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gesture’

MACHT DER KLEINIGKEIT – 李东泽 Li Dongze

3月 25, 2022

Li Dongze
MACHT DER KLEINIGKEIT

damals hat es mich überrascht,
erst viele jahre später
hab ich die bewegung kapiert.
er raucht nicht,
hat aber immer ein feuerzeug in der hand,
um einem chef
die zigarette anzuzünden.

2021-07-07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东泽#(16.0)

 

伊沙推荐语:
口语诗塑造的典型人物,我一方面觉得很可笑,另一方面又对典型人物心生怀疑一一经历决定立场:我也在现实生活中,见过这么一位爷,但是人家在给领导点烟之余,也给我点过烟,我眼见他也给其他普通群众点过烟,所以不典型,不叫人讨厌。究竟典型好还是不典型好?或者中国口语诗学(相当伟大)应该确认哪种?说出来供作者、同行、读者思考。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东泽《细节的力量》:本诗写了一个中国特色的职场—官场—人际的极端型个案。我读的时候,又想起刘傲夫的那首《和领导一起尿尿》,都是国产恶俗等级思维的病灶反应,传统小说里吴敬梓和契诃夫都擅长捕捉这类场景,本诗则呈现了它的当代版本,语言干净、节制,把控得很稳。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李东泽《细节的力量》:不得不佩服诗人写法的高明。通过诗歌来塑造生活中我们常见的这类溜须拍马、曲意逢迎的“马屁精”,诗人没有用具体的事例进行“正面突破”,而是采取了“侧面烘托”的方式,从“他”并不起眼的小细节入手:“他不抽烟/却火机从不离手/是为了/给领导点烟”,活画出一个在领导跟前点头哈腰、殷勤点烟的官场投机者形象,让人如闻其声如见其人。“我”对此人此事的顿悟中亦不乏讥诮与同情,表达上却又非常含蓄。整首诗用力很轻却力道十足,给人留下鲜明而又深刻的印象。

​高歌:上次酒桌上刚好和几位朋友说到我的这个文学观:典型环境中的典型形象,杂取种种人合成这一个的问题——我这几年就存疑:现实生活中的人没那么典型,为什么非要典型化,是不是一种失真甚至单薄了?和几个朋友提到,未有回应。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20——3.26)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20——3.26)

 

MOND – 魏诗童 Wei Shitong

10月 6, 2021

Wei Shitong
MOND

In der Nacht
auf dem Heimweg
streckt mir der Himmel
die Zunge heraus.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Oc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魏诗童#(2.0)

 

伊沙推荐:不知道"双减"之后,小朋友们的国庆长假,是否会玩得多些更快乐些?推荐一位小朋友的诗,祝孩子们长假快乐!这个道理一小部分家长懂了:得不到爱的孩子,将来是不会给人爱的;没有快乐的孩子,将来是不会给人快乐的。童心未泯就等于诗心未泯。

况禹点评《新诗典》魏诗童《月亮》:成年作者往往感叹,有的小作者是天生的诗人,接着又会说写不出那样的诗,因为小朋友的诗不太合成人的诗理。其实小朋友们的诗也是有诗理的,那就是趣味。趣味是最大的诗理,只是成人作者往往忽略这个。

《新诗典》小档案:魏诗童,女,七岁,甘肃天水人。现就读于天水市实验小学二年级。兴趣爱好广泛,有诗歌入选《新世纪诗典》等刊物杂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7日,3839首,1209人。第2个魏诗童(甘肃)日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魏诗童《月亮》:我向来不敢小觑孩子的发现力和创造力。今天读到魏诗童这首小诗,让我更加坚信了这一点。天空还是那个天空,月亮还是那个月亮,而诗人笔下的天空和月亮却各具情态。本诗中小诗人将月亮比喻成“天空的舌头”,真是一出手便不同凡响!天空不再是孩子眼里常见的冷冰冰、毫无表情的铁青着脸,这舌头一吐,分明就是一个做了错事的调皮孩子,而不仅仅是作为一个简单的意象存在,是成了与小诗人可以对话、可以相互倾诉的同龄人;寥寥数语不仅写出了其微妙的心理,还兼具惟妙惟肖的表情和丰富的情感色彩,瞬间将天空写得鲜活可感,充满了异质感与无限的意趣。读来令人浮想联翩的同时还有会心的一笑。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6诗人魏诗童《月亮》:
月亮在吐舌头,这是这首小诗发现的事实的诗意,感觉真好。为什么要吐舌头?吐舌头在这里有着一种调皮、可爱,也可以是反讽、甚至反抗的意味,它让我们从正儿八经的现实重新审视生活、生存,给人一种新的启示。对于一个七岁的孩子,能写出让成人都欣赏的诗,这的确是本事,更大的本事是,成人不仅仅会欣赏,还会惊讶,还有思考,这就更好了。就我本人而言,我想起了爱因斯坦古稀之年吐舌头的画面,那幅照片也成为20世纪具有影响力的一张形象符号。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