特点的,因为它不仅是生命的必须,还是生存的必要,而诗中对此的抓取,使得整个人类社会,充满了特殊意义,超越传统文化与生活观念;
8、诗的结尾,“绿枝摘下来/准备剔牙”,起到的作用极其重要而又有深刻的感受,在承上的部分,微妙而颇具意味;
9、说实在话,本诗标题中的“NCP”,我也不懂,只是感觉到某种新颖独特与个性深刻,但通过搜索,才了解到,NCP,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而后将重点落在了“生活”;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下生活中最细微的部分,即已亮出了生命的本意”;
11、生存之诗,疫情之诗。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