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NPC’

UNTERSCHLUPF SUCHEN – 周鸣 Zhou Ming

3月 29, 2021

Zhou Ming
UNTERSCHLUPF SUCHEN

Eine Kuh
grast in den Bergen.
Auf einmal
ein Wolkenbruch.
Ich kriech sofort
unter die Kuh,
such Unterschlupf.
Sobald der Regen weniger wird,
bemerk ich armer
hungriger Hirtenbub,
mein noch nicht ganz
durchnässter Schädel
stößt direkt an den Euter.
Jetzt möcht ich von Herzen
sehr gern bisschen Milch.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周鸣#(14.0)

伊沙:《新诗典》十周年增设了中国诗坛首个团体奖项一一中国十大诗歌省区奖,这叫横向比较,如果来个纵向比较一一各个代际诗人间的比较,毫无疑问,60后一代将胜出,十周年大冲刺,剩下7位60后诗人组成一个"60后诗人周"就像是诗神的精心安排。周鸣是本典土生土长的60后诗人,算是大器晚成,本诗是"诗言趣"的佳作。

况禹点评《新诗典》周鸣《躲雨》:绝大多数诗人(我除外),都好像有田园、自然情结。但许多都没脱鲁迅小说里文豪的那一声“田园风光”的底子。现代人写自然性主题,不好写。主要是不贴身、不合体,哪怕你的审美顽固地攥着它们。周鸣这一首不太一样,它写的是牧童与牛在雨中的相依。饿了想吃奶,这一笔是最亮点。背后渗出了时代感,和人在那个唏嘘环境下的处境。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韩敬源:把我笑惨了!唐有白居易《池上》写一个小娃撑小船去偷白莲,又有胡令能《小儿垂钓》写一个蓬头稚子学钓鱼,晚清有袁枚《所见》写一个牧童骑在牛上想逮知了,今有浙江周鸣写在母牛肚子底下躲雨突然有想喝牛奶的冲动,照此逻辑,本诗可永流传——口语诗人在先锋的路上遇到传统,恢复诗国的荣光,奇怪吗?想不通的用头撞豆腐去。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君儿读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周鸣《躲雨》:突然袭来的倾盆大雨,躲到牛肚底下躲雨的牧童,正饥肠辘辘时头顶着牛乳,自然而然“内心有了/想吃奶的冲动”……诗的内容层层铺开,白描手法的语言不事雕琢,谱写了一首田园牧歌式的小诗,又如同氤氲着淡淡水墨的“牧牛图”,兼具很强的故事性,充满了童趣,相信很多人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童年的影子,而丝毫没有违和感,快乐中还掺杂有一丝淡淡的苦涩,这大概就是童年的味道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FENG-SHUI:笨笨 s.k Benben S. K

3月 27, 2021

BenBen S. K
FENG-SHUI

Ein Möbelhändler
holt einen Feng-Shui-Meister
für seinen neuen Möbelladen.
Der Meister lässt ihn vor der Tür
ein Hirschpaar hinstellen,
das signalisiere ein ehrliches Herz.
Er gibt 60.000 aus,
kauft ein Paar lebende Hirsche,
lässt sie ausstopfen und vor die Tür stellen.
Noch keinen Monat nach der Eröffnung
kommt ein Angestellter bei der Anlieferung
in einen Unfall und stirbt.
Noch nicht einmal einen Monat später
fällt ein Angestellter beim Aufstellen von Möbeln
von einer Leiter,
zerbricht sich das Becken.
Der Möbelhändler
verkauft einen Hirsch, verschenkt den anderen.
Er holt noch einen Feng-Shui-Meister.
Der Feng-Shui-Meister sagt,
Hirsch klingt auf Chinesisch wie Straße,
du hast deine Straße zum Reichtum
ruiniert.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Benben S. K, Künstlerinname von Bai Ruotang, geb. in den 1970er Jahren, Journalistin, Ärztin, Assistenz-Professorin. Schreibt seit 2012, darunter ca. 800 Gedichte, z.B. “Schwangerschaftsstreifen”, “Jadereifen”. Motto: Gedichte in Alltagssprache sprechen vom Rauch des täglichen Lebens, deswegen möcht ich sie ständig zitieren und kann sie immer gebrauchen. 《新诗典》小档案:笨笨.s.k,原笔名白若唐,70后,报社特约记者,医务工作者,副教授。2012年开始文学创作,写散文、诗歌共计800余首,代表作《妊娠纹》、《玉镯》、《清明节》等。
诗观:口语诗人的笔尖上总是冒着生活的烟火,故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笨笨.s.k#(15.0)

伊沙:这不是封建迷信,而是活性文化,如我在昨晚讲座另外一首同类诗前所说:我既反对跪古,也反对被现代实证科学搞成一台永远正确的观点机,对世界只会打勾或打叉一一那不是诗人所为。口语诗人应该是一个存在主义者。

高歌:科学的解释是巧合,诗意的解释是通灵,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文化的桌球撞来撞去,有通达的神秘所在。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笨笨S.K《风水》:诗中人的遭遇有点儿过于惨烈。类似的霉运,俄罗斯的近代小说曾经写过一些,不过,本诗最吸引我的点是那一对被残害的活鹿。也许,残忍之心才是家具店老板霉运的开始。我愿意这样来读解。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笨笨S.K《风水》:中国人自古是很讲究风水的,很多人也都信风水,尤其是南方沿海一带,像广东、福建、香港、台湾等地,这毕竟是几千年流传下来的文化传统,即使在最落后的地方,建个房子也知道依山伴水,采光好。如果将风水说是封建迷信,未免有些简单粗暴,二者之间其实还是有本质的区别。本诗中家具店老板门口“摆一对鹿”和两个员工离奇死亡之间是否有什么必然联系,显得有些扑朔迷离;两个风水先生所说有没有什么道理或依据,也不得而知。诗人以现实主义的笔法,呈现出的国人真实的生活和存在,并未予以任何观点、议论和评价,传统与现代交织,以及玄学的神秘感,都令本诗的可读性增强,颇耐人寻味。至于读者从诗中读出了什么,那完全由个人的经验、阅历和眼界所决定。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ECHO EINES JAHRHUNDERTS – 李东泽 Li Dongze

3月 27, 2021

Li Dongze
ECHO EINES JAHRHUNDERTS

Vor 100 Jahren
hat jemand gesagt
Gott sei gestorben.

100 Jahre später
säubern wir Lehrbücher
von vertrockneten Resten.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东泽#(14.0)

伊沙:作者乃诗江湖旧将一一这一支,是我初开《新诗典》时思想上倚重的主力军(那时候尚不敢设想土生土长于《新诗典》者会发展成怎样的力量),又走过了《新诗典》十年,当祝贺之!有这两个十年的历练,今生便注定了。本诗写得好,写得大,口语诗人,也要敢于朝大里写去,敢于表现自己的时代概括力和命名力。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东泽《世纪回响》:本诗触及了一个巨大的主题——人类精神状态的演变。说“神死了”是一回事,彻底将其残余的影子和碎片(干尸)从人的视野里逐出则是另一回事。前者属于心智的自我觉醒,后者则属于因噎废食和认知上的画地为牢。许多事,过犹不及。相信始作俑者尼采天上有知,也是要对此发狠诅咒的。

高歌:虽说老百姓没资格关心政治,但意识形态无孔不入,方方面面高度统一,却是不争的事实。你不关心它,也躲不掉它,它会追着揍你,比如我们的孩子,课本里就没有上帝了,将来和有信仰的国度的交流就缺了一块……还要等着将来再补上。前几天读西方哲学,才知道我们马列教科书里的概念与西哲的形而上学概念完全相反,几乎是信口胡说,也太他妈不负责任了,包括唯心主义、经验主义等等,之前的灌输的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还有左和右也一样,不一个意思。所以,交流会变成驴唇不对马嘴……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李东泽的诗《世纪回响》的十一条:
1、诗是生活的再创新;
2、诗是时代的符号,是认知,是思想,是午后的一个美梦;
3、李东泽,1976年出生,2000年大学专科毕业,同年开始从事传媒工作,20年间多次获得国家及省级新闻奖。1998年开始从事文学创作,2001年在《岁月》杂志发表处女作,2007年成为《葵》同仁,20年间发表诗作600余首,诗歌入选多种选本;
4、李东泽的诗,多维视角,层次丰富,题材多样,一方面对其作品的变化表示欣赏,另一方面对其多种类的试验表示疑虑,此也为一把双刃剑;
5、回到本诗,两节六行,从时间到空间,由上帝到干尸,具有独特而丰富的层次感,不仅如此,空间结构和布局轮廓,均表现出非凡的知识概述;
6、诗的第一节,引用别人的话,将一个形象的人物呈现出来,既有对精神意识的觉醒和思考,还有对时空的拉伸与揭示;
7、第二节,则回到当下的状态,回到百年前的时间衔接,不只具有教课书式的描述,还有首尾呼应的映照,多阐释的暗合;
8、诗的层次鲜明,语言言简意赅,形式逻辑丰富,观点和立场坚定;
9、诗的标题,具有时间的穿透力,时空穿越性,以及内心的强大震撼力,无限写意;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大而不空,需要诗意的硬核与厚实的质地”;
11、时空之诗,觉知之诗,精神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李东泽《世纪回响》:在宗教里上帝是正义而全能的,人们约束自己的欲望然后作一个有爱心和善良的人,就会活着平安死后入天堂,这是大部分宗教的教义和基本的理论。而尼采的“上帝死了”,并不是说没有上帝了,而是说,上帝原先的决定性影响力,正在逐渐消逝,也可以说我们认为我们完全不需要上帝,从而也证明了尼采是一个无神论者。反观19世纪的欧洲,也确实如尼采这句话所说的,人们的思想逐渐摆脱宗教的束缚,迎来了人文主义的全面觉醒。除了尼采,俄罗斯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卡拉马佐夫兄弟》里面也说到“上帝死了”,可见人们对于摆脱蒙昧信仰的需求。所以百年前就死了的“上帝”,在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在这个创新的时代、思维改变的时代、在“一百年后/我们把他的干尸/清理出课本”是无比及时且正确的选择,不仅是时代的要求,也是社会发展进步的需要,这是世纪的回响,也是诗人发出的时代的最强音。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307

3644

世纪回响

李东泽

一百年前
有人说
上帝死了

一百年后
我们把他的干尸
清理出课本

“一百年前”是时间。是很久的时间,也是一个大概的时间。“有人说/上帝死了”,说这句话的人大约是尼采。尼采是一个哲学家。他曾经自诩为太阳,后来精神崩溃了。黎雪梅说陀思妥耶夫斯基也说过类似的话。我打开《卡拉马佐夫兄弟》,发现果然不错。不但说了,还有很多处。其中一处说:“同样,设若他认定灵魂无法不灭,上帝并不存在,那就马上去加入无神论者和社会主义者的行列。”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发表时,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还没有开写。陀思妥耶夫斯基才是“上帝死了”的第一人吧?管他呢。中国人不信上帝。中国人也不信尼采。中国人什么都不信。上帝是死是活,中国人一点都不感兴趣。“一百年后”也是时间。这个时间就是现在。诗人用“一百年后”说现在,意在营造一种沧桑感。“我们把他的干尸/清理出课本”是事件。维马丁先生说,本诗有“思想误会”和“假的历史”。他指的,应该是这两句吧。这两句诗太简洁,所有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其一是“我们”。“我们”是谁?是中国,还是世界?是哲学界,还是神学界?其二是“他的干尸”。这是上帝的干尸,还是尼采的干尸?尼采说,哲学家的第一特性是缺乏历史感,几千年来,凡是经哲学家处理的一切都变成了概念木乃伊。尼采杀死了上帝,诞生了第一具木乃伊。尼采说完“上帝死了”,又诞生了一具木乃伊。其三是“清理出课本”。因为干尸的不确定性,连带出了课本的不确定性。“我”读的是师范,后来自考中文本科。在我有限的学历里,不知道哪本课本有上帝和尼采。

2021年3月27日22点41分

 

 

MORGENVOLLMOND – 赵立宏 Zhao Lihong

3月 26, 2021

Zhao Lihong
MORGENVOLLMOND

Im Winter im Januar in der Früh
grad wenn es hell wird
wart ich auf den Bus,
auf den Bus zur Arbeit.
Ich schau nach Westen,
weil dort der Bus kommen soll.
Hätt nicht gedacht,
ganz am Ende der Taihang West-Straße
hängt noch
ein runder Mond am Himmel.
Ich bin so überrascht, dass er sich grad zu dieser Stunde
so voll zeigt,
so einfach,
so süß und so schön.
Wie plötzlich ein Blick auf Anfang April,
ganz klar auf den Gräbertag.
Mir kommt vor als hätt ich
überhaupt keine
Erinnerung,
keine Ideen
oder Gedanken.
Zehntausend Dinge und ich
genießen einander großzügig
in grenzenloser geheimer Stille.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赵立宏#(17.0)

 

况禹点评《新诗典》赵立宏《一轮晓月》:写秋月、下月不算稀奇,难得写冬月,多了清冷;写晚月、夜月会偏于常态,晓月就不一样了(从柳永时它就属于诗),尤其是冬之晓月,自有一番现代的凛冽。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赵立宏《一轮明月》:自古以来月亮就是诗人们长盛不衰的写作题材,每个诗人都有自己眼中或笔下的月亮,带着强烈的个人色彩。一如本诗中诗人在腊月的拂晓邂逅的月亮,这一特定的时间与空间里,它带给诗人的是“圆满/单纯/而又甜蜜的美”,其实月亮还是那枚千年前的月亮,此刻它带给诗人的这种独特的感觉,正是诗人宁静淡泊心态的映照,使日常的赏月具有了诗人主观的审美体验,因而诗意连绵;然而诗人并未就此戛然而止,接下来诗人由与月的“互相觉照”跳脱到“万物和我都在/浩瀚神秘的宁静中/慷慨地分享自己”,这就从狭隘的窠臼中挣脱了出来,展现的是更为广阔的一片天地,此刻人与自然、万物,平等地相互交融、彼此分享,清冷中透着暖意,美哉,快哉!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开兵:赵立宏先生《一轮晓月》写得静谧中带着神秘。我抄写此诗,追求那种平静,用平实的笔触去书写,当止则止,剩余的空间就是自然的留白。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NPC_德語第一本!ES IST DA!IT IS HERE!

