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Gansu’

HERZSUTRA IM KLOSTER LASANG – 西娃 Xi Wa

7月 8, 2021

Xi Wa
HERZSUTRA IM KLOSTER LASANG

Zhagana im Juni ganz in der Früh
6 Grad plus.
Ich zittre leicht
im Sommerkleid,
betrete den Tempel.
Die Lamas sind beim Morgenprogramm,
leiser Gesang im kalten Dunst.
Ein fünfjähriger Lama zieht die ganze Zeit die Nase auf.

Ich setz mich hin,
fang mit meinem heutigen Herzsutra an:
“Nicht so kalt!
nicht so kalt!
nicht so kalt!”

16. Juni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Jul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西娃#(29.0)

伊沙推荐:同样,十年前,如果有人预言西娃会在十年后当选新世纪十大女诗人,甚至会获得新世纪十大诗人奖,肯定没有一个人会相信,因为那时候她的诗人身份并未完全确立,在很多人的印象,她还只是张小波推出的小说作者。平台推出了优秀的诗人,优秀的诗人反过来就将标记平台,证明平台的有效性。十年并不长,但对正值创作盛期的诗人而言,却可以奠定一生。

况禹点评《新诗典》西娃《拉桑寺心经》:涉宗教题材不好写,首先要跟向上一路拔高的陈腐惯性作搏斗。本诗回到了人本身的体感,由体感返回精神的真。“五岁的小喇嘛”是亮点,也是进入诗核的通道。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西娃《拉桑寺心经》:一首有趣又有温度的禅诗。六月已经入夏,中国大部分地区的温度都已经很高,然而甘南的扎尕那早晨的温度只有六度,和南方冬天的气温差不多,难怪“五岁的小喇嘛/不停吸着鼻涕”,而“我”这成人也难敌这低温,“在夏天的衣服里/轻轻发抖”,这么写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诗人又用反复的手法,连着三次重复“不要这么冷/不要这么冷/不要这么冷……”,并风趣地称之为“心经”,将其瑟缩在单衣里的狼狈情状写得活灵活现,令人人忍俊不禁。语言之高妙,表现力之强,一般人难以企及。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杨岸森:此心经非彼心经,彼心经为佛说,此心经为诗人在寒冷状态下内心的真实的祈祷,而彼此又有关联,均为真经,场景感很强,非常好的一首诗,为诗人点赞。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西娃的诗《拉桑寺心经》的十一条:
1、诗本身也是一种信仰;
2、光芒生长于泥土深处,像诗生长于内心的宁静里;
3、西娃,70后生于西藏,长于李白故里。玄学爱好者。2016年出版首部诗集《我把自己分成碎片发给你》获得首届“李杜诗歌奖”贡献奖,曾出版过长篇小说《过了天堂是上海》、《情人在前》、《北京把你弄哭了》;《外公》、组诗《或许,情诗》入选台湾大学国文教材。多次获得诗歌奖。诗被翻译成德语,印度语,英语,西班牙语,俄语等。现居北京;
4、从西娃的一首《画面》开始记住她,到近年来,在不同诗歌活动中见到西娃,其人一直保持着气质优雅的形象,而诗则从一位抒情诗人,转变成了一位诗型多样的“精油诗人”,诗的题材则愈加丰富与独特;
5、本诗为上月中旬绵阳诗会中的现场订货作品,同时也是西娃较多涉及到的宗教题材,诗中以夏天零下寒冷的体验,融入信仰与心经,达成了精神世界的高度汇集与自由;
6、诗的前半节,是时间以及场景的描述,寒冷让整个空间显得格外关键,使所有的事物聚焦在拉桑寺的小喇嘛身上,充满了身体感;
7、后半节则由触感回到了身心,返回到了精神深处,而叫心经成为外在的体现,那就是“不要这么冷”的再三复调;
8、诗里行间,简约而不失个性的呈现,加上“我”的感受融合,生长出智慧之光,形神兼备,自然而然;
9、且诗的标题,带有地理的特征,还有直面精神信仰的存在,别有一番滋味;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歌就是骨头穿上了衣服,撑起圆鼓鼓的肉”;
11、信仰之诗,智慧之诗,宗教之诗。

 

张小云:

读西娃《拉桑寺心经》

“不要这么冷”
西娃连奏的该称为
拉桑寺三叠

此三叠迂回是因“我”穿得太小
除了“在夏天衣服里”的诗意表述
更有五岁小喇嘛不停吸鼻涕作细节渲染

有了这一切,西娃所叹之三叠
符合“凡事启白”加行修法轨则
它建立在如实思如实语上

是为“心经”,名副其实矣

2021.7.4

 

