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publications’

TROST – 游若昕 You Ruoxin

9月 12, 2022

You Ruoxin
ZUM TROST

Zu Mittag
bringt Papa meinen Gedichtband
“Champion”
nach Hause.
Ich juble.
Dann sag ich Papa,
wir gehen zum Großelternort,
zum Familientempel der You
und verbrennen das Buch
für Oma und Opa.
Damit sie wissen,
die Enkelin
die im Stammbaum
nicht stehen hat dürfen,
die hat
was drauf.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2

伊沙推荐语:诗是唤醒,读了本诗,我才意识到:我家家谱是新社会的修订版,因为上面有女性。写《白居易》时才痛感到:像白居易那么优秀的母亲(他的私人教师),在历史上连芳名都未留下,成了个"白陈氏",在我的小说中需要我来命名,又读到本诗。勿庸讳言,我是坚定的母语主义者、开明的民族主义者,对于本国传统文化中的糟粕,绝不护犊子,所以我说自己是鲁迅派。游若昕,写得好!

​况禹点评《新诗典》游若昕《告慰》:“女权”是个五十年前被同工不同酬的欧美女性提出来的社会性话题。可以说在这方面,欧美包括日本在的西方国家都远远落后于中国。但国人也自有国人的隐痛——某些地方女性待客不能上桌,广大农村地区分房分钱不考虑女儿……都是比女权口号更迫切需要大家去正视的,这牵涉到了人类的基本公平。本诗也是一样,诗人游若昕以不动声色的笔触揭示了某些地区传统和民俗中极易被忽视的性别歧视与不公——家谱不收孙女!对这种封建元素的剔除,正是现代生活中急需去做的。显然,这样的剧痛工作还有不少。而在这首诗里,我们又重新认识了游若昕个性中强悍、富于抗议和反思的一面。

黄平子读游若昕《告慰》

——《新世纪诗典》4177

告慰

游若昕

中午
爸爸将我
出版的诗集《冠军》
带回了家
一阵喜悦过后
我对爸爸说道
我们现在回老家
去游氏宗祠
将书
烧给爷爷奶奶
让他们知道
自己的不能写入
游氏家谱
的孙女
是多么
厉害

游若昕,女,2006年生。福建宁德人。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作品发表于《诗歌月刊》《诗潮》《作品》《青春》《鹿鸣》《读诗》《雨露风》等刊,被译成英语、西班牙语、德语、俄语、韩语、日语、阿拉伯语、丹麦语等。获第七届李白诗歌奖金诗奖,系新诗典新世纪中国十大女诗人。2022年8月,诗集《冠军》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收录作者2013-2021年九年诗选200余首。

黄平子读诗:家谱不写女人的名字,这当然是重男轻女的表现。我们这里多年以前就改变这个陋习了。前些时间,黄氏又造族谱,堂哥对我说,只要捐款500元以上的,不但可以上名字,还可以上照片,男女都行。黄姓是一个大姓,负责造谱的人还是与时俱进的!多年以前,我奶奶修坟,我就明确表示:我女儿的名字可以上碑石我才会出钱。我堂哥堂弟都是很开明的人,我伯父好像也没有说什么。《花木兰》说得好:“谁说女子不如男”!游若昕是好样的。小姑娘的心情更是可以理解的。2022年09月12日20点17分

2018年首届人民文学翻译奖获奖感言 – 维马丁 (Martin Winter,奥地利)

12月 13, 2018

Acceptance speech for the People’s Literature 2018 Translation prize

2018年首届人民文学翻译奖获奖感言
维马丁 (Martin Winter,奥地利)

