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张明宇’

DEN ONKEL BEGLEITET – 张明宇 Zhang Mingyu

4月 22, 2022

Zhang Mingyu
DEN ONKEL BEGLEITET

Ich steh vor dem zaundürren
angeheirateten Onkel
und mich schauderts unwillkürlich.
Ich weiß,
das ist ein Zittern
tief in den Knochen.
Vor ein paar Jahren
ist Vater gestorben,
da hab ich einige Male
gezittert.
Der kalte Schauder,
das kommt nicht aus dem Leben,
sondern vielleicht
aus einer anderen Welt.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明宇#(13.0)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4月23日(世界读书日),4036首,1246人。第13个张明宇(山西)日

《新诗典》小档案:张明宇,70后,山西人。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季)、《中国先锋诗歌年鉴》(2017、2018卷)、《中国口语诗年鉴》(2018、2019)、《中国口语诗选》等。著有诗集《创可贴》《纸片》,主编《十首诗》《中国教师现代诗选》《00后10后现代诗选》《爆笑诗经》等。磨铁诗歌奖·2017年度中国十佳诗人、《新世纪诗典》“新世纪中文诗歌百大诗星”。《新世纪诗典》特约编辑(负责推送周联展)。编辑诗歌公众号:诗锚。

伊沙:悼亡诗是自古以来的定体,在《新诗典》中也是一个挺大的存在。对于传统的定体,需要不断地刷新,哪怕每首诗只贡献一点点新意,积累起来便弥足珍贵,本诗正是如此,它贡献了一种"凉",来自另一个世界。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明宇《送姨夫》:出自“60后”“70后”笔下的悼亡诗渐渐多起来,这是年龄所致,既属生命的无奈,也系自然的规律。感觉泛亲情类最能考量一个作者是否具备现代诗的发现眼光。本诗中所提到的“颤栗”便是。

梅花驿:明宇好诗。触动心灵,读一遍就能记住的诗。这种“体验”准确的传递到了读者身上。

高歌:面对死亡的凉意,也许没有人不颤抖,只有明宇兄写出了这种颤栗,这种身心之抖,为亡者,也为自己,人的存在。

【亚坤评诗】
送姨夫
作者|张明宇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在这种“情感重诗”面前,说实话,有时我都不知道怎么评。
站在如此动人的情感滋味、生命叩问和生活况味面前,“诗评”反而有点苍白和失效了。
大家站在它面前静默就好。个中滋味,自己去仔细体会。

如果在这种类型的“现代情感诗”面前,你还是没有感觉,或者说你对当代诗的“语言效能”、“心灵纯度”和“发展方向”还是不能有一个冷静的认识,我想基本也就不用再多谈了。

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建立在事实、可感、语言落地基础上,基于生命经验和生活提纯的当代‘情感诗’,越来越成为一个主要支流。”
这倒不是只能这么写,但这个方向一定不会过时。
“情感大诗”其实非常不好写。那个“度”很不好把握。更重要的是要写出现代性质感。这其实很难。惊艳之作更难。

这首诗有两个巨大的“闪光点”。
它写生命痛感,由骨头深入到了“灵魂”里。用一个词“颤栗”带动“灵魂心弦”。角度切入非常好!很有“质感”!
前面内容略微发力(很小),正担忧会过头时,最后四句(这种凉/不是人世间的/可能来自/另一个世界吧)松弛平静且内醒的语言把“翻腾的情感内质”很好地压了下来。

由此,这首情感重诗的“内部能量”便很好地释放掉了。全诗给人一种宁静又厚实的“痛感”。仔细体会,自不必多言。

(马亚坤.2022.04.22.上海)

 

TRAUM – 张明宇 Zhang Mingyu

3月 25, 2021

Zhang Mingyu
TRAUM

Zwanzig Jahre unterrichtet.
Die schlimmsten Schüler
kommen alle zusammen
in meine Klasse.

