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armenia’

ARMENIA AND AZERBEIJAN – 摆丢 Bai Diu

4月 18, 2021

Bai Diu
ARMENIA AND AZERBEIJAN

Su Bugui, who went to Armenia,
this week he shared some stuff in his feed
that had to do with this conflict.
His friend Dima,
40 years old, ordinary
disabled guy with a firm mind,
his gun across his dinner table;
chambers fully loaded,
bandage next to the gun.
Dima is waiting.
Enemy’s eight kilometres away.
Bugui calls on him via internet,
friends in China want him to live,
poets in our chat group want him to live,
Bugui’s dad wants him to live.
Everyone tells him
don’t be a hero!
Just be a guy with a life,
a husband, a father.
8 hours pass,
no news from Dima.
Everyone waits for the news that Dima still lives.
If Dima’s alive,
there are a few more people
alive.

2020-10-10
Translated by MW in April 2021

伊沙推荐:4.4《新诗典》十周年云诗会冠军之作+4月下半月冠军之作。大题目固然可贵,更可贵的是通过现代社交平台所找到的这个刁钻的角度,让他者的战争变成了亲历的战争。角度是后口语诗的成熟标志之一,有些不可写的题材,通过角度可以救活。

况禹点评《新诗典》摆丢《亚阿冲突》:枪和子弹都正常,难得是旁边还有一条绷带。体现出细节感。本诗反映出了微信时代地球村的特点——不论谁、出于什么目的,都很难再像旧时代那样隔绝人们对信息的接收与回应了。

黄开兵:与摆丢、苏不归神交已久!有关季马的故事,苏不归也写出过杰作。作为朋友,我们一致认为:季马活着,比杰作更重要!祝贺摆丢写出杰作,也祝福季马平安!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摆丢《亚阿冲突》:古往今来几乎每一场战争给人们所带来的人身安全和经济影响都无比巨大,只要战争开始最先受伤的总是无辜的百姓,他们因此而陷入了战争的泥沼,生产生活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连基本的生命安全也得不到保障。本诗便是以亚阿冲突为背景,叙述了诗人苏不归的好友季马卷入战争冲突的事件,“饭桌上横着—把枪/弹夹塞满子弹/枪旁边跟着一条绷带”,这一细节可以看出季马对“8公里外敌人的到来”已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和行动的准备,让人不禁捏了把汗。每一个关心他的朋友都不希望他“成为英雄”,“而是成为完整人生的/人夫人父”,是啊,“英雄”的虚名相对于生命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毕竟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季马的生死、以及他周围更多人的生死牵动着所有善良的心,但愿大家等来的是他安然无恙的好消息。诗人对战争不动声色的批判,表面上看没有用任何激烈的词语,却隐藏在字里行间,让人清晰可感,也足够引人深思。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苏不归:谢谢摆丢的诗!去年十月,我的生活一下被拉进一场战争,只因我曾独自走访过纳卡地区,有幸结识了比我大两岁的好友季马。他邀请我到他深山的家中做客,我见识到了当地人的热情善良,以及他们的生活现状。纳卡是一个不停流血的伤口上的“国家”,一个坚韧互助的迷彩色之邦,第一次纳卡战争爆发的时候,季马只有8岁,停战时他14岁。此后纳卡地区一直是火药桶, 男孩女孩随时准备举起枪杆,季马在服役期间一只眼失明,左腿的伤直到今天也没能恢复,需要天天为自己注射镇痛药物。季马不轻易展示创伤,反而在这次战争期间,用那只健康的右腿驾车陆续送村里人以及受伤的前线士兵到安全地带,300个人的村庄,最后只剩他一个人持枪驻守,独自驻守的日子维持了10来天,此诗就发生在这个时期。试想如果他身强体健,他一定会第一时间冲到前线,而另一位我们一起相聚晚餐过的年轻朋友,就是在那几天牺牲的。当时,摆丢成为我第一个倾诉的对象,事实上即使他不太关心也无可厚非,而令我感动的是摆丢明显也受到了震动,他和一些诗友随即也写下了关于这场战争的诗,摆丢让季马这个人物突破了疆域和种族的限定,让我相信,人性的温暖能抵御和消解一切残酷。一场战争把亲友们凝聚在一起,在他们的影响下,我更清楚地意识到:我的朋友季马是个英雄,但我的立场只能是必须是,不要让他成为英雄。摆丢这首诗还原了当时生死攸关之下的情境。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摆丟《亚阿冲突》

——《新世纪诗典》3667

亚阿冲突

摆丢

去过亚美尼亚的苏不归
这一周在群里及时发出
与冲突有关的图文消息
他的朋友季马
一个40岁
身残志坚的平民汉子
饭桌上横着一把枪
弹夹塞满子弹
枪旁边跟着一条绷带
季马在等待
8公里外敌人的到来
不归在网上极力劝他
中国的朋友希望他活下去
群里的诗友希望他活下去
不归的爸爸希望他活下去
大家都不希望他
成为英雄
而是成为完整人生的
人夫人父
但8个小时过去
季马生死未卜
大家在等待季马活着的消息
季马活着
那就还有更多的人
活着

黄平子读诗:亚是亚美尼亚,阿是阿塞拜疆。这是由图文消息引出的一首诗,属于二手资料写作。一手资料的提供者苏不归也是诗人。苏不归写过很多关于战争的诗,这次他只提供的图文,可能是没有找到好的角度。如果让苏不归来写,肯定会是另一个样子,千人自有千诗。“他的朋友季马”,这句交代苏不归与季马的关系。“一个40岁”,这句交代季马的年龄。“四十不惑”。40岁的人做出的决定,肯定经过了大脑。“身残志坚的平民汉子”,这句交代季马的身份。“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中国人如此想,外国人也会如此想。“饭桌上横着一把枪/弹夹塞满子弹”,枪上饭桌,子弹入夹,说明战争一触即发。“枪旁边跟着一条绷带”,这是为负伤作准备。“季马在等待/8公里外敌人的到来”,这两句说明敌人就在身边。以上是对图文消息的描述。“不归在网上极力劝他/中国的朋友希望他活下去/群里的诗友希望他活下去/不归的爸爸希望他活下去/大家都不希望他/成为英雄/而是成为完整人生的/人夫人父”,这是大家对季马的良好祝愿。不过,大家心里肯定也明白,没有英雄,国家怎能安定!静好的岁月,必须有人负重前行。季马用自己的付出,为他人争取一个完整的人生,当然是好样的!“但”是一个转折。诗的后6句,给读者留下了一个大大的悬念。我想用田间的《假使我们不去打仗》作为这次阅读的结尾:假使我们不去打仗,/敌人用刺刀/杀死了我们,/还要用手指着我们骨头说:/“看,/这是奴隶!”

2021年4月21日21点35分

IN FÜZULI – 蘇不歸 Su Bugui

11月 8, 2020

Su Bugui
IN FÜZULI

Aus Versehen drückt er auf die Hupe.
Dichtes Laub wird sofort rabenschwarz,
der ganze Wald zittert,
zehntausende Krähen
flattern auf
über der Geisterstadt
an der Linie des Waffenstillstands.
Schrille Schreie wandernder Seelen,
Krähen entfernen sich
wie ein schwarzer,
von Schüssen durchsiebter Umhang.

3. August 2020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ember 2020

SCHWERE VERSTIMMUNG

4月 23, 2015

NACHRICHTEN

schwere verstimmung
im österreichischen nationalrat
über eine erklärung der türkei
zum völkermord an den juden

MW April 2015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