各位人民文学编辑,各位对中国走向世界的工作者,尤其是让当代最新文学与世界各地交流的工作同事,各位朋友,大家好!
人民文学开始做外语版大概已经十年左右。记得2013年的科幻专辑。2013年十二月我只有几天在北京,碰巧得机会在《老书虫》(Bookworm)英语书店参加科幻专辑发布会。最深的印象是郝景芳。有几个人上场朗诵和讨论。除了郝景芳还有一个重要的印象也许就是刘宇昆(Ken Liu).我读了他翻译的刘慈欣《三体》英语版,真的很喜欢,而且非常佩服。就记得他们两个人讨论。刘宇昆说他已经习惯生活在美国,写作也是用英语。郝景芳说她觉得如果是她就不行,她需要中国的环境和自己的母语才能写作。两位都说得很开放,我觉得都说真话。今天随手翻开了2015年夏天的英语《路灯》,也觉得非常好。开头有西川说北京潘家园古玩市场的长诗,特别喜欢,我觉得翻译得非常棒。然后有冯唐的科幻故事。未来世界各方面都控制得很严,无论什么国家地区都是,最后变成世界只有一个政权。不过在宗教和医学方面有一些问题,把大家每个人都统一化没有超级电脑想象得那么容易。今年我们做了《路灯》德语版科幻专辑,感觉成果也不错。
谢谢你们!谢谢所有为人民文学外语版努力的人!真的是很大的,非常非常重要的工作。我都不知道有这个奖,没有申请,能获得非常、非常荣幸。
谢谢大家!希望早日见面!
维马丁

 

 

AUS ALTEN LIEBESBRIEFEN – 伊沙 Yi Sha 《當年的情書残片》

2月 14, 2017

 

489db097jw1f8ipju7k9zj20qo0zkk1e

faz-yi_sha_feb_2017

《当年的情书残片》
伊沙

1. 咱们是
同一战壕里的战友
我亲爱的女同志

2. 在祖国上下一派
莺歌燕舞的大好形势下
你的江山如此多娇
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3. 我怀着朴素的阶级感情
怀揣一颗红亮的心
想与你交流交流思想

4. 向毛主席保证
我爱你海枯石烂心不变
比爱毛主席还要爱你

5. 东风吹着你的小辫儿
你红扑扑的小脸
比红旗还鲜艳

6. 我心中潮水般汹涌
翻腾着一股小资情调
我已经等不及了

7. 亲爱的女同志
我想犯回错误
就一次

8. 此致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
崇高敬礼

(1993)

yi_sha_faz_feb_2017Aus dem Buch ÜBERQUERUNG DES GELBEN FLUSSES, erschienen bei Edition FabrikTransit.

img_0170

img_0284

Yi Sha_Cover_Web

fabrik_logo

MONDGEDICHT

2月 12, 2017

islam

MONDGEDICHT
(für eli, juliane und vati. for our friends. 新年好!)

der mond
ist ein gedicht
finster
voll
mehr oder weniger
manchmal hat er
einen haken
manchmal hat er
so viel getrunken
dass er unheimlich
leuchtet
oft ist er einfach
nicht erreichbar
etwas mit seinem handy
soll er den roten knopf drücken
oder den grünen?

MW Februar 2017

Martin Winter_Cover_WebMOON POEM

the moon
is a poem
brooding
obscure
fully
wasted
sometimes
sporting a hook
sometimes
drinking so much
she is fearfully
glowing
often
she’s not available
something with her mobile
should she press the red button
or maybe the green?

MW February 2017

cam01212

14691367_1816089702007744_923905569074801672_ofabrik_logo

cwlxmyxxeai7oar

ji_ji

yi_sha_faz_feb_2017 faz-yi_sha_feb_2017

balkon jiaozi hunde

Yi Sha: AUS ALTEN LIEBESBRIEFEN

Yi Sha_Cover_Web

 

Wang Wei: Abschied 王維-送別

8月 9, 2012

Image王維

送别

下馬飲君酒,
問君何所之。
君言不得意,
歸卧南山陲。
但去莫复問,
白雲無盡时。

Wang Wei

abschied

steig vom pferd und trink,
wohin reitest du?
kehrst betruebt zurueck
suedlich ins gebirg.
geh, ich frag nicht mehr
wenn die wolken ziehn.

MW        August 2007

Wang Wei

to see you go

you get off and drink with me
and i ask you where you’re riding
you have not been satisfied
turn to southern border mountains
and i won’t ask you again
clouds are streaming without end.

MW        November 2007

Image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