3月 25, 2021

BRETT VOLLER NÄGEL 布满钉子的木板 NPC-Anthologie 新世纪诗典 Band 1: A–J.

BRETT VOLLER NÄGEL 布满钉子的木板
NPC-Anthologie 新世纪诗典
Band 1: A–J

NPC stands for New Poetry Canon, or New Century Poetry Canon 新世纪诗典, presented by Yi Sha 伊沙 in Chinese social media each day since spring 2011. NPC outside of poetry is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China’s parliament that convenes in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for two weeks each March. Yi Sha’s NPC poem of the day on Sina Weibo 新浪微博, Tencent WeChat 微信 and other platforms gets clicked, forwarded, commented 10,000 times or more, each day. Each year a book comes out, about every week there are events in Xi’an, Beijing and many, many places all over China and beyond. All produced independently from among the people 民间, not by any state organizations. This book contains poems by 81 poets listed below. This is the first volume (A-J) in a series of four books. Compiled and edited by Juliane Adler and Martin Winter, translated by Martin Winter.

ORDER HERE
Bestellen

NPC steht für New Poetry Canon, eigentlich New Century Poetry Canon, 新世纪诗典. Abgekürzt als NPC. NPC steht sonst für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also der Nationale Volkskongress, Chinas Parlament, das allerdings nur einmal im Jahr im März zwei Wochen lang zusammentritt. Seit 2011 wird von Yi Sha 伊沙 im NPC-新世纪诗典 jeden Tag ein Gedicht vorgestellt, in mehreren chinesischen sozialen Medien zugleich. Oft wird ein einziges Gedicht schon in den ersten zwei Tagen zehntausende Male angeklickt, kommentiert und weitergeleitet. Ein nationaler Poesiekongress und eine umfangreiche Studie der heutigen Gesellschaft. Band 1 präsentiert 81 Autorinnen und Autoren. Wird fortgesetzt.

Cover/Umschlag etc: Neue Arche von Kuang Biao 邝飚 und 3 Grafiken von: An Qi 安琪

Autorinnen und Autoren:

A Ti 阿嚏, A Wen 阿文, A Wu 阿吾, A Yu 阿煜, AAA (3A) 三个A, Ai Hao 艾蒿, Ai Mi 艾米, An Qi 安琪, Ao Yuntao 敖运涛, Bai Diu 摆丢, Bai Li 白立, Bei Dao 北岛, Bei Lang 北浪, Benben S. K. 笨笨. S. K, Cai Xiyin 蔡喜印, Caiwong Namjack 才旺南杰, Caomu Xin 草木心, Cha Wenjin 查文瑾, Chang Yuchun 常遇春, Chao Hui 朝晖, Che Qianzi 车前子, Chen Moshi 陈默实, Chen Yanqiang 陈衍强, Chen Yulun 陈玉伦, Chen Yunfeng 陈云峰, Cheng Bei 成倍, Cheng Tao 程涛, Chun Sue 春树, Cong Rong 从容, Da Duo 大朵, Da You 大友, Dai Guanglei 代光磊, Dechen Pakme 德乾恒美, Denis Mair 梅丹理, Di Guanglong 第广龙, Dong Yue 东岳, Du Qin 独禽, Du Sishang 杜思尚, Du Zhongmin 杜中民, Duo Er 朵儿, Eryue Lan 二月蓝, Ezher 艾孜哈尔, Fa Xing 发星, Fei Qin 秦菲, Feng Xuan 冯谖, Gang Jumu 冈居木, Gao Ge 高歌, Geng Zhankun 耿占坤, Gong Zhijian 龚志坚, Gongzi Qin 公子琹, Gu Juxiu 谷驹休, Guangtou 光头, Gui Shi 鬼石, Hai An 海岸, Hai Jing 海菁, Hai Qing 海青, Han Dong 韩东, Han Jingyuan 韩敬源, Han Yongheng 韩永恒, Hong Junzhi 洪君植, Hou Ma 侯马,Houhou Jing 后后井, Hu Bo 胡泊, Hu Zanhui 胡赞辉, Huang Hai 黄海, Huang Kaibing 黄开兵, Huang Lihai 黃禮孩, Huang Xiang 黄翔, Hung Hung 鴻鴻, Huzi 虎子, Ji Yanfeng 纪彦峰, Jian Tianping 簡天平, Jiang Caiyun 蒋彩云, Jiang Erman 姜二嫚, Jiang Rui 江睿, Jiang Tao 蔣濤, Jiang Xinhe 姜馨贺, Jiang Xuefeng 蔣雪峰, Jianghu Hai 江湖海, Jin Shan 金山, Jun Er 君儿

BRETT VOLLER NÄGEL 布满钉子的木板 NPC-Anthologie 新世纪诗典 Band 1: A–J

BRETT VOLLER NÄGEL 布满钉子的木板 NPC-Anthologie 新世纪诗典 Band 1: A–J

Die chinesischen Gedichte sind hauptsächlich erschienen in:

NPC 新世纪诗典 1-6,伊沙 编选 著,磨铁图书 (Xiron), Zhejiang People‘s Publishing 浙江人民出版社, Bände 1-6, herausgegeben von Yi Sha. Hangzhou 2012-2018

NPC 新世纪诗典 7,伊沙 编选 著,磨铁图书 (Xiron), China Youth Publishing 中国青年出版社, Band 7, herausgegeben von Yi Sha. Beijing 2018

NPC 新世纪诗典 8,伊沙 编选 著,磨铁图书 (Xiron), China Friendship Publishing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Band 8, herausgegeben von Yi Sha. Beijing 2020

Die restlichen Texte stammen aus Internetquellen (Soziale Medien: Sina Weibo, Tencent Weixin etc.) mit freundlicher Genehmigung der Autorinnen und Autoren. Die Texte aus 2019 und 2020-2021 werden in den Büchern NPC 9 und 10 erscheinen.

BRETT VOLLER NÄGEL 布满钉子的木板 NPC-Anthologie 新世纪诗典 Band 1: A–J

BRETT VOLLER NÄGEL 布满钉子的木板 NPC-Anthologie 新世纪诗典 Band 1: A–J

 

 

 

 

 

 

TRAUM – 张明宇 Zhang Mingyu

3月 25, 2021

Zhang Mingyu
TRAUM

Zwanzig Jahre unterrichtet.
Die schlimmsten Schüler
kommen alle zusammen
in meine Klasse.

2020-06-05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明宇#(11.0)

伊沙推荐:此梦写得好,两味俱全:一是梦味儿,二是师味儿,这真是一个资深教师才能做出的梦,刚好我也是它的最佳读者。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明宇《梦》:梦为心声,虽然这话不能绝对,但放在本诗却绝对合适。一个教师内心的牵挂,没有过讲台经历的人不容易理解,这就跟普通人很难理解诗人的癫狂状态是一样。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KLEINE STEINE – 陈庚樵 Chen Gengqiao

3月 24, 2021

Chen Gengqiao
KLEINE STEINE

Auf der Insel der Zeit bei der Blumenbühne
bin ich hingefallen,
mein Körper tut weh,
auch die Knochen tun weh.
Ich heb etwas auf
und komm drauf
alle meine Knochen
sind weicher
als die kleinen Steine
die all die Menschen
hinterlassen haben auf der Insel der Zeit.

2021-01-01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陈庚樵#(3.0)

伊沙推荐:这是广西跨年诗会时光岛现场诗赛中涌现的优秀作品。人类不过是一把骨头(其中一部分也就是一堆皮肉),而时间坚硬如石,这是一场硬碰硬的对抗一一作者的思考力值得肯定。

况禹点评《新诗典》陈庚樵《小石头》:这是一首暗含人生阅历的作品。好在有发现的同时,又处理得很平实,没盲目升华。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陈庚樵《小石头》:摔了一跤,捡了一首好诗,虽然“肉疼/骨头也疼”,值!石头虽小,却让诗人脑洞大开,这就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是啊,人的血肉之躯上最硬的莫过于骨头,所以人们常把有血性、有气节、坚强不屈的人称之为“硬骨头”。但实际上人类这些最硬的骨头,也无法与一颗经过岁月洗礼的小石头抗衡,在大自然面前人类不得不感叹自己的渺小和微不足道。诗中自然流淌的诗思,远胜于空洞的口号,是人生和艺术的结合,更是诗人对世界的认知和思考,因而充满了智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陈庚樵的诗《小石头》的十一条:
1、生命就是一种感受的过程,诗与意的过程;
2、像卡洛斯·威廉斯一样,写看见的,写听见的,写嗅见的,写梦见的。尽量不写想到的,想象到的。该有多好;
3、陈庚樵,七十年代生,四川绵阳人,小企业主。好诗歌,喜文学,口语诗坚定的学习,和写作者;
4、陈庚樵的诗,多元,多维,多意,但有一个共通的点儿,即口语的表达,口语的语境,现实中的场景,鲜亮、舒缓;
5、本诗最出彩的地方,平实而沉潜,不仅如此,由皮入骨不惊间的窥见,以及物与物之间的碰撞所散发出来的意味,可见一斑;
6、时光岛、骨头和小石头,构成某种程度上的张力,自然的内心独白,以及生命体验,无不洗涤在岁月流转之中;
7、诗中流露出某种觉知,既有切肤之感,还有思想最深彻的东西,暗含其间,带着事物最本真的味道,和英气勃发的豪壮;
8、此诗就如标题一样,简单,平坦却开阔,又像一个握紧的拳头,充满力量感;
9、同题诗,能够在“摔了一跤”中,写出一首如此颇具含义的生长之诗,何以不叫人拍手叫好;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对生命的感受力,以及对生活细微的抓取,也是艺术家的一种境界”;
11、感知之诗,智趣之诗,人生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ERWACHSEN – 木匠 Mu Jiang

3月 22, 2021

Mu Jiang
ERWACHSEN

Auf dem Sportplatz
eine dunkle Menschenmasse.
Auf der Bühne
knien mehrere gefesselte Menschen,
mit weißen Pappschildern um den Hals:
Einbrecher, Räuber, Mörder.
Einer der Verbrecher, zum Tod verurteilt,
war hier ein Schulkind, sein Abschluss ist noch nicht zwei Jahre her.

Ich weiß noch, wie er in der Schule ausgesehen hat,
nicht großgewachsen,
recht klein und mager,
Brille mit dickem schwarzem Rahmen.
Vor Lehrkräften hat er sehr gern gelächelt und nichts gesagt.
Hätt nie gedacht, dass er wegen 3 Yuan 90
einen Lastenfahrradfahrer getötet hat.
Am Tag der Tat
war er grad 18 geworden.

Als der Vorsitzende auf der Bühne das Urteil verliest,
hält er seinen Kopf tief vergraben.
Bei den Worten “zum Tod verurteilt”
schaut er mit glänzenden Augen in Richtung der Lehrer.
Seine Tränen haben
auf dem weißen Papierschild
die großen roten Striche verschmiert.

Das ist die erschütterndste Zeremonie
des Erwachsenwerdens die ich gesehen hab.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Mu Jiang, Künstlerinname von Wang Chunyun, geboren in den 1970er Jahren. Zuerst NPC-Angehörige, dann NPC-Fan, nun als NPC-Dichterin Mitglied dieser großen Familie. 《新诗典》小档案:木匠,本名王春云,女,70后,新世纪诗典典人。曾在《新世纪诗典》发表诗歌并被翻译成英、韩文,由新诗典家属、粉丝,影响成为新诗典大家庭一员。

伊沙推荐:本诗是广西跨年诗会单场季军之作一一怎么样?《新诗典》的任何荣誉都不是随意颁发的吧?它一定是出于好诗。这是一首标准到可以进入教科书的后口语诗,木匠作为70后,虽然来得晚,但却是天生契合口语诗,是我十分看好的女诗人。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木匠《成人礼》:沉重与客观的一首诗。每个人成长的过程中,都会体会过那么一两次懵懂中的撞击吧,哪怕多年后才能会过味儿来。它们有时是死亡,有时是被死亡。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木匠《成人礼》:刚从学校毕业的孩子,为了“三块九毛钱”,还未来得及走上社会就先上了刑场,可能很多人都会追问:现在的人怎么了?这个世界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恐怕没人能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诗的最后第三节“他用眼角的余光看向老师们站立的方向”,这一“看”别有深意,是依恋、痛恨还是后悔?不得而知。“泪水已经打湿了/白色纸牌上/醒目的大红叉叉”,细腻的观察与描摹,让这样的记录格外触目惊心,令人叹惋,然而更深的是思索。这样的成人礼显然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成人礼,它对作者生命过程的影响力,也许远远超过当今流行的所谓”成人仪式”,注定会对一个人的一生产生极为深刻的影响。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YI SHA READS ON WORLD POETRY DAY 2021年世界诗歌日伊沙朗诵三首

3月 22, 2021

Yi Sha 伊沙 reads three of his poems for World Poetry Day. Click on the link for texts in Chinese, English, German and Spanish.
伊沙代表作三首(英德西语文)

See also here and here.

