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essential oil’

TASTE OF GOD – 西娃 Xi Wa

二月 12, 2021

Xi Wa
A TASTE OF GOD

I introduce five children, six to fifteen years old,
to essential oils, each of them
draws a portrait of God
from their imagination.
I say, whatever you think of,
what is God’s aroma?
Put a drop of that oil
on the picture.

A tall skinny kid drips sandalwood fragrance.
He says God is like papa: big and reliable.
A little fat kid drips
raw ginger, fennel, black pepper …
He says God is like a stewed dish.
A sparkling little girl smells
roses, pelargonium, chamomile …
“God is a flower garden, nice scents …
A spectacled boy
drips thyme, tea tree, mānuka honey.
“Just like this, God
smells of leather shoes.”

A child suffering from mild depression
wrinkles her brows, sniffs
at oregano, sometimes called Hitler’s oil.
She whispers in my ear:
“In my dreams I often smell
a corpse, very similar.”
She picks it up without hesitation
to put a drop on her portrait of God.

5/22/20
Translated by MW in February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西娃#(28.0)

伊沙语:《新诗典》十年,正是70后诗人走向成熟的十年,十年下来,个中翘楚无不表现出一派年富力强从容不迫的成熟气象,当届李白奖取走份量颇重之成就奖、特别奖,这个半月推荐诗包揽冠亚军,由此可见其一斑。西娃这首诗,是多作功成好诗的典范,是这个半月的亚军。特请西娃向《新诗典》全体女诗人拜年!(西娃语:感谢沙哥,荣幸,新年第一天推出,意味一个新的起点,也以此给朋友们拜年)

况禹:
况禹点评《新诗典》西娃《上帝的味道》:精油与绘画竟然发生联系!这还是头一次看到。比这更奇的则是“上帝”与气味的关系,比如皮鞋味、尸体味……让人感叹人类的想象何其复杂!不过无论再复杂,诗都可以承载下它们。这才是这首诗最终所展示的。

黄开兵:
今天大年初一,我正在抄西娃这首《上帝的味道》的时候,阿哩过来拜年,很开心,我边写边聊,状态很放松。用了两张A4大小的茶叶素笺抄写,抄完用红色焗条拼接起来,素雅中有一抹艳红。借此,向《新诗典》所有诗人拜年!
2021.02.12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西娃《上帝的味道》:一首滋味复杂,令人扼腕的诗歌。没有人见过上帝的模样,更不要说闻他身上的味道了。诗中的“我”引导孩子们“展开想象力/上帝是什么味道”,的确值得称道,锻炼了孩子们想象和联想的能力,也加深了对各种味道的辨识度和理解力,不同的孩子有不同的答案:有的说像“上帝像爸爸”、有的说“上帝像一道卤菜”、有的说“上帝是一座花园,好闻……”不一而足,可谓五花八门,有趣又好玩。只有”患轻度抑郁症的孩子”的反应跟其他孩子大相径庭,让人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配合她“果断”的动作,让人揪心。想起之前看到的一组数据: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抑郁症发病率约为11%,全球约有3.4亿抑郁症患者。当前抑郁症已经成为世界第四大疾病,预计到2021年可能将成为仅次于心脏病的人类第二大疾患。而且抑郁症的低龄化趋势也十分明显,因此多关注患抑郁症的孩子们,帮他(她)们走出困境,已是当务之急。有人说,文学存在的意义,即是解决人类社会中关于生活的痛点,本诗即是如此。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63

3603

上帝的味道

西娃

带着五个6-15岁孩子
玩精油,他们每人
画了一幅想象中
上帝肖像
我说,展开想象力
上帝是什么味道
把与之对应的精油
滴在画上

瘦高孩子滴了檀香
他说上帝像爸爸:高大,可靠
一个小胖子滴上
生姜,茴香,黑胡椒……
他说上帝是一道卤菜
灿烂小女孩闻着
玫瑰,天竺葵,洋甘菊……
“上帝是一座花园,好闻……
戴眼镜的男孩
滴了百里香,茶树,麦卢卡
“就是这样,上帝
有皮鞋味道”