2020-06-05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明宇#(11.0)

伊沙推荐:此梦写得好,两味俱全:一是梦味儿,二是师味儿,这真是一个资深教师才能做出的梦,刚好我也是它的最佳读者。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明宇《梦》:梦为心声,虽然这话不能绝对,但放在本诗却绝对合适。一个教师内心的牵挂,没有过讲台经历的人不容易理解,这就跟普通人很难理解诗人的癫狂状态是一样。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POEM – 张明宇 Zhang Mingyu

10月 5, 2020

Zhang Mingyu
POEM

If I write
a poem on Father
all thankful inside
caring as much as I can
no losing
my temper
no intimidating
even slapping him
then it won’t be
such a good
poem.

5/8/20
Translated by MW, Oct. 2020

伊沙推荐语:
在《新诗典》的早期,我曾做过统计,看哪类题材入典诗最多-我记得排在前三名的是:父亲、清明节、母亲。近期关于父亲的佳作又有增加,在马非的父亲之后是张明宇的父亲-这一首写出了亲情诗的至理,就是这么吊诡:情商低,适合写抒情诗,做简单抒情;情商高,才适合写口语诗,做复杂抒情。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明宇《诗》:明宇在照片里搞怪,摸着关老爷的到头过瘾。但这首诗却是正路,它讲出了亲情诗该注意的平衡之道。具体怎么办?每个人的生活已经告诉了你。

新世纪诗典10,NPC10月5日,3472首,1120人。第10个张明宇(山西)日

梅花驿:
张明宇的《诗》简直是一首两重奏,一方面写我与父亲,另一方面写作诗之道。两者共鸣之处即真诚和真实。做人和作诗,一个道理。

庞琼珍: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张明宇《诗》:写这首诗是需要勇气的。对于家人,谁没有发脾气、不耐烦、说狠话的时候呢?但在诗中如实写出,则是另外一回事。所幸的是,本诗做到了,现代口语诗人对复杂感情的立体呈现。

HOW MUCH – 张明宇 Zhang Mingyu

5月 26, 2020

Zhang Mingyu
HOW MUCH

The virus is rampant,
we are stuck at home.
Mother says,
how much time has it been
since we two
have been together
for such a long time?
I try to think back,
before I was 15
and went away
to teaching school.

2/17/20
Translated by MW, May 2020


 

 

JIAOZI ESSEN – 张明宇 Zhang Mingyu

6月 8, 2018

Zhang Mingyu
JIAOZI ESSEN

wenn meine tochter teigtaschen isst
braucht sie essig
und zwar dunklen reisessig
eine halbe schüssel voll
sie beugt sich hinüber
nimmt mit stäbchen einen jiaozi
knabbert ein eck ab
dass ein bisschen die füllung rausschaut
dann geht der jiaozi
in der essigschüssel tauchen
wenn er voll saft ist
wird er vorsichtig aufgehoben
und in den lange wartenden mund geschoben,
ganz wie bei papa!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18

TRA CO CHURCH – 張明宇

3月 30, 2017

Zhang Mingyu
TRA CO CHURCH

Trà Cổ church was built by the sea.
There was a chicken farm on the beach.
It was called Paradise.
Little things from Paradise
strutting along one by one
right into our shots
till we sat in front of chicken soup,
mumbling like
asking forgiveness.

Tr. MW, March 2017

EIN MÄDCHEN – 张明宇 Zhang Mingyu

1月 14, 2015

Zhang Mingyu

Zhang Mingyu
EIN MÄDCHEN

am ersten tag auf der uni
traf ich ein mädchen
sie nahm mir den platz weg
ich sagte ich sehe schlecht
sie sagte sie auch
doch ihre augen glänzten ganz groß
wir waren einander bös
redeten einen monat nichts mehr

nachher
wurde sie meine erste liebe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14

张明宇
《一个女孩》

师范第一天
我碰到一个女孩
和我抢座位
我说我的眼睛不好
她说她的也不好
可她明明眼睛大大亮亮的
我们都生对方的气
一个月没说过话

后来
她成了我的初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