祝大家节日快乐!

PRÜFUNG – 韩敬源 Han Jingyuan

3月 21, 2021

Han Jingyuan
PRÜFUNG

In einer Idee ein Held, in einer Idee ein Verräter.
In einer Idee lebt der Vater, die Mutter gestorben, in einer Idee.
In einer Idee, das leere Blau.
In einer Idee, der Himmel ist nicht leer.
In einer Idee kommt der Mond, die Sonne sinkt in einer Idee.
In einer Idee die Ehefrau, in einer Idee die Geliebte.
Der Tempel in einer Idee.
Der Massagesalon.
So bevorzugt von oben,
was kann da noch werden?

13. März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韩敬源#(25.0)

伊沙点评《渡劫》:备战《李白》饱读史料方才意识到,《新世纪诗典》系列不仅是当代人选当代的选本,还是当代人论当代的注本,所以从今往后我要把推荐语写得更酷一点,先拿门生韩敬源开刀:江湖早有说法,吾之门生皆不随吾,敬源更似侯马之门生(余说从略),吾观之:敬源欲似其想象中的侯马一般,官做得,诗写得,从容调度,闲庭信步,活得体面,终不可得,屡次冲典,非两三组不能过关,不折腾不能过,本诗便是心里头折腾的结果,不折腾无好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韩敬源《渡劫》:曾遇教条主义诗人给我的某首诗点赞,其实我倒一向是反教条思维的。更热衷于玩自我内心深处的左右互搏、天人交战游戏。人类任何思考及说出,都离不开一个语境,离了语境,便成了“万岁”口号下一锅乱炖。诗道亦然。常听人说强调诗和艺术有极端之美,但极端其实自有其摸高限度,一过绝对会完犊子。所以这才有了强调诗歌中智性的必要。后口语现代诗当然也是一样。敬源此诗,妙在有辩证、思辨、自我博弈之美,同时又接地气,走出了此类素材往往随身自带的书斋限定。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韩敬源《渡劫》:读完不禁心有戚戚焉。人生在世,是好是坏?是善是恶?是福是祸?是贵是贱?是济是劫?都在自己的一念之间。一切都是考验,只看你认识不认识,接得住接不住。一念之间,哭婆变笑婆;一念之间,天堂变地狱;一念之间,立地成佛。诗歌层层推进,语言充满弹性,明心见性直指人心,透着哲学的思辨,诗的最后诗人发出感慨“上苍如此优待于我/还能怎样?” 淡定知足大概即是如此,也算是诗人的无心之得。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韩敬源《渡劫》:看到过诗人带着家人一起踏春的照片,一双儿女让人羡慕,幸福满满,生活惬意。但创作和生活确实又有不同。本诗写出了创作的困境,恰如诗人自己所称的“心灵的惊涛骇浪”。诗人左突右破,实则是在寻求创作上的突破,诗歌最可贵的独创性表达。一首佳作,得尝心愿。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韩敬源的诗《渡劫》的十一条:
1、诗,即是一切美好!
2、诗,亦必要思变;
3、韩敬源,1980年7月4日出生于云南省昆明市石林县,2005年7月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师从伊沙,后现代主义口语诗人、评论家。出版诗集《儿时同伴》、《谈论命运的时候要关好门》,出版撰录文学论集《观音在远远的山上——伊沙的文学课》,出版诗歌理论著作《后现代主义口语诗论》;
4、韩敬源的诗,一直践行着“事实的诗意”,而且在笔触的世界里,所向之处,无不凸显事物本质的意义,令人动容;
5、本诗与作者以往的作品不同,似乎本诗更加深刻与智慧,去除直抒和叙述,己予渡己,才是人间正道,此诗耐磨,耐品;
6、此诗十行,以四四二分节,在反正之间,在近意之中,在捂心自问自答之中,凸显生命之智性;
7、一组组排对句,在思辨与互动之间,在层层递进式的语境之中,左右相对,极富弹性,直达人心,勾勒无限;
8、从内在的情感来看,有一种强大的奥秘感,似乎可以触摸,还是有形的无形,均在方寸之间,又在心间自渡;
9、诗中不仅具有当下性,还具有思想的画像,一念天地,万物之灵,皆在毫厘之间;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形式与内容同等重要,形式是貌,内容为魂”;
11、智性之诗,人性之诗,思辨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WHITE HAIR I GREW UP WITH – 闫永敏 Yan Yongmin

3月 19, 2021

Yan Yongmin
WHITE HAIR I GREW UP WITH

My colleague is five years older,
when she discovered white hairs on her head
she was astonished, called it scary.
I told her I had that since I was small,
and boys in school were talking about it.
I heard yellow chrysanthemums could be a cure,
grew them in a pot,
carried them outside into the sun
and returned them at night so they wouldn’t freeze.
In fall
I cut the full-grown chrysanthemums,
spread them around on my pillow,
then a towel over them.
I slept on them every night,
with no result.
I grew up with white hair
all the way until now.
I think when I’m old
my white hair
will be just as white as when I was a kid.

Translated by MW in March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闫永敏#(20.0)

伊沙推荐:古人写白发:”白发三千丈”、”朝如青丝暮成雪”,确实写到了极至,今人就没有必要写了吗?没出息的孱头子才会这么想。李白写得,闫永敏就能写得,你从整体上形容白发(形容其实不高级),我给大家讲述我的白发物语(充满事实的诗意)。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闫永敏《陪我长大的白头发》:常人多把白发与年岁、光阴挂钩,不算错,但忽略了生活中还有大量人有过少白头的体验,而且少白头(少白发)也自有程度的差异,本诗写的便是诸种体验中的一种。其亮点在于,不止写出了面对人生的淡定(这在同题材诗里是难度极高的),还写出了成长感。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闫永敏《陪我长大的白头发》:所有人都逃不脱白发苍苍的那一天,在这一点上时间显得很公正。而“少白头”则完全是另一番人成长经历,或者说也是一种考验。 采用黄菊花治头发的细节透着辛酸和无奈,结果却无济于事,努力与抗争宣告失败,让人唏嘘。结尾点题:“我被白头发陪着长大/直到现在/我想等我老了/我的白头发/依然会像小时候那样白”,委婉含蓄道出了诗人平和宁静的内心世界,也强化了诗人的情感,虽言有尽而意无穷,特别是独属于诗人的那份生命体验,显得尤为可贵。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GEOGRAPHY OF GEORGIA – 吴雨伦 Wu Yulun – GEOGRAPHIE IN GEORGIA

3月 18, 2021

Wu Yulun
GEOGRAPHY OF GEORGIA

Walk out your door,
woods,
woods,
McDonalds;
woods,
woods,
auto repair shop;
woods,
woods.

Forrest, forrest, forrest.

Translated by MW in March 2021

Wu Yulun
GEOGRAPHIE IN GEORGIA

Geh bei der Tür raus,
Wald,
Wald,
McDonalds;
Wald, Wald,
Automechaniker;
Wald,
Wald.

Wald Wald Wald.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吴雨伦#(18.0)

伊沙点评《佐治亚的地理面貌》:这是《新诗典》十年一一不,整个中国诗坛新世纪以来形式主义的一个经典之作,为此我可以舍弃作者更人文更深刻的他诗以表明《新诗典》生于后现代长于后现代对形式主义实验多么珍视。它不是来自于概念,而是来自于天真,来自于对世界的好奇心,当然,祖国的汉字也让形式体现得更加完美。

况禹点评《新诗典》吴雨伦《佐治亚的地理面貌》:不仅是重复的力量,关键是在极简的状态下,凸显出了环境的特点,视觉的、影像的、画面的……另一种生活感在读者眼前铺展开来。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吴雨伦《佐治亚的地理地貌》:真好!同感。诗,嵌在森林中。我没有去过佐治亚州,17年前我在北卡州杜克大学学习时,学校和住的地方就在森林中。坐在教室里上课时,就可以看到松鼠跑来跑去。天气暖和时,老师就把课堂移到草地上。下课了,老师带我们去他房子的鹿园,养了三只小鹿,像在童话里一样。每天的课程很难,阅读和作业要到凌晨才能完成,但有使不完的劲儿。但没有写成诗。我只是望着阿巴拉契亚山脉整山的森林发呆,松树很直很高。本诗的构成方式让我惊奇,诗无止境。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吴雨伦《佐治亚的地理面貌》:上次磨铁的公号推了吴雨伦一组诗,就包括今天上典的这首,当时就感叹作者写得是越来越好了!这是一首文质兼美的好诗,极简又流畅的语言写尽了佐治亚的地理环境之优越,“森林”一词的反复出现,画面感极强,让读者对大洋彼岸森林覆盖面积达到10.36万平方公里的佐治亚州,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尤其在前几日沙尘暴肆虐的背景下,让人不免心生向往。所以一首好诗不仅要内涵丰富,优美的形式也是不可或缺的,毕竟它们是相互依存的统一体,缺一不可。

 

 

OHNE TITEL [Der Hals…] 周鱼 Zhou Yu

3月 18, 2021

Zhou Yu 周鱼《无题》
OHNE TITEL

Der Hals ist doppelt so dick,
der Arzt stellt eine Fettgeschwulst fest,
die müsse man operativ entfernen.
Die Stelle ist relativ heikel.
Nachdem der Termin festgelegt ist,
gibt sich Vater vor mir
ganz gelassen.
Aber in meinem Mittagsschlaf
ruft er meine jüngere Schwester an,
gibt ihr seine Kontonummer durch,
den Kontostand und den PIN.

2020-06-04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周鱼#(2.0)

伊沙推荐:为准备写《李白》而通览唐诗(主要是盛唐部分),发现古人在诗上的觉悟实在不低,他们认为是盛唐成就之高而将中晚唐诗人逼入奇险一一奇险之境并不高,对比后现代口语诗,一味追求新奇怪者并非一流(这已成共识),拿本诗来说,好就好在平实,平实而富含深情,恰似我们过的日子。

况禹点评《新诗典》周鱼《无题》:真实的生活里,伪文艺的夸张并不多,更多的是一幕幕平静外表下的微妙波澜。口语诗的回味,正在于此。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周鱼的诗《无题》的十一条:
1、生活本身就是诗;
2、因响,与影响是一样的,于诗而言;
3、周鱼,男,汉族。1986年1月8日生,广西梧州藤县人。诗歌爱好者,写口语诗。现居北京;
4、读本诗很有共鸣,自从我父亲在多年前查出患上了心梗以来,每逢节假日相聚,聊天过程中,他说的最多的就是家里的财产问题,并会表达清楚自己的想法,而这些都是生活的一部分,更是深刻的人生;
5、本诗仅仅十一行,而且仅仅是具体的呈现出三个场景,却充溢出无限的况味和生活的状态与气息,平实的文字背后隐藏着惊人的震荡;
6、尤其是由父亲的“脂肪瘤”,到“表现淡定”,再到背着我“交待”财产,正好一波三折,构成了特定情景下,复杂的心境与想法;
7、而正是这种文字背后,或者说诗行之外的意味,是后口语诗最常用,看似平常,却是最不易的一种写作形式,因为它对精准的技艺要求极高,一旦语言松散一点,可能就会成为非诗,而本诗写得平实而好;
8、诗中满满的父爱,又一个高大的形象,立于孩子们的面前,成为了身体力行的教育;
9、此诗命名为《无题》,增添了内容的精彩,也丰富了内容部分,呈现出更具质感的作用和想象空间;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活生活”;
11、教育之诗,亲情之诗,深刻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张小云:

读周鱼《无题》

周鱼诗名“无题”却有意
妙在捉住了生命关前的特定镜头
也捕获了镜中无须言说的珍宝

趁“我”不注意给妹妹打电话
有意对身后事进行交代
手术前的父亲如此“淡定”
似乎被消减了,其实是强固了

淡了引发亲人的惊慌淡了身外物
定了对世事与生命的认知定了担当
父亲明白身命不可料算
却在关键时刻“淡定”
作了自己的主

2021.3.18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周鱼《无题》:可怜天下父母心!本诗读来一波三折:初读心里一惊(脖子肿大了一圈);再读心里稍稍有些宽慰(因为脂肪瘤是属于良性病变,一般不影响生命健康);读到最后鼻子发酸: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父亲”这是做了最坏的打算,满满都是对子女的疼爱(“趁我午睡时间/给妹妹打电话/交代他的银行卡/存款数量和密码)。随着行文的层层推进,蕴涵在其中的骨肉亲情、父子(女)之爱等情感,与现实的场景相交融,感人至深。独特的生命体验,尤显诗人挖掘诗歌的功力。本诗上典之前记不清在哪儿读过,当时印象很深,今又读了再读仍觉得好,可见绝不是泛泛之作。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EISENFINGERNAGEL – 李子缘 Li Ziyuan

3月 16, 2021

EISENFINGERNAGEL

Meine Mama pflückt Rosenpfeffer,
verdient 1700 Yuan,
gibt meiner Frau 1000.
Meine Mama pflückt Rosenpfeffer,
verdient 1700 Yuan,
ihr Daumennagel ist abgefallen.
Meine Mama pflückt Rosenpfeffer,
ihr Daumennagel ist abgefallen.
Ich hab meiner Mama
einen Eisenfingernagel gekauft.
Morgen kommst du auf den Berg,
fährst die Äpfel hinunter,
die ich fürs Kind aufgehoben hab…
Ich bring den angetrunkenen Mo Du zu seinem Zimmer.
Am nächsten Tag,
als Mo Du und seine Mama bei meinem Wagen Äpfel aufladen,
muss ich sie fragen,
Ihr Fingernagel,
ist er wieder gut?