患轻度抑郁症的孩子
皱眉闻着
绰号为希特勒精油的牛至
附在我耳边轻声说
“我经常在梦里闻到
尸体味道,跟这差不多”
她果断把它滴在了
上帝肖像上

2020,5,22

这是一个关于想象力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上帝和精油的故事。上帝是无形的,精油是有味道的。将无形的上帝和有味道的精油联系起来,考验了孩子们的想象力,更考验了诗人的想象力。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莱特,五个孩子自然有五个上帝。瘦高的孩子身体偏弱,他需要保护,所以他的上帝“像爸爸:高大,可靠”。小胖子贪吃,所以他的上帝“是一道卤菜”。灿烂的女孩乐观、爱美,所以她的上帝“是一座花园,好闻……”戴眼镜的男孩子文质彬彬,他想要一双皮鞋:“就是这样,上帝/有皮鞋味道”。第五个孩子患有轻度抑郁症。他自然爱上了“绰号为希特勒精油的牛至”,因为希特勒也患有抑郁症。别人的上帝都是美好的,抑郁症患者的上帝却是恐怖的。在她的内心里,上帝的味道就是“尸体味道”。西娃不仅用精油做了一次精准的心理小测验,还通过“皱眉”、“附在我耳边”、“轻声”等词,对抑郁症孩子的神态、动作和语言等作了十分精准的刻画。2021年2月12日20点07分

马金山|读西娃的诗《上帝的味道》的十一条:
1、味道、色彩、尺寸、感觉,都是诗,也都可以入诗,这是一个关于诗的大课题,值得研究与思考,更值得试验;
2、西娃,70后,生于西藏,长于李白故里,玄学爱好者。2016年出版首部诗集《我把自己分成碎片发给你》,曾出版过长篇小说《过了天堂是上海》、《情人在前》、《北京把你弄哭了》;《外公》、组诗《或许,情诗》入选台湾大学国文教材。“李白诗歌奖”大满贯得主。曾多次获奖。诗歌被翻译成德语,印度语,英语,西班牙语,俄语等。现居北京;
3、记住西娃,是从她《画面》一诗开始,并且一下子就知道了她,这就是诗人,最原始且最刻骨铭心的一种记住方式,再后来,有幸见面,并知道其除了诗歌之外,她还热爱上了精油,并在近几年的诗歌创作中,屡屡可看到其不俗的表现,这就是诗和诗人;
4、西娃的诗,是释放天性的产物,有生活的真实情节,还有生命的本相坦诚,是成熟诗人最本真的一种状态体现,值得探究与解读;
5、本诗将一幅肖像画和精油紧密、自然地融合在一起,呈现出鲜活、别具特色的嗅觉与想象,是一种抽离和出神,还是一种虚幻的现实;
6、此诗很像是一个问题的多人访谈,有标准的命题,还有激发智慧的光芒,很成功,也很有生活里最质感的东西,强烈、通透、本真;
7、诗中联系上五个孩子各自的特点和不同感受,从不同的角度,阐述了各自的立场和内心深处的最幽远的声音,由物及意,及感觉,便是另一个世界里的真切;
8、而诗的结尾,“患轻度抑郁症的孩子”到“尸体的味道”,最后落到“上帝肖像上”,达到了一种极境,给思想注入了强大的想象空间和复杂的情感,特别是搭上前半部分的内容再读,构成了多维、立体、奇幻的决然之感;
9、此诗的标题毫不忌讳,直接使用了《上帝的味道》,这是一种大胆的写作方式,还是直抵诗核的重要功效式运用,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与此同时,还给人以强烈的精神内力;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记下真实的生活,就有可能写出真正的诗”;
11、想象之诗,试验之诗,生活之诗。

 

 

SCHIEF ANGESCHAUT – 西娃

十二月 31, 2018

Xi Wa
SCHIEF ANGESCHAUT

die damen haben alle geschwiegen,
155 anwenderinnen ätherischer öle,
nach meiner lektion über die behandlung
des männlichen reproduktiven systems.

ich spreche über: erektionsbehinderung,
nicht genug spermien, hodensekretgehalt überhöht, impotenz
männliche hormone instabil, männliche unfruchtbarkeit.

die damen verlassen den saal, oder sitzen gebeugt über handys
manche sehen mich an mit verzogenem mund, ein verlegenes lächeln.
sie haben mir privat geschrieben, oder mit mir im gespräch
über ein paar ecken gewunden fragen gestellt zu diesen problemen.

jetzt tun sie, als ob nur mein eigener mann
von sowas befallen sein kann.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18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