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后乞’

TANGSHAN ZUR JAHRHUNDERTWENDE – 后乞 Hou Qi

1月 10, 2022

Hou Qi
TANGSHAN ZUR JAHRHUNDERTWENDE

Über 20 Jahre nach dem Beben
ist der Schatten nicht weggegangen.
Viele viele Alarmübungen,
der primitive Alarm
gewährt genug Zeit, dass die Familie
mit Decken und Thermoskannen
auf den kleinen Versammlungsplatz kommt.
Ich war damals ein Kleinkind,
Camping mitten in der Nacht war ganz toll neu.
Ich spring dauernd zwischen den Beinen
der Erwachsenen hin und her
und hör sie sagen:
Uroma kommt nicht heraus,
sagt, wenn ich erschlagen werd,
werd ich erschlagen.

2021-07-16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后乞#(2.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10日,3934首,1227人。第2个后乞(北京)日

《新诗典》小档案:后乞,1995年生于唐山,毕业于四川大学。诗人,编辑。现居北京。作品刊登于多个网络平台。

伊沙推荐:一次大的灾难,对于当事者及其后代的影响有多大?大学时代,我认识一位体育系的同学,对于毕业分配,只有一个要求:打死不回原籍唐山,最终如愿分到首钢附中教体育(首钢后来是否又搬到了唐山?)。这位同学生于1964年,唐山大地震中亲眼目睹了全家的死亡。后乞是生于1995年的唐山的孩子,完全没有经历那次灾难,但通过本诗你可以看出其心理的阴影。诗如一面幽幽的镜子,照出岁月照出山河照出人心。

​况禹点评《新诗典》后乞《世纪之交的唐山》:此诗来得及时。刚才在等候核酸的队列里还听家长们提及,这两年学童们的不易。灾难留给人的伤痛和震撼是很难挥之而去的。津京唐大地震在我的记忆里始终是清晰的,那些残垣断壁、临建棚、人们为两根柳杆一捆油毡几罗秫秸秆奔忙的情景……不时会随意识的流动浮出岁月的水面。它们一方面承载着我们的亲情与怀念。一方面又构成了我们坚强面对日后灾变的经验和精神支撑。(写于等候本市全员核酸检测的队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后乞《世纪之交的唐山》:提起唐山人们会自然而然和“大地震”三个字联想到一块儿,因为当年那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带给人们的惨痛记忆可以称得上刻骨铭心。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灾难留给人的阴影往往影响其一生,甚至几代人。本诗给人们呈现的就是“震后二十多年”,也就是世纪之交的唐山的真实写照,地震带给人们的阴霾还未完全散去,幸存的人犹如惊弓之鸟,随时要做好逃生的准备。虽是童年的记忆,却无比清晰而深刻;这样的记录是个人史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构成民族史与国家史的不可或缺的内容。

 

 

IN BEICHUAN – 后乞 Hou Qi

6月 28, 2021

Hou Qi
IN BEICHUAN

Soft sand is left, after the flood recedes.
Houses collapsed a dozen years ago in the earthquake.
Underground, human bones and white walls cannot be distinguished now.
Mouths and eyeballs have changed into grass.

Translated by MW in June 2021

Hou Qi, born in 1995 in Tangshan city, graduated from Sichuan University, lives in Beijing. 《新诗典》小档案:后乞,1995年生于唐山,毕业于四川大学,现居北京,诗歌编辑。个人公众号:后乞之秀。诗观:从自我生命中拷问出真实,眼睁睁看它成为一条独立的诗之生命,如风般超越一切言说,这是奇迹。

伊沙推荐:这是《新诗典》绵阳诗会采风成果。不过,一个生在唐山在四川上的大学的诗人,应该写出一首关于地震的佳作,这是诗人的责任。灾难诗不该只在灾难发生时才出现。

况禹点评《新诗典》后乞《在北川》:我是先读了诗,才从主持人的点评知道作者的背景的。是啊,北川,一个沉重的地名,它已经和四十多年前的唐山一样,构成我们人生记忆里最心疼的一块。本诗打通了上述两个伤处的隐痛,更难得的是,用了高级的艺术的方式。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后乞《在北川》:灾难过后留下的遗迹,无论是“柔软的沙子”、“倒塌的房子”,抑或是“白墙”与“小草”,眼前历历在目的荒凉景象,无不令人触景生情,勾起诗人关于那次大地震的惨痛记忆,彰显出诗人独特的精神内涵。灾难诗传达给我们的,应该不是某个过程的简单记录和浅显的展览,也不应止于唤起人们的生命意识,更不是生糙的痛苦情感的一般宣泄,灾难诗体现的更多的应该是人们在灾难面前真实的心态、人类对自身行为的反思及生存的意义。

 

马金山|读后乞的诗《在北川》的十一条:
1、从具体的事物里找诗,再加上细节的效果呈现,生活就回归了诗意;
2、画面是诗,想象也是另一个画面,更是诗;
3、后乞,女,1995年生于河北唐山,毕业于四川大学,诗歌编辑。个人公众号:后乞之秀。现居北京;
4、此次也是首次读到其诗,但在读诗之前,已经在内心深处进行了预设,因为其为诗歌编辑,诗一定也很不错,果然;
5、与此同时,在读这首诗的时候,我又扫了一眼作者的简介,其为唐山人,不正是四十多年前,发生过严重地震的地方嘛,随即让人更加感到这首地震诗的厚重;
6、本诗以白描手法,由数个排比句式,形象而生动地展现并挖掘出震后遗址的风物,构筑出一幅风物画,不由叫人心生一颤;
7、短短四行,却着眼于最具质感与代表性的风貌,将事物与场景,生命和环境,紧密地结合起来,比喻事物大胆而丰富;
8、诗里行间,不仅言之有物,还充满想象和现实的一面,由物及事,寓情于景,通透于一体,使得画面触目凄凉;
9、这首诗,还有一个极为丰富与珍贵的地方,就是字与字之间,行与行之间的互相通达,以及粘合性,让全诗更显力量;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事物的呈现力和想象力,都是诗的创造力”;
11、地震之诗,生命之诗,史记之诗。

 

黄平子读后乞《在北川》

——《新世纪诗典》3739

在北川

后乞

柔软的沙子是涨水时留下的
房子是十几年前地震时倒塌的
地下的人骨和白墙已经不分彼此
而嘴唇和眼珠已化为了小草

黄平子读诗:“北川”,北川羌族自治县,隶属四川省绵阳市。我这样说,肯定还有很多人不清楚。还是换一种介绍吧:2008年5月12日,北川羌族自治县为汶川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区域之一,治所曲山镇因“5·12”大地震夷为平地。这是一首缅怀“5·12”大地震的诗。“柔软的沙子是涨水时留下的”,涨水后,留下了沙子。“房子是十几年前地震时倒塌的”,地震后,留下了废墟。“地下的人骨和白墙已经不分彼此”,白骨是曾经的人。白墙是曾经的房子。“而嘴唇和眼珠已化为了小草”,化成小草的,不仅有嘴唇和眼珠,还有肌肉,有五脏,有六腑……所有的人最终都会化成一抔黄土。大难中的人如此,寿终正寝的人也如此。

2021年6月28日20点12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