2020-12-01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子缘#(2.0)

伊沙推荐:从1.0到2.0,耗时5年另5个月,快创最长纪录了吧?这一首,我一看”铁指甲”这个意象就知道有了。当年第三代前口语好初级呀,搞什么都是口号+策略,其中一条就是”反意象”,初级阶段这么强调一下可以,正常情况下,不要反,让口语自然繁衍从物象到意象,能够开花添彩。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子缘《铁指甲》:津城这两日起沙尘,感觉又有点儿回到十七八年前的意思。加上天随时说阴就阴,不太想外出。没想到中午和老妈通话,常去的医院竟然断药了,只好先走访药店救一下急,跑了两家平时靠谱的店,竟只仿到三盒,不过也够支撑半个多月。回家一看,大约也凑了近万步。接着就读到这是写母亲的诗。李子缘这首很厉害,不长的二十行,两次打动了我。一次是妈妈给了儿媳一千,自己只留下的零头,慈母对儿子一家的厚爱于不经意间汩汩而出;二是读至铁指甲出现,里面藏了儿子的心疼——不止是作者一个人的,仿佛也注入了天下所有子女的。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李子缘《铁指甲》:一首极有痛感的诗,连诗题都透着寒意,让人脊背发凉。俗话说“十指连心”,手指长个倒刺都极不舒服,何况是大拇指甲缺失,这样的痛隔着手机屏都能感受得到。而造成大拇指甲缺失的原因,竟是因为“摘花椒”,而且仅仅只是“挣了一千七百元”,还“给我媳妇给了一千”,莫渡说的虽是醉话,却满是心痛和愧疚,透着生活的不易与艰难,与“我妈”的勤劳朴素、疼爱子女,加上朋友之间的关爱怜惜,交织在一起,可谓是字字千钧,活画出为生活颠沛流离、善良的普通人的形象,具有震慑人心的力量。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URINIERRECHT – 瑠歌 Liu Ge

3月 15, 2021

Liu Ge
URINIERRECHT

Ich komm in die Volksschule,
das Erste, was ich weiß,
ist das Recht, urinieren zu dürfen,
liegt nicht an dir selbst,
sondern an den Lehrkräften.
Wenn du aufs Klo willst,
hebst du die Hand,
die Lehrkraft erlaubt es,
dann kannst du erst die Klasse verlassen.
Viele Kinder
heben zuerst die Hand,
werden noch nicht genehmigt,
haben sich gleich still
in die Hose gemacht.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瑠歌#(7.0)

况禹点评《新诗典》瑠歌《撒尿权》:我一直以为,幼儿园、小学是一个人天性受到束缚和磨砺的开始。只不过,成熟后的我们过于强调了它们积极的一面,有意无意地掩盖了让人不适的那些“小细节”——哪怕这些细节,通向了我们内心最初的隐痛。瑠歌这首诗,准确地揭示出了小学对童年的这种伤害感。

姜普元评:瑠歌的诗《撒尿权》

威权主义、形式主义、非人道主义——者,是人类的孽障。它为社会贡献了大致4种人:
1.孽障的继承人。
2.愚蠢的羊。
3.行为上的叛逆者。
4.行为上的和语言上的叛逆者:诗人。
(所以,诗人,是大多数人不需要和不欢迎的。他知道秘密并且说出去。)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瑠歌《撒尿权》:读时想起侯马的《致未来》,权利意识是一点一点培养起来的。父亲发自肺腑的爱和嘱咐,形成孩子这样清澈透明的权利意识。我的印象里,只有拉肚子才敢向老师举手报告去上厕所。小便就自己憋着,也不敢喝水,怕课间厕所排不上队。女生的生理期就更难熬。有很长时间,我们是漠视或者意识不到自身的身体需求权利,也没有找到表达的出口。比起侯马的《致未来》,瑠歌的《撒尿权》更有年轻人的果决和明晰,直接命名一种身体权利——撒尿权。我认为文明最伟大的进步就是具体到人类日常生活细节的关怀,包括物质和精神领域,本诗写出了这种人本关怀。相信未来,随着瑠歌这首诗的流传,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并且勇敢主张天赋人权之一种——撒尿权。

左右:

读瑠歌《撒尿权》,同题一首

撒尿权

虽然后来
我的膀胱炎
不治而愈
但至今
我对上帝无法原谅
儿时
读私塾
听不见也罢了
连举手
发言
去一趟厕所的权利
都没有

2021-3-15 消费者权益日

张小云:

读瑠歌《撒尿权》

重重的一惊
瑠歌曝晒出人们司空见惯的
撒尿权。这可是
遗忘的漠视的却又是
人生基本的权利
他撩起了多少麻木的末梢

自己无法选择与拱手相让之间
选择性给予与剥夺之间
不仅仅豢养出权力的虎与熊
更养育出了权力心理的
大象狮子狐狸犬蛇鼠飞蝇蝼蚁

跟吃饭权睡觉权行动权一样
瑠歌以撒尿权切入
令人无一不回视
这是特殊语境下的智慧

2021.3.15

马金山|读瑠歌的诗《撒尿权》的十一条:
1、再好的诗,没有一颗沉静的心来读,永远都不会有太大的收获,或者惊喜;
2、读,也要用心对待,诗,自然也会反馈于你;
3、瑠歌,1997年生于北京。毕业于波士顿大学。著有诗集《公路旅行》、小说集《灵魂住着老头的少女》、公众号《十二美人图》;
4、瑠歌的诗,持续的关注下来,明显的感觉到其语言的力度、诗艺的变化和丰富,以及诗里行间充满了浓浓的个人味道,还有独属于自己的那份思考力,极为重要,而且珍贵;
5、在读此诗前,很自然地想起作者父亲侯马的一首诗《致未来》,同本诗一起读,不由得滋生出无限的况味与延伸,达成某种精神意识和人本关怀的高度统一,纯粹而且贯穿始终;
6、本诗既写出了童年教育的中国式,又呈现出极致极端的不容掩盖的真实细节,不只是撒尿本身,而是权力的作怪与意识形态,阐释出对于人性的思考;
7、诗中的经历,相信是一代又一代人共同的成长印记,而且会自然地产生共鸣,个中滋味,因时因地,因情因境不同,所出现的现象也截然不同,但是内心的那份惧怕,应该是相通的;
8、从另外一个视角看,本诗还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分析与呈现,也由此成为普遍现象的一部分,值得所有人警醒和关切;
9、此诗标题,毫不躲躲闪闪,而是直接植入骨血,以最接近事物本质的语言表达方式,裸露身体性及权力的行为,直面现实;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对人本身的有效挖掘,也是一件必须而值得写的事情”;
11、人权之诗,人文之诗,人性之诗。

HUA-ZI:卿荣波 Qing Rongbo

3月 15, 2021

Qing Rongbo
HUA-ZI

Ich hab jetzt erst erfahren,
die Chunghua-Zigaretten,
die nennen sie Hua-Zi.
Das klingt sehr vertraut,
wie einen Spielkameraden rufen,
als Kind.
Jedesmal, wenn du Sorgen hast,
rufst du deinen Freund heraus,
dass er bei dir ist.

31. Juli 2020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卿荣波#(4.0)

伊沙推荐:我欣赏这样的诗,以最小的动静,搏生活的诗意。写诗如炒菜,有人炒菜,全仗调料,离了调料,就不敢炒一一本诗就是一盘炒青菜,除了一点盐,啥都没有添加,吃起来,既爽口,又健康。

况禹点评《新诗典》卿荣波《华子》:递进式观感——1.确实值得写,以人名昵称烟,生活的凡俗乐趣尽在其中;2.中华太贵,要是白沙或万宝路也许更接地气;3.白沙、万宝路引发的联想过于常态,中华不一样,会激起人对背景故事的探究,还是中华好。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OPA TROMPETET REVEILLE – 鲁诗语 Lu Shiyu

3月 14, 2021

Lu Shiyu
OPA TROMPETET REVEILLE

Pa-ta-pa-ta!
Opa weckt die Hausschlapfen auf.
Schua-la-schua-la!
Opa weckt die Jalousie.
Di-da-di-da!
Opa weckt den Wasserhahn.
Gu-lu-gu-lu!
Opa weckt seine dritten Zähne.

Peng!
Opa weckt den Kühlschrank.
Ding-dong!
Opa weckt den Topf.
Zisch-zisch!
Opa weckt das Feuer.
Blubber-blubber!
Opa weckt Kochwasser,
Nudeln und Jiaozi.

Ke-teng!
Opa weckt die Schachtel mit Geld.
Kuang-dang!
Opa weckt die Tür,
geht zum Supermarkt, weckt dort Gemüse auf.
Chrr-Pitschipüü!
Ka-bumm-ka-bumm!
Ich stehle noch Zuckerl im Traum.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Lu Shiyu, geb. im Juli 2014, geht in Wenzhou zur Schule. Begann mit 5 zu publizieren, nahm erfolgreich an lokalen und nationalen Wettbewerben teil. 《新诗典》小档案:鲁诗语,女,6周岁,2014年7月出生,浙江省温州乐清市丹霞路小学一(3)班学生。5岁开始发表诗歌 … …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鲁诗语#(1.0)

伊沙推荐:自打十年前开始做《新诗典》,我便很注重了解中国现代诗发展的整体生态,希望《新诗典》成为一个富含真相的窗口。但是,到现在我也不敢说自己很了解,骂诗坛怪象丛生者自己也是怪象之一:仇诗者众,恨诗人者多多,另一方面,却有史上空前众多的家长盼望着自家孩子在诗上早成才、快成才,成为小诗人、成为小诗星,造成了《新诗典》在00后、10后这一快,稿源茂盛,所以这究竟是不是诗的时代,很难一言以蔽之。那咱们就走着瞧吧,拿自己有限的生命来赌一把吧!这不,10后又来了,带着鲜活的诗感。

况禹点评《新诗典》鲁诗语《外公吹响了起床号》:哈哈哈,题目就看乐了。象声词的运用在本诗是一个特色。开头当然仅仅是拟声,但随着拟声的增多,带出了技术性,这让我有点惊讶作者在她这个年龄段所表现出的对文字的耐心。临结尾处“外公”叫醒“小盒子”和“蔬菜”,为全篇巩固住了想象的一致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GEFÄHRDETE ARTEN – 海菁 Hai Jing

3月 12, 2021

Hai Jing
GEFÄHRDETE ARTEN

Mendesantilope, lebt in Wüstengebieten, es gibt noch ungefähr tausend.
Schneeleopard, lebt in Nepal und Umgebung, es gibt ein paar tausend.
Blauwal, lebt in vier Ozeanen, nur noch 3000-4000
Schwarzes Nashorn, lebt in Malawi, nur noch 3610
Anden-Puma, lebt in den Anden, vielleicht 2500
Rotwolf, lebt in North Carolina, höchstens 220
Philippinischer Wasserbüffel, lebt in Mindanao, zwischen 30 und 200
Qi Haijing, lebt in Zhuhai in China, es gibt nur eine.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海菁#(10.0)

伊沙推荐:中国與论界的每次辱诗事件是如何发生的呢?个别诗人出了写作事故,人民群众在失败的文学青年带领下,人人觉得自己可以写得更好便群起而改之。我的冰桶来了:十岁的小诗人的一首诗,你们写不了,语文上达到也不是诗,你们这些人,生来无诗意,是被诗神抛弃的一群,所以每一次辱诗,于诗秋毫无犯。

况禹点评《新诗典》海菁《濒危物种》:写得好!每一个天使般的娃娃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的童年也都是独一无二。每个人的童心也都是独一无二。不管人们多么努力,她们都会伴随着岁月和成长朝着成人方向去改变,那曾经的童年与初始心,不是“濒危”又是什么?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海菁《濒危物种》:一首环保题材的小诗。随着地球人口的剧增、工农业的发展、环境的污染,导致动物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少,据估算,全世界每天有70多个物种遭遇灭顶之灾,而正在走向灭绝的濒危物种也是数不胜数:小诗人海菁在诗中列举的”弓角羚羊”、“雪豹”、“蓝鲸”、“黑犀”、“安第斯山虎猫”、“红狼”、“菲律宾水牛”等等当属此列。一组组触目惊心的数据,令人叹息、焦虑,心思沉重,甚至有“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悲哀,因为人们清楚地知道,其主要原因恰恰是人类的活动造成的。谁能担保下一个濒危物种不是人类自己呢?所以诗人在诗中最后一句由彼及此,透出的幽默风趣,让人破涕为笑:“亓海菁/生活在中国珠海/仅剩一只”,亦庄亦谐的智慧、与物平等的意识、充分展示了小海菁诗写的出色才华。

 

WINTER – 蒋彩云 Jiang Caiyun

3月 11, 2021

Jiang Caiyun
WINTER

In the south in the countryside,
when it gets cold suddenly,
you have old people leaving this world.
Some from old age,
some in sickness and pain,
some sit in the sun
and then they are gone.
The most envied ones,
they pass in their sleep.
After my great-aunt went, in the morning,
when the sun came out,
a cook said
it was a good day.