黄平子读西娃《拉桑寺心经》

——《新世纪诗典》3745

拉桑寺心经

西娃

早晨六月的扎尕那
冷到6度
我在夏天的衣服里
轻轻发抖
进入拉桑寺
喇嘛们正在早课
唱经声的阴冷里
一个五岁的小喇嘛
不停吸着鼻涕

我坐下来
开始自己此刻的心经
“不要这么冷
不要这么冷
不要这么冷

2021,6,16

黄平子读诗:这是度娘里的拉桑寺:“青考日迪德琅,始建于1645年,位于迭部县益哇乡扎尕那,是由东哇宗盖才巴之第格西高巧塔野提仪,才巴与卓尼阿毛主持修建而成的格鲁派寺院,达仓郎木格尔登寺的属寺。”“早晨六月的扎尕那
冷到6度”,这是扎尕那的“冷”。“我在夏天的衣服里/轻轻发抖”,这是“我”的“冷”。“进入拉桑寺/喇嘛们正在早课”,这是拉桑寺的日常生活。“唱经声的阴冷里”,这是唱经声的“冷”。“一个五岁的小喇嘛/不停吸着鼻涕”,这是小喇嘛的“冷”。“我坐下来/开始自己此刻的心经”,来了拉桑寺,自然要诵念经文。“‘不要这么冷/不要这么冷/不要这么冷’”这是“我”诵念的独特心经。这是一份驱“冷”的心经!

2021年7月4日21点52分

 

EISENFINGERNAGEL – 李子缘 Li Ziyuan

3月 16, 2021

EISENFINGERNAGEL

Meine Mama pflückt Rosenpfeffer,
verdient 1700 Yuan,
gibt meiner Frau 1000.
Meine Mama pflückt Rosenpfeffer,
verdient 1700 Yuan,
ihr Daumennagel ist abgefallen.
Meine Mama pflückt Rosenpfeffer,
ihr Daumennagel ist abgefallen.
Ich hab meiner Mama
einen Eisenfingernagel gekauft.
Morgen kommst du auf den Berg,
fährst die Äpfel hinunter,
die ich fürs Kind aufgehoben hab…
Ich bring den angetrunkenen Mo Du zu seinem Zimmer.
Am nächsten Tag,
als Mo Du und seine Mama bei meinem Wagen Äpfel aufladen,
muss ich sie fragen,
Ihr Fingernagel,
ist er wieder gut?

2020-12-01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子缘#(2.0)

伊沙推荐:从1.0到2.0,耗时5年另5个月,快创最长纪录了吧?这一首,我一看”铁指甲”这个意象就知道有了。当年第三代前口语好初级呀,搞什么都是口号+策略,其中一条就是”反意象”,初级阶段这么强调一下可以,正常情况下,不要反,让口语自然繁衍从物象到意象,能够开花添彩。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子缘《铁指甲》:津城这两日起沙尘,感觉又有点儿回到十七八年前的意思。加上天随时说阴就阴,不太想外出。没想到中午和老妈通话,常去的医院竟然断药了,只好先走访药店救一下急,跑了两家平时靠谱的店,竟只仿到三盒,不过也够支撑半个多月。回家一看,大约也凑了近万步。接着就读到这是写母亲的诗。李子缘这首很厉害,不长的二十行,两次打动了我。一次是妈妈给了儿媳一千,自己只留下的零头,慈母对儿子一家的厚爱于不经意间汩汩而出;二是读至铁指甲出现,里面藏了儿子的心疼——不止是作者一个人的,仿佛也注入了天下所有子女的。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李子缘《铁指甲》:一首极有痛感的诗,连诗题都透着寒意,让人脊背发凉。俗话说“十指连心”,手指长个倒刺都极不舒服,何况是大拇指甲缺失,这样的痛隔着手机屏都能感受得到。而造成大拇指甲缺失的原因,竟是因为“摘花椒”,而且仅仅只是“挣了一千七百元”,还“给我媳妇给了一千”,莫渡说的虽是醉话,却满是心痛和愧疚,透着生活的不易与艰难,与“我妈”的勤劳朴素、疼爱子女,加上朋友之间的关爱怜惜,交织在一起,可谓是字字千钧,活画出为生活颠沛流离、善良的普通人的形象,具有震慑人心的力量。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OLD HOME IN GANSU – 蓝毒

9月 19, 2015

Gansu

Lan Du
OLD HOME

they talk about where their families come from
some from Shaanxi
some from Henan
or Yuannan or Sichuan.
Most come from Jiangsu.
When they ask me, I say Gansu.
Some person asks if it is a district in Shaanxi
Some shake their heads
they simply don’t know
later, finally someone says
they had an earthquake this year
as soon as he says it
the earth trembles again in my heart.

2013-09-28
Tr. MW, 2015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