Translated by MW, March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蒋彩云#(8.0)

伊沙推荐:诗人者,尤其是女诗人,太乖戾了,叫人担心不久长;太敦厚了,叫人担心不锋利一一我对蒋彩云就有后一个担心,再加上以我观之一脸福相,便加重了担心,但愿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在我看来,这是一首文化诗一一为什么是文化诗呢?考虑到一般人民群众和行业里没文化的知识分子都听不懂我的话,就不解释了。

况禹点评《新诗典》蒋彩云《冬天》:写掌勺师傅的话是亮点,滋味复杂。突破了悼亡诗、亲情诗的类型局限,成了有生命地域的作品。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蒋彩云《冬天》:阴冷肃杀的冬天,对于体弱多病的老人来说的确是道坎儿,如果迈过去则是幸运,迈不过去就只能听之任之了,所以民间也有句老话叫“老人难过冬”。而老人去世后,遇到晴朗的好天气,据说是福佑子孙的好兆头。本诗有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大背景,语言凝炼,在有限的篇幅中,有事实、有习俗,更有暗含在字里行间的情感波澜,视角独特新奇,诗意连绵而又滋味浑厚。

张小云:

读蒋彩云《冬天》

越是大节气
生命越是忙于更叠
每人积累不一样
最终各有各的“走”法
当然,如果肯坦然面对
那对归宿当有良善的观念

蒋彩云这位90后女诗人
能有如此美好的观想与祝愿
离不开生养她的环境滋养
伊沙以“文化”点准了其中的奥妙
当代社会要实现最后的完美
其实何其难哉

圣者的第四大名号就叫“善逝”
国人总提到的五福临门
压轴的最后一福
正是“善终”
将这些依为目标
不就是完整的
人生观的一部分吗!

2021.3.11

 

 

TIME – 小虾 Xiao Xia

3月 10, 2021

Xiao Xia
TIME

In August 2008,
to celebrate the Beijing Olympics‘ opening,
a bunch of us mountain bike fans rode to Penglai Island
for camping.
There was an old guy in a flower shirt,
bald,
thick lips,
sitting beside a low wall.
He told me his story,
how his former wife mistreated him,
beat him,
cursed him
and I felt sympathy.

Translated by MW, March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小虾#(4.0)

伊沙推荐语:广西跨年诗会时光岛现场同题诗赛冠军之作,当大部分人去思考时光的意义的时候,作者写了某个时间点上很个人化的一个事件,明显棋高一招。当时我已看出这是一首女性诗歌,并非女性所写都是女性诗歌,而是女性意识真正觉醒的诗歌。

况禹点评《新诗典》小虾《时光》:有具体的人和事,最关键的是时间构成的景深,叙述者内心的波动,也由此更有了回味。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小虾《时光》:男人家暴女人,自古有之,人们早已司空见惯。而男人成为被家暴的对象,这在过去几乎是闻所未闻的,这是否就说明女性的地位提高了、社会进步了呢?那倒也未必。关于家暴的各种讨论,网上也是众说纷纭,在此就不赘述了。相信家暴彻底从人间消失的那天,这个世界才真正文明且和谐了。诗人将家暴这一现象予以记录,并启发人们做有益的思索及探讨,足矣。题目《时光》,有历史感,也表明时间的跨度之长,留下的印象之深。也展现出女性的细腻与善良,尤为感人。

马金山|读小虾的诗《时光》的十一条:
1、在场,本真;
2、有的诗,不在当代,活在未来;
3、小虾,原名谢字红。女。广西来宾人,汉族,生于1985年,2017年开始学习写口语诗;
4、小虾的诗,口语、本真、生活,以女性的细腻和敏感,以诗人的深刻与敏锐,以具体的场景为背景,现场、现实;
5、回到本诗,画面真切,场景实在,不仅如此,还十分感人,写出了个人化的本真状态与心境,既有传统的色彩,还有后现代风格的劲道;
6、诗中的微澜与精妙,在于女人对男人的家暴,和多年以后我对另外一个男人的心境使然,在意识形态当中揭起情感的痕迹;
7、结尾好一个“恻隐之心”,构成了全部事实的诗意,这就是后口语诗里的灵魂,仅此一笔,即决定了诗的硬度和成色,还道出了内心深处最深刻的觉性;
8、在“原乡砸诗群”每天砸诗,而且经常会出命题,或者范围性写诗,总是难倒“英雄汉”,导致很多诗人诗穷,而本诗同为同题诗,却写出了场外的感觉,生活的意趣;
9、诗的标题,具有时间的历史性和纵深感,连接上内容的纹理,给人留下深刻的变化与思考,意味至深而幽远;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外之心,在于思想之内,更在于生活之中”;
11、时光之诗,生活之诗,人性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4x NEUJAHR, KEIN CORONA IM TRAUM – 海青 Hai Qing

3月 9, 2021

Hai Qing
4x NEUJAHR, KEIN CORONA IM TRAUM

Komme in ein kleines Land,
Flussufer endlos am Abend,
Sträucher mit Blüten, in Wellen nach außen
wie Wolken
wie Schnee.
Ich zwick den Bub in die Arme, Beine,
er hat hat sehr wenig an.
Dein Papa hat schon
Bleistifte und Hefte
in deine Schultasche gepackt.
Wir sind am Äquator,
auf der Südhalbkugel.
Kommen wir zweimal im Jahr,
feiern wir zweimal Neujahr.
Zweimal im Halbjahr
heißt zweimal zwei Neujahr.
Und Hitze zu Neujahr!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Hai Qing, geb. in den 1960er Jahren, Avantgarde-Dichterin, Erzählerin, Fotografin. Fabriksgedichte 1986-1996. Zahlreiche Publikationen in mehreren Sprachen. 《新诗典》小档案:海青,六零后先锋诗人,写小说,摄影。诗作发表或入选《新世纪诗典》,《当代诗经》,《山东文学》,《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诗探索》,《流派诗刊》,《中国诗影响》,《中国当代诗经》(韩国,双语),《中国女诗人先锋诗选》2018年,2019年卷,《舌尖上的诗——中国口语诗年鉴·2019》等选本刊物,及多个公众号。部分诗歌被翻译成英,韩,德语等。有工厂组诗《大俗的年代——1986—1996》。纽约新世纪出版社出版,中文无限制长诗诗集《梦境》和中韩双语诗集《花落的方式》。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海青#(10.0)

伊沙点评《梦里没有疫情过四个年》:梦,很难写好,在本典入选率极低。大概是绝大部分人不明白为什么要写梦,该往哪个方向去,以为是题材,写出来毫无梦味儿一一本诗之所以入典,正在于有梦味儿,梦有梦的笔法,梦有梦的逻辑,梦有梦的轮廓,梦有梦的边界。

况禹点评《新诗典》海青《梦里没有疫情过四个年》:梦的特点是亦真亦幻,海青近年的诗,有一路是奔着这个方向走的。诗题是本诗的绝佳入口,无论诗里的情境多么安逸,“没有疫情”这四个字,仍能牵出现实的阴影。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海青《梦里没有疫情过四个年》:梦境和现实到底有怎样的的关系,至今还是个未解之谜。不过据科学研究,梦境不能被简单地理解成为和现实相反,应该被理解成是一个人潜意识里面的信息。古人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恐怕还是有一定道理。现实中所渴望得到的东西,有时就会在梦境里出现。这两年因疫情影响,十分重视过年的国人基本上都难得踏踏实实过个年,好好过个年几乎都成了奢望。于是这样的愿望就会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人们的梦里,就如本诗中描写的情形,如梦似幻,美好而简单,如同去了一趟异国他乡旅游的体验,细节真实得不容置疑,甚至“没有疫情”可以”过四个年”,然而梦终究是梦,醒来之后一切都是梦幻泡影,梦里短暂的欢愉令人徒增伤感。当然这样的诗更容易产生代入感,也更容易唤起了人们的共情心理,留下特殊的阅读体验。

马金山|读海青的诗《梦里没有疫情过四个年》的十一条:
1、诗,于诗人,是灵魂的又一次悸动;
2、叙事诗,是一种带入的艺术,不只是语言、感觉,还是灵魂;
3、海青,60后,先锋诗人,写小说,摄影。山东人。作品发表或入选多种诗歌选本。部分诗歌被翻译成英,韩,德语等。出版无限制长诗诗集《梦境》和中韩双语诗集《花落的方式》;
4、与海青未曾谋面过,而其诗的思考和探索,以及其专注于内心深处的情感挖掘与控制,不得不说,已经达到了一种自觉式的先锋,值得期待与关注;
5、海青的梦境写作已经很久,应该说,在这一领域已经抵达了某种程度上的深度和广度,并且与现实的生活相互融合与转化,美妙而真切;
6、诗一开头,即以梦的进入式,娓娓道来,将细节呈现得既具体而又丰富,充满幻想的生活状态,奇妙而且绕有兴致;
7、而梦中具有似醒非醒,若隐若现的混沌感,似乎有了这样的感觉,就有了陌生化的触碰感,但是还不够,还要有无厘头的东西穿行其间,达到某种层面,意味好像就有了;
8、对,以上一条我是在总结自己的梦,给合本诗,由外其内,由表及里,由幻到真,似是而非,若虚若实,而文字,则是皮层,刺入即诗;
9、结尾关于过年的时间,以及气候条件,反射出当代现实的境况,不仅出离,而且是梦的边缘反复,笔法苍劲浑厚而沉没于一体;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真实的脑洞,大开出来,与现实接轨,诗的感觉就流泻出来了”;
11、出离之诗,梦幻之境,时代之景。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ATOMBOMBE – 劳淑珍 Sidse Laugesen

3月 8, 2021

Sidse Laugesen
ATOMBOMBE

Sitze vorm Grab der Urgroßeltern.
Trinke Limo, sehe Flugameisen rauskrabbeln,
ungeschickt auf den Grabstein klettern,
sich in die Luft schwingen, torkelnd fliegen.

Süß!

Mama, was ist wenn heute
hier jemand eine Atombombe runterwirft,
wirst du dann wegrennen?

Ob ich dann wegrenne?

Kleiner, wenn heute jemand
hier auf diese Kapelle eine Atombombe abwirft,
kann wahrscheinlich gar niemand wegrennen.
Wenn es passiert,
sitz ich weiter neben dir,
schau wie die Ameisen
sich bemühen zu fliegen.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劳淑珍#(2.0)

伊沙推荐:少拿什么”女权”说事,我和《新诗典》从来都尊重女性热爱女性,我们的信念是:是女性创造了我们!国际劳动妇女节,本来准备推荐一位女诗人,现在扩大成一个”女诗人周”,从一位丹麦女诗人开始,她的诗感好极了,对汉语的运用也是相当娴熟。愚众群氓认为中国现代诗死了,好吧,那让外国友人救下命如何?

况禹点评《新诗典》劳淑珍《原子弹》:战争的阴影对同胞来说,曾经貌似遥远,但伴随自川普开启的“美国(或西方)更年期时代”的到来,似乎人类、尤其是离中文读者更近了。政客发神经,诗歌和文学怎么办?没错,“他打他的原子弹,我扔我的手榴弹”,诗歌和文学最致命的武器,依然是爱。

默问点评劳淑珍的《原子弹》:从磨铁认识劳女士,用震惊不能代替内心感受的十分之一,在女性视角,尖锐,深刻,敢于直面。有的人说什么这个那个,我能懂的就是,好诗,带给人的震撼,有时是心灵层面,有时是灵魂层面。你说不出来做的出来的,你做的出来说不出来的,你想到了不敢写的,你写了写不好的,诗无外乎如此,谁打动了自己,谁打动了众人,谁在做自己。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劳淑珍《原子弹》:一首语感极好,促人反思的好诗。诗的第一节“曾祖父的坟墓”、“喝汽水”、“可爱的飞蚂蚁”,一派春意盎然、岁月静好的画面,儿子的一句:“如果今天/有人在这里投下原子弹/你要不要跑?”如同在平静的水面扔进一块石头,瞬间打破了这暂时的宁静:是啊?要不要跑?能跑得了吗?自人类诞生之日起,围绕着利益、冲突、及信仰等等,大大小小的战争就没有真正结束过,战争的危险时刻都存在。一旦发生战争,或者敌人投下了原子弹,我等小民又能藏身何处呢?在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后,“我”的回答是:“好像没法逃跑/如果这样/还是继续坐在你旁边/静静看蚂蚁/努力飞行”,这样智性的回答应该能代表大多数人的心声:是啊,既然跑不了,那么只有珍惜眼前、珍视和自己所爱之人的每分每秒,哪怕是一瞬,也将成为永恒。

    君儿读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劳淑珍的诗《原子弹》的十一条:
1、把事情,或者事物说清楚,是诗的骨血,是呼吸,是诗的命;
2、诗的活力与张力,在场性,以及诗意的再造,于诗而言,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因为它们在自然生长诗人,以及灵魂的强壮与丰盈;
3、劳淑珍,丹麦人,翻译家,诗人。1975生于丹麦,奥胡斯。毕业于奥胡斯大学比较文学系 (主修中国当代诗歌)。译作有余华小说多部。残雪 《苍老的浮云》(合作)。王小波《黄金时代》、《似水柔情》,孙频 《无极之痛》、《万兽之夜》,于坚《0档案》、《拒绝隐喻》等;
4、劳淑珍的诗,以独特的节奏感和自然性,直面现实与生活,直击人性与生命,描绘出事物的直觉体验,打通内心与内心,人与人之间的边界,直触现场和现实;
5、回到本诗,以日常化的态度,细腻的情感表达,揭露出诗人对生命的鲜活写照,在语气、语境、语感方面,均有异于常人的创新力,还有对现场感的有效集采,思想和语言共通融汇,巨有内心的相互震荡;
6、诗中的一问一答,显现出诗人的心境和人生态度,与此同时,还写出了世界的当下性,尤其是人类之大变局,正在悄然发生变化,而诗人的淡然与超脱,构建出诗意人的精神境界;
7、其诗的纹路与维度,思维和思想,完全有别于汉语写作者,不仅视觉和画面感均具有强大的冲击力,而且生命的力量感十足,在有限的诗里行间,达到多重通感;
8、写自己,做自己,此诗还通向教育观、人生观和世界观,通达了一种生命的智慧,于感受渲染于汉字之间;
9、诗的标题,《原子弹》,直面物体,宛如野草一般,疯长诗意的源体;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节奏感,节、奏、感,就是这样,于诗,一切皆为众神”;
11、生活诗,生命诗,教育诗

 

 

LOSLASSEN – 游连斌 You Lianbin

3月 7, 2021

You Lianbin
LOSLASSEN

Am Abend
beim Terminal für Touristen am Hafen:
Die Fischer, die untertags
aufs Meer gefahren sind,
hören Dhāraṇī-Meditationsmusik
und tanzen wie sonst auf Plätzen die Frauen.

24. 12. 2020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游连斌#(18.0)

伊沙推荐:刚好妻到了退休之年,加重了我对本诗所题”放下”二字的理解,以及它与广场舞的关系,所以有些人读不懂诗,是压根儿就不懂生活与人生一一顺便来句诛心的:古诗是某些愚众的遮羞布(他们称之为”诗词”),不懂生活与人生者,不可能懂得与此对应的现代诗,不懂现代诗不可能真的懂古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游连斌《放下》:此诗堪列作者写过的滋味最丰富的作品。1、白天在波浪中捕鱼的人们,晚上放下了渔网在广场上休闲;2、按佛教戒律,至少属于“准杀生者”的渔民,在佛乐中放下“杀心”,翩翩起舞;3、作为现代市井产物的广场舞,与作为传统文化遗存的“大悲咒”,竟然相融无间。后者乍一看扎眼,其实符合生活的大逻辑。记得十几年前,接触齐豫唱的一张佛乐唱片,起初惊奇,听后感叹艺术、天赋与精神确实有种能水乳交融的内在关系。本诗也很自然地触及到了这一层。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FRÜHLINGSOPFER – 李少君 Li Shaojun

3月 6, 2021

Li Shaojun
FRÜHLINGSOPFER

Zurück in den Bergen, wo Vorfahren waren,
weißt du sie sind noch da, sie sind in den Bergen.

Unter den Bäumen, im kühlen Wind
flüstern Großeltern in deine Ohren.

Geh zwischen die Felder, da summen die kleinen Insekten.
Großeltern schweigen, auf dem Land ist es still.

Pfirsiche, Zwetschken, Pappeln, Duftbäume
wachen sorgfältig, wo sie gewohnt haben.

Wenn ihr nicht da seid, bleiben sie bei den Großeltern.
Spatzen, Schwalben, Frösche sind rund um den Hof.

Enkel ziehen auf die Berge mit klingendem Spiel,
mit Feuerwerk, Totengeld, Knien und Beten.

Papiertürme, Hochhäuser werden zu Asche,
Großeltern schauen von weitem hinunter.

Es wird laut auf dem Land, Hochzeit und Begräbnis.
Nur der Berg rührt sich nicht, die Vorfahren schweigen.

Frühling wie früher, Weiden sind jedes Jahr grün.
Enkel und Urenkel werden geboren und wachsen.

Großeltern wachen hoch auf den Bergen.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少君#(6.0)

伊沙推荐语

新诗何以健康发展?我有一念:就是古诗已有的好东西,不要轻易丢弃,再去找它没有的东西。作为农耕文明早熟大国,季节性是中国古诗中的好东西,同时它负载文明,诚如本诗所写:这也是一个用来祭祖的季节。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新世纪诗典10,NPC3月6日,3623首,1160人。第6个李少君(北京)日

侯马:诗好,评论好,北方乡村与南方乡村在春祭中如此相通。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新诗典》小档案:李少君,1967年生,湖南湘乡人,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主要著作有《自然集》、《草根集》、《海天集》、《应该对春天有所表示》等十六部,被誉为“自然诗人”。曾任《天涯》杂志主编,海南省文联副主席,现为《诗刊》主编,一级作家。

 

WAS SCHAUST – 王小龍 Wang Xiaolong

3月 4, 2021

Wang Xiaolong
WAS SCHAUST

Am Nachmittag sitzt ein aufgeblasener Vogel
auf einem Zweig draußen vorm Fenster.
Er hat eine Taube auf dem Boden entdeckt,
die Taube stapft durchs Laub, pickt blind herum.
Der fette Kerl oben dreht seinen Kopf nach links und rechts,
versteht nicht wie dieser komische Vogel da unten,
so hässlich,
so mager,
wie kann der Vogel da unten nur glauben,
dass er durch den Winter kommt?
Das lässt mich an manche Menschen denken,
da gibts immer Leute, die sitzen hoch oben,
singen schön laut und deutlich alles Gute zu Neujahr,
und schauen links und rechts,
die schauen mich so an
und verstehen mich auch nicht.

Janua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王小龙#(7.0)

伊沙推荐语
愚众骂诗,主要嘲笑口语诗,然后表演随手写,要跟被骂对象比高低,一出手就露馅儿,一辈子当愚众的料。他们不知道口语诗的法门何在(主要被骂者也不知道),让中国口语诗大宗师王小龙先生告诉你:什么叫语感无敌?本诗感觉也好,但关键是语感好,王小龙当年敢于跨出那殊为难得极为伟大的第一步,仗的就是这无敌语感,所以说,人无语感者,别碰口语诗,碰了你会死。

Huang Kaibing

Huang Kaibing

新世纪诗典10,NPC3月5日(惊蛰),3622首,1160人。第7个王小龙(上海)日

Huang Kaibing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小龙《看什么看》:人当然不知道鸟在想什么。从这个角度读,小龙写了一首纯主观的口语诗。但这个“主观”,对标的其实是现实中自身的境遇,所以“主观”是手段,核心依然是写客观、写现实。

《新诗典》小档案:王小龙,1954年生,住在上海。

Huang Kaibing

Huang Kaibing

KOHLE SCHAUFELN – 严力 Yan Li

3月 3, 2021

Yan Li
KOHLE SCHAUFELN

Über dem Schornstein
ist der Rauch verzogen im Wind
als ob das kleine Haus
gegen den Wind fährt auf der Erde.
So denke ich nach über das Leben
und die Zeit
schaufelt Kohle in den Herd
hinter meiner Stirn.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严力#(25.0)

伊沙点评《添煤》:《今天》派那代人,目前能有新作经常问世者,似乎只剩下严力一个人了。这便我所说的中国诗人(唐宋两朝除外)易早衰,也形成了我们的最大短板。何以至此?与生命力不够有关,与专业化程度不高有关。严力久长,夫子自道:”而时代/还在往我脑门的炉灶里/添煤”。

 

 

 

DER HUND BEI MEINEM FREUND – 柏君 Bai Jun

3月 3, 2021

Bai Jun
DER HUND BEI MEINEM FREUND

Ein Freund lädt mich ein
zum Hundefleisch bei ihm daheim.
Sein Hund
stupst die ganze Zeit hin und her
an unseren Beinen.
Ich werf ihm einen Knochen
auf den Boden.
Er springt und springt,
stürzt sofort hin,
schnuppert;
lässt den Kopf hängen,
verzieht sich in eine Ecke.
Nachher liegt dieser alte Hund
die ganze Zeit
dort im Schatten im Eck
und schaut uns still zu
wie wir bechern.
Der Blick,
der lässt mich
heute noch schaudern.

24. Februar 2013
Übersetzt von MW am 2.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柏君#(7.0)

伊沙点评《朋友家的狗》:据说我是一个有争议的诗人,其实我自身在文本闪外特别忌讳真犯错,我允许你愚昧,不允许我愚蠢。连选诗也是如此。我认为柏君在本诗中让诗中人犯了错,他勇于将这种不对的行为写下来便又做对了,所以本诗没问题,只是包含了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反倒具有了某冲先锋性一一没错,直面人性正视问题敢于担当就是先锋之一种,因此它是这个扩大的半月冠亚军的有力争夺者,因为小有不适感又错失了前二名。

黄开兵:柏君先生《朋友家的狗》是条“好狗“,我见过一只《坏狗》:我们在石碑厂干活/经常杀狗吃/买一只新的/杀一只老的/这次新买的这一只/吃了我们扔的狗骨头/老表说:这是只坏狗/赶紧宰了它/第二天/我们发现/新买的那只坏狗/不见了/老表说:果然/是只坏狗!
2021.03.02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柏君《朋友家的狗》:读过不少和狗相关的诗,但大多都成了过眼烟云。今天本诗中这条眼神具有杀伤力的狗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它是条“苍老的狗”,不食同类的骨头、“就一直卧在/屋角的阴影里/默默地看着我们”,看似普普通通的一条狗,诗人抓住其让人“不寒而栗”的眼神,使得这狗一下子就仿佛有了神性,变得那么地与众不同。虽然正常情况下狗是不会吃同类的肉的,这倒不是什么伦理问题,据说是在狗的舌下有个分泌腺,能分泌出一种反逆素”的物质所导致。我倒更愿意相信狗作为高智商的动物,也会产生“物伤其类”的情感,这也就不难理解它的眼神为什么会让人“不寒而栗”了。诗人于冷峻地叙述中所蕴含的复杂的情感和深邃的思考,使人读之心头莫不为之一震。

况禹点评《新诗典》柏君《朋友家的狗》:从小怕猫狗。怕狗是小时夜里被看厂房的狗惊吓过,怕猫是觉其神秘。当然这种惧怕到中年都随着频繁接触朋友或邻居家的猫狗而消解了。网上泛滥宠物视频又让人进一步发掘出宠物与人某些近似的地方。本诗深化了我的这种感觉,人有时候对动物而言,残忍而不自知。这其实也是我们身上潜藏的反人性的东西。

 

 

LANGER MARSCH ZU NEUJAHR – 唐欣 Tang Xin

3月 2, 2021

Tang Xin
LANGER MARSCH ZU NEUJAHR

bisschen nach sechs, noch dunkel, im traum
vom telefon aufgeschreckt. große schwester sagt, zu neujahr
kommen geschenke. meine alte mutter, mitten in der nacht,
steht auf, zieht sich ordentlich an, steckt geld in die taschen,
am arm ihrer zugehfrau die stiegen hinunter, im morgengrauen
schon auf dem weg. das ziel ist beijing,
den sohn besuchen. sie sagt, die großen straßen entlang,
so wird sie hinkommen. die große schwester hält die beiden auf,
zurück zu hause rät sie der mutter, zuerst mit dem sohn zu sprechen.
und so kommt es, ach, sie ist 88, ich bin 59;
eine neue reise hat schon begonnen.

Janua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am 1.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唐欣#(31.0)

伊沙推荐语
境界高者,夺冠;功能强者,居亚一一本诗在3月上半月(扩大)中当居亚军。一目了然,这是一首口语诗,又是最好的抒情诗,我敢断言:传统抒情诗不可能写得比它好,因为在传统抒情诗中,你妈不是你妈,不知道是谁他妈。至此,唐欣也漂亮地完成了十年满额的壮举,进军今年绵阳端午节一一直取李白诗歌奖”十大诗人奖”。目前硕果仅存的四大满额诗人,最后一轮非冠即亚,用质对量做了最好的注脚。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开兵:熟悉唐欣先生手书的朋友,看到我抄的这诗稿,应该觉得眼熟吧!是的,这幅字就是直接临写唐先生手稿。当我看到今天的推荐诗,看到唐先生的手稿,心里感叹:那些个天天鼓吹文人书法的书画评论家,真是瞎了眼!唐先生可能没正式练过书法,但绝对是手写过无数文稿的饱学之士。其字迹暗合颜体行书意味,写得圆劲饱满,一如其诗。我决定就照着他的手稿,用毛笔临写下来,仿佛有何绍基的笔意,效果真好!

新世纪诗典10,NPC3月2日,3619首,1160人。第31个唐欣(北京)日

张敬成:新诗典岂只写诗,多少人生妙道在里头。读了唐欣老师的诗,真是幸福的流热泪!!珍惜身边的亲人好友,珍惜每一天!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唐欣《元旦的长征》:一个妈妈找儿子的故事,读来虽有些啼笑皆非,更多的是温暖感动和羡慕。“半夜起床/穿戴整齐/口袋里装好钱”,为了找儿子,可见母亲早已做好充分的准备;“黎明十分已经出发了/目标正是北京/找儿子去/她说/沿着大路走/一定能走得到”,母亲见儿子的心情不仅迫切,而且目标明确、信心十足,不管它山高水长,也要踏上这漫漫长征路……这是88岁的母亲在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表达对自己59岁儿子的深爱。“新的征程/就这样开始了”,是诗人在调侃,也是对未来的希望:元旦是新年伊始,年龄不是问题,只要心中有爱,一切只是刚刚开始!老母亲虽未正式出场,可亲又可敬的形象已然呼之欲出。平实的语言,隐忍而节制地抒情,触及的是人们共同的软肋——至爱亲情,我们能强烈地感受到汹涌澎湃的情感直击人心。愿这样的“新年礼物”年年相伴,岁岁安好!

况禹点评《新诗典》唐欣《元旦的长征》:读老唐诗是一种享受。依然是唐欣式的温情与世情描摹。本诗既是疫情亲情诗的杰作,也是中年诗人写亲情的杰作。

马金山|读唐欣的诗《元旦长征》的十一条:
1、真实里面有叫人珍视的东西,更有真诗;
2、在诗里行间,写出有温度的层次与高度,也是一种境界;
3、唐欣,中国当代诗人,批评家。1962年生于陕西。现在北京石油化工学院任教。1984年开始写诗。曾多次获奖。著有诗集《在雨中奔跑》、《晚点的列车》、《雨天和蛇》、《母亲和雪》等。现居北京;
4、每次读到唐欣的诗,总会令人会心一笑,诗意和生活气息,什么都有了,总是这样,总是给人带来更多的惊喜和期待,也是诗人的一种幸福;
5、唐欣的诗,将生活的纹理细密呈现,将真实的情感娓娓道来,将真切的体验转化为文字,这样的写作手法不仅令人感动,且没有一定的功力很难做到。祝福;
6、回到本诗,首先作者以其擅长的形式,不紧不慢地以幽默风趣的语言,道出一个个的“黄金细节”,让拨动心弦的东西,自由自在地在诗里行间徜徉,再加上绝妙的断句手法,勾勒出人世间最质朴的部分,既直达事物本身,还延展到生命的高度;
7、诗中的画面感十足,先是“黎明前,我的梦中”,再到“老母亲”具体的行为,至出发的动作,最后到姐姐的拦截,构成一幅幅生动形象而丰富多彩的人生景象,至真至纯,至善至美;
8、诗的结尾部分,以“老母亲”,以及“我”的具体年龄,作为铺垫和描述,不由得,瞬间让人心颤,感动与心酸,很自然的有一种带入感和联系性,这还不算,结尾的一句“新的征程/就这样开始了”,话语简单,却意味深长;
9、本诗的标题就是我理想中的诗的标题,《元旦长征》,多么熟悉的感觉,多么亲切的词汇,多么质朴而颇具意趣的气息,形象生动而又干净透彻;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再至深的情感,也需要好好的说,慢慢的说”;
11、深情之诗,深刻之诗,深入之诗。

 

 

 

ERSTER SCHNEE – 水央 Shui Yang

2月 28, 2021

Shui Yang
ERSTER SCHNEE

Sechs Lehnsessel auf der Terrasse
im kalten Wind,
der Winter kommt,
sie ziehen den ersten Schneemantel an;
sitzen ordentlich, säuberlich aufgereiht
um den schneebedeckten Steintisch
zur großen Winterbesprechung.

28. 10. 2020
Übersetzt von MW am 28. Februa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水央#(6.0)

伊沙推荐语:太好了!境界无敌,冠军诗篇一一一把拿下3月上半月(扩大)冠军!我只是在辨别:这种诗境是来自于中国古诗还是西方诗歌?水央在图雅的建议下开始英译《新诗典》作品,一助人自己的诗立马上了层次与境界一一有些人永远不明白其中有什么硬道理,那就懂者自懂吧。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水央《初雪》:好一场诗意连绵的初雪!静态的“六把扶手椅”,通过诗人奇妙的想象,营造出一个超现实的诗性空间,令肃杀的冬季泛出几丝活气,“危襟正坐”、“神情肃穆/商讨入冬的大事”等句子的使用,使椅子更添了人的动作和情态,生命感十足。整首诗动静相宜、色彩淡雅,现代意识浓厚,抒写了诗人对眼前之景独特的个人感受和启发,也成功地拓展了诗歌的张力和意义空间,使人“见之不忘”,回味无穷。

况禹点评《新诗典》水央《初雪》:以物写境,拟人后的异样感,给人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君儿读诗

 

 

 

MENSCHLICHKEIT 1. LEKTION – 梁园 Liang Yuan

2月 26, 2021

Liang Yuan
MENSCHLICHKEIT 1. LEKTION

Ich bin ganz klein,
sitz auf dem Schemel,
hör Omi erzählen
eine Diebesgeschichte.

Der Dieb gräbt ein Loch
in eine Lehmwand,
steckt seinen Kopf hinein;
wird von dem Herrn
des Hauses entdeckt.

Der Herr verstopft
das Loch so dicht,
dass der Kopf nicht hinaus kann,
kocht einen Topf Hirse;
füttert dem Dieb
den brennheißen Brei
bis er tot ist.

„Zu grausam“,
sagt der Onkel, der neben uns
die Geschichte gehört hat.
Ich wollt gerade
dem Herrn applaudieren,
stopp mittendrin;
merk mir, was er
gesagt hat, bis heute.

30. September 2020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伊沙推荐:中国人辛苦,逮着过年就不放,非过到正月十五元霄节才算过完,本典也要有所表示。但凡诗人,不论男女,乖戾人众,得一和善可亲的大姐不易,当置于这团团圆圆的节日。诗也是接地气生活化有人味的。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梁园《人性第一课》:姥姥的讲述传递的是千百年来传统的寓意——小娃娃长大要做好人,不要做贼;舅舅的表态代表了当代人的价值判断。作为读者,我的第一反应会倾向于舅舅。但经过大疫情的教育,我也不敢轻易否认姥姥的价值观。两者各有侧重,但一首诗能让人想到这些,已经成功。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梁园《人性第一课》:由于人们的价值观及认知等的差异,以及人们对人性的理解有诸多不同,从而导致人性教育的多样性。大多数人最初的人性教育受家庭的影响极大,甚至远远超过了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一如本诗中听完姥姥讲完“一个贼的故事”,舅舅说出了三个字“太残忍”,使“正为主人/叫好的我/愣了一下”,这一“愣”显然我是有所触动,意识到这样的“叫好”似有不妥,当时因为年龄限制,也不会完全明白到底有何不妥,只有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才会有所领悟。而“一辈子/记住了/舅舅的话”便是家庭里长辈对晚辈人性教育的结果:这样的一课,足以影响人的一生;一颗善良的悲悯之心便是在这样的环境和氛围中淬炼出来的,始终闪烁着人性的光辉。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HILDHOOD PALS – 孙锐 Sun Rui

2月 25, 2021

Sun Rui
CHILDHOOD PALS

Back home,
three rounds of drinks,
together we go
to the town bathhouse.
After that we will have
a bowl of mutton soup
like when we were small.
We jump into the bath,
at first we quietly
size up the other,
some places are bigger
some places are smaller
some places are unfamiliar.
Back when we were kids,
we would laugh at each other,
make jokes. Now we pretend
we haven’t seen, so we start talking
all those serious things.
But after the bath we just split,
don’t go for a bowl of mutton soup.
Because we have said
what we have to say.

Translated by MW, February 2021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伊沙推荐语

本诗初读时给人感觉是一一如今每个口语诗人都会说的一句话:活岀来的诗!刚才看到作者的小档案(只在这个时段看),才知是发表过几十万字小说的作家,那就不奇怪了,甚至我可以断定其小说含金量不低,一定充满人性的体验。

新世纪诗典10,NPC2月25日,3615首,1159人。孙锐(江苏)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孙锐《儿时伙伴》:一首记述人成长的诗。初读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一首普通中国人版的“某某往事”,里面浓缩了丰富的岁月与人生,犹如塞尔焦·莱昂内拍的那部《美国往事》。

查文瑾评:前两天刚从磨铁读诗会选评了孙锐的《算命》,今天就见其上典,必须祝贺。说起儿时的伙伴,掏心掏肺的时候,谁曾想过长大后竟天各一方,竟人心隔肚皮,谁曾想过那么多童年的星光呓语竟有说完的时候,这之间到底隔着什么?是时光,是经历,还是三观,或许都是,或许都不是。比起彼此身体变化带来的陌生感,心灵感应的缺失才是真正的失去,以至于不苟言笑的我们除了说“正经事”,再无童趣可言,哪怕一句没心没肺的取笑也不会再有。这么说来,似乎收获失去才是所谓长大。本诗以不露痕迹的戏谑和幽默,讲述了成长过程中一个沉重的话题,让人怅然若失。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孙锐《儿时伙伴》:虽然古人曾云:变则通,变则久……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的人和事已经渐渐变得面目全非。即使是儿时的伙伴,也因成人后各自的阅历、生存的环境和状态不同而产生疏离。本诗围绕回家与儿时伙伴的相聚,处处抓住一个“变”字来写,由浅入深、由表及里层层推进,将这一变化写得不动声色又具体而微,极具生活化的场景,相信会唤起很多人的共鸣,因为这当中涉及到的不只是一部分人的记忆,更是一代人珍贵的生命体验。

莲心儿读孙锐典诗《儿时伙伴》

反复读了几遍。
读一遍多一倍苍凉感,读一遍多一倍失落感

因——深有共鸣。

过去时光不再来
,世事沧桑使人与人之间渐行渐远。就在这如静水深流般的文字里尽显。
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充溢胸间。
就像那天读伊沙老师的过年诗中写到吴雨伦没吃饺子却喝了胡辣汤。我在十几年后再喝到时,却再也不是当年味道了。可真是五味杂陈啊!

所以,当极少评诗的我看到此诗,也禁不住浅评一二。

非常喜欢这样的诗,这样的诗,也只有在新诗典得见。

简兮读孙锐《儿时伙伴》:兄弟情义在相互取笑里,生活乐趣在“不正经”里。
变大变小变陌生,都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了取笑对方的轻松和谐。就像成年后的闰土对迅哥喊一声“老爷”,让人心变淡漠的是社会评价附加给每个人的身份、地位、经济等的差异。
生活的趣味多在没有意义的事情里,“不正经”才能让人充分放松,让人放下担忧。嘴上有多“不正经”心里就有多深情。

张小云:

读孙锐《儿时伙伴》

儿时伙伴的友谊纯度
哪经得起“不动声色”地彼此“打量”
同样的攀比同样的寻他人过
哪经得起所戴不同眼镜的审视
儿时的眼镜无色透明
现在明显染了杂色且凹凸多角
理智替换了真诚
陌生引发真正的疏离
过程的完整用语的精准
同样“不动声色”地
让孙锐的叙述浸满了人物的心理
未喝羊肉汤便“散了”
最后的“已经说完”
是儿时友谊被这一场小聚
消费殆尽的写照

2021.2.24

马金山|读孙锐的诗《儿时伙伴》的十一条:
1、人世间万物,皆为诗歌的源泉,当下是,以前是,未来也是,皆由心生;
2、写,是通往事物本真的唯一途径。狠下心来写,将爱融入其中,另辟蹊径,继而要有坚韧不拔的意志,剩下的交给时间;
3、孙锐,男,生于1976年,原籍江苏阜宁县。写诗。曾公开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主要是小说,代表作《桂花街上的小人物》)。现居江苏常州市;
4、上网搜罗一遍有关孙锐的信息,一无所获,除了诗人小档案里的内容,再无其他,但通过这些,可以判断出作者对口语诗的态度,以及已然写诗多年;
5、回到本诗,对事物细致入微的场景描绘,和内心世界的精准呈现,在一首诗里的分量不容小觑,像呼与吸,潜藏于诗意之中,简直妙不可言;
6、诗一开头,由日常化的语言和生活场景,以事物为基调,直接进入到“活着”的现场,在个体的体验中,刻录出成长的状态与变化;
7、诗里行间,作者通过形态特征、身体变化和心理状态,描述出一种清晰、鲜明,以及深度的意趣,尤其是行为举止的微妙感觉,自暴自身,沉实而饱满;
8、而诗的结尾,一句“我们的话/已经说完了”,瞬间有种莫名的失落感,言轻而意重,意犹而味未尽。不由得让我想起,当兵期间的战友,亲如手足,而在多年以后再聚首时,却有了一种莫名的“隔”,正如此诗一样,微妙而意深;
9、此诗标题《儿时伙伴》,很容易让人想到韩敬源的《儿时玩伴》,既有童年的回忆,还有时下的生活,以及对生命的有力阐述,厚实而幽远;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直扑生活与事物本身的存在,是时光的隧道,既穿梭时代,还穿透人心”;
11、成长印记,岁月之痕,生命之树。
《新诗典》小档案:孙锐,男,生于1976年,原籍江苏阜宁县,现居江苏常州市。曾公开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主要是小说,代表作《桂花街上的小人物》)。写了几百首诗,但发表寥寥。尽管如此,我还会继续写下去。毕竟写诗是一件很帅很帅的事情。我以为,诗发展到今天,已成为一种全新的文体,特别是发展到现代口语的阶段,更是可以包罗万象,成为一种表达当下最灵活、最丰富、最有力的文体。

 

ACKERGERÄT – 简兮 Jian Xi

2月 23, 2021

Jian Xi
ACKERGERÄT

Seine doppelten Lidfalten sind ganz viele geworden,
sein Blick ist sehr unklar.
Ich rufe ihn, er reagiert nicht,
wahrscheinlich ist er schon taub.

Er war ein Ackergerät,
hat den Pflug gezogen, folgsam wie ein Ochse;
hat den Wagen gezogen, die Hufe sind alle auf einmal geflogen.

Er hat auf Hochzeiten seine Rolle gespielt,
Bräutigam hoch zu Ross, die Braut in der Sänfte.
Am Kopf rote Seide, am Rumpf bunte Farben,
er hat viel beigetragen zur Freude.

Er war ein gemütliches Spielgerät,
in einer Ecke des großen Platzes.
Reiten für Kinder, jedesmal ein paar Runden
und ein paar Fotos, pro Kopf für zehn Yuan.

Jetzt kann er nicht einmal gehen,
sogar Gras frisst er nicht mehr.
„Pferdefleisch wird sauer, Gewürze dafür“
fällt mir auf einmal ein.
Ich streichle langsam durch seine Mähne,
er hebt nicht einmal den Kopf.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Jian Xi, geb. in den 1970er Jahren, kommt aus Changzhi, Provinz Shanxi. Lehrerin, liebt Lyrik. 《新诗典》小档案:简兮,女,七零后,山西省长治人,教师,喜欢诗歌。

伊沙:从昨日词的陌生化到今日物的陌生化。从80后三女将到70后女”新人”,《新诗典》的编排当获最佳剪辑奖。如何完成物的陌生化?本诗告诉你:将熟悉的事物拉开一定距离,再换一个角度去看它,你将获得新的收获。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简兮《农具》:马离我们的生活已经太远了,曾几何时,它不止是牲口,还是伙伴。本诗还提到了一个人们遗忘的功能——农具。这种陌生化的发生,来自于社会的发展和演变。谈不上坏,也谈不上妙,我们人类只能接受它,带着不情愿和怅然。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开兵:初读简兮《农具》,以为是写牛,我从小放牛,对牛有感情,但一读到“像头黄牛”时就愣了,再读,哦,原来是写马!老马!越读越让人心痛。我抄的时候,只用笔尖,但很使劲,很缓慢,很沉地摧动着笔尖,力图以最细微的线条,写出那种钝痛。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BUTTERFLY EFFECT – 王小拧 Wang Xiaoning

2月 22, 2021

Wang Xiaoning
BUTTERFLY EFFECT

I know a person,
at first he was called close contact individual.
I was called individual in close contact with a close contact individual.
Later they just called him close contact.
I was called close contact of a close contact.

Even later
he was still a close contact,
but I was a second degree close contact.

1/15/21
Translated by MW, February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王小拧#(2.0)

伊沙:第三位80后女将。这要给无知大众看,又傻了:这是干啥呢?这叫语言的陌生化处理。搞陌生了干啥呢?开发语言的功能,展示语言的多面,展现语言的魅力,履行诗歌对于语言的责任一一我当然不会对大众去讲,我对他们惟一的态度就是:切割!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小拧《蝴蝶效应》:通常,这种语言的变换,是构建现代诗幽默感的必备要素,但本诗又不仅限于此——它是大疫情下事实的诗意,言之有物,幽默的背后,又有着对当下人类悲哀境地的描绘。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小拧《蝴蝶效应》:“蝴蝶效应”本是混沌学理论中的一个概念。它是指对初始条件敏感性的一种依赖现象:输入端微小的差别会迅速放大到输出端。猛一看很多人还会有点懵圈,其实通俗点说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对于蝴蝶效应这一现象,我们充满智慧的古人说得已经很简洁明白:如“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等等。可以说是于经济生活中被广泛应用,比比皆是。本诗是蝴蝶效应在文学创作领域或者文学语言方面的反应,带来的是一种新鲜而陌生的语感,这不仅体现的是语言的魅力,也是生活的智慧,充满机变,令人叹服,更可看作是诗人对诗歌的贡献。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74

3613

蝴蝶效应

王小拧

我认识一个人
一开始他叫 密切接触者
我叫 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
后来他改名叫 密接者
我叫 密接者的密接者

后来的后来
他还是叫 密接者
我改名叫 次密接者

20210115

伊沙老师说,这首诗应用了语言的陌生化处理手法。“陌生化”是由俄国形式主义评论家什克洛夫斯基提出的一个著名的文学理论。这个理论强调的是在内容与形式上违反人们习见的常情、常理、常事,同时在艺术上超越常境。“陌生化”通过化熟悉为新奇,目的是要再次唤起人们的新趣。在这首诗中,王小拧陌生化了两个词,一个是众所周知的“蝴蝶效应”。“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这是自然科学和哲学里的大理论。王小拧将它用到用到人际关系上,也够“陌生化”了吧。另一个是去年的热词:“密切接触者”。疫情下的密切接触者就是指与病毒(新型冠状病毒、非典型肺炎、猪流感……)确诊或高度疑似病例有直接居住生活在一起的成员。本诗被诗人“陌生”得有点绕。我觉得只有用庖丁解牛的方式才容易把这事说清楚。本诗涉及到三个人(嘿嘿,三个人):一个“他”,一个“我”,还有一个神秘的第三者(呵呵,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他或她)。一切缘于“他”接触了“第三者”。“一开始他叫 密切接触者/我叫 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我”和“他”本来各有各的名,因为一个“第三者”,于是各自有了一新名字。这是第一次“陌生化”。“后来他改名叫 密接者/我叫 密接者的密接者”,新名字太过通俗,太过直白,太过易懂,所以有了第二次“陌生化”。“后来的后来/他还是叫 密接者/我改名叫 次密接者”,在病理学的意义上“次密接者”和“密接者的密接者”是同一个意思。诗人大可不必做这第三次的名字“陌生化”。但你若心细一点,就会发现,这首诗写的,根本就不是新冠肺炎的那点事。如果“第三者”是个“新冠病毒”患者。这仨人早就被隔离了。哪里还会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密切接触、密接、次密接。哪里有那么多的“一开始”、“后来”、“后来的后来”。在这里,“次密接者”的“次”,是次要的“次”。是“我”的地位在三者中下降的“次”。2021年2月22日21点46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张小云

读王小拧《蝴蝶效应》

撇开专家判定
按照王小拧的“蝴蝶效应”类推
我等都有可能是
密接者的密接者的密接者的…
该叫次次次次次密接者
或再四五六七N级密接者
疫情防控以来
这词就如“死”字一样
司空见惯又距离那么近
这下被王小柠的诗写一惊
她击中了我等可能致命的毛病
危险环身却总是选择性地“陌生”

2021.2.22

 

 

DORFARZT – 杨艳 Yang Yan

2月 21, 2021

Yang Yan
DORFARZT

Der Arzt aus dem Nachbardorf
war krank, ist gestorben. Als die Nachricht kommt,
an dem Abend sind in unserem kleinen Geschäft
sechs, sieben alte Leute vorm Fernseher,
jeder ein sorgenvolles Gesicht.
Das war der einzige Arzt in der Gegend,
der hat sie ihr ganzes Leben behandelt.
Alle seufzen, in Zukunft
wird niemand sich um sie kümmern.

26. 12. 2020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Yang Yan, 1982 geboren, Waage. Lebt in Ningde, Provinz Fujian.《新诗典》小档案:杨艳,1982年生,天秤座,现居福建宁德。

伊沙:第二位80后女将。这是一位典型的口语诗人的标准的后口语诗。你如果对这样的诗没有感觉,那就将它当作分行的文学来理解吧?”分行的文学”不是诗是什么?写这样诗的人从不搭理无知大众,也不搭理行业内的蝇营狗苟,不必搭理,不屑于搭理,他们才是中国现代诗的馅儿,把土包子皮让给了混子。

新世纪诗典10,NPC2月22日,3612首,1157人。第18个杨艳(福建)日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杨艳《村医》:本诗让我想起凡·高那幅《吃土豆的人》。典型的乡村生活记录。出自当今诗人的笔下,这一点特别有意义。扣除这两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元素,我们一度沉浸在一个全民旅游热的年代,诗人的笔墨除了渲染山青水秀以外,对我们曾经经历(有些人现在可能还依然经历着)的生存的艰难,貌似已然遗忘。对于那些场景,以文学立下存照,对改造现实依然是有价值的。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杨艳《村医》:世上每时每刻都有人去世,这本也不足为奇,然而本诗中这位村医的“病逝”,却让一群老人“都在哀叹/以后没人给他们看病了”,只因“那是邻近唯一的医生/他们一辈子都找他看病”,这种发生在广大农村犄角旮旯里的一件平平常常的事情,折射出的是农村留守老人缺医少药的社会现实。诗人冷静客观又不动声色地呈现,言辞虽不激烈,但足以引人深思。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73

3612

村医

杨艳

邻村医生
病逝的消息传来
当晚在我家小卖铺
看电视的六七个老人
个个一脸愁色
那是邻近唯一的医生
他们一辈子都找他看病
大家都在哀叹
以后没人给他们看病了

2020.12.26

“邻村医生/病逝的消息传来”,这是引子。消息是谁传来的?不重要。消息是怎么传来的?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医生死了!而且是病死的!医生也医不好自己的病,医生也会病死。这个消息肯定非常震撼。“当晚”是时间,说明消息反应快。“我家小卖铺”是地点。在乡下,小卖部不仅是商品的聚散地,也是各种人物的聚散地——尤其是老人和闲人,还是各种消息的聚散地。“看电视的六七个老人”是人物。老人晚上来小卖部,既是看电视,也是唠家常。“个个一脸愁色”是神态描写。老人们是愁病逝的医生吗?是,但不全是。大家“哀叹”的,更多是“以后没人给他们看病了”。人老了,病就会格外多。“那是邻近唯一的医生/他们一辈子都找他看病”,这是一个多么偏僻的村子,这是一个多么重要的医生啊!说“邻村医生”与老人们,甚至与乡邻们相依为命,也不为过。2021年2月21日22点04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REFINED LOVE – 刘傲夫 Liu Aofu

2月 19, 2021

Liu Aofu
REFINED LOVE

Her first
colloquial poem
made it into two important anthologies
of unofficial
avantgarde poetry.
But she doesn‘t write
that kind of stuff anymore.
When you ask her,
she says,
colloquial poems
don’t pay.

10/8/20
Translated by MW in February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刘傲夫#(10.0)

伊沙:近来在又一轮对当代诗的讨伐中,诗歌愚民+网络暴民列举的所谓”屎尿屁”诗歌中,我的《车过黄河》和刘傲夫的《与领导一起尿尿》是绝对的好诗,内行人看得出来。本诗也好,现象真实,抓得准确,一击即中。大年初九,请刘傲夫出场向典中70后诗人一一至此,春节拜年单元圆满结束。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傲夫《爱的提纯》:新春伊始,刘傲夫又给新诗—协会体趣味空投下一颗核弹。本诗抓住了一个大题材——而且是只有奋战在先锋第一线的诗人才会警醒的大题材。诗无“用”,诗也无“利”,而这才是诗一直为人类文明所默默奉献的空前大利。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查文瑾评:如果单纯用稿费来定义诗歌的价值,估计诗圣杜甫就是活该受穷了,想想他的诗有多少能上的了大唐的纸刊官媒呢?又有多少能挣回银子养家糊口呢?有人的地方即是江湖,诗歌也不例外,市场经济时代,不为稿费的作诗和没有报酬的做事,不敢说多么纯粹,起码是相对客观的,就拿作品说话,响当当硬邦邦,有底气。因为多次上过民间刊物或平台,所以常常能看到,他们选出的诗歌,相当一部分并不是来自作者的投稿,而是选者辛辛苦苦挨个群、挨个平台扒啦出来的,仅这精神也令人肃然起敬,同时避免了人情,避免了投了又选不上的尴尬,让选与被选者都自在。最关键的是避免了人情大于诗情的现象,很大程度上保护了文学的生态。此诗写得真实而典型,不禁多说了两句。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刘傲夫《爱的提纯》:口语诗写作者中,确实存在如本诗中所提到的这位女作者这一类诗歌投机分子,与口语诗有短暂的交集,见无利可图便抽身而去。若说多年前写口语诗没有稿费,应该比较符合实际;但近几年优秀的口语诗,越来越受到读者的欢迎,也不乏发表的渠道和平台。当然如果指望写诗来丰衣足食也是痴心妄想,虽然写诗的人都抱着不同的初衷和心态,但一直走到最后的无一不是诗神的真正拥趸者、思虑纯正的纯24k的诗歌赤子,即使无名无利亦无怨无悔,“旦旦而为之,终亦成骐骥”,便是他们的态度与精神写照。

韩敬源:新诗典把当代生活展现得透透的,也是时代的风气,古诗国的氛围在新诗典,本诗写时代现象,一是“刺”诗歌环境的恶劣,现象就真是写口语诗没有稿费,饿死诗人时代。二是“刺”部分诗人的玩、混、功利和糊涂,更显谁在担诗道?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刘傲夫的诗《爱的提纯》的十一条:
1、生活,本身就是一部非常真实的作品,在诗人这里,只需要还原真实,即是史诗;
2、生活是一面多棱镜,而口语诗就是一面显微镜,一切的事物都暴露在了时代面前,奇妙而真实;
3、刘傲夫,本名刘水发,男,1979年2月出生于江西瑞金。先后就读于清华大学、北京电影学院,取得艺术硕士学位。上世纪90年代开始写诗。作品发表于并入选多种诗歌选本。曾多次获奖。其诗《与领导一起尿尿》经《新世纪诗典•第六季》推出后,自2018年7月至今持续引发着热议,在中国大陆和部分海外国家(俄罗斯、新西兰、澳大利亚)具有广泛的影响。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4、在京见到过作者数面,其略显含蓄,背后却隐藏着一颗强大而又丰富的灵魂,在其先锋的观念里,流行于网络,并在既定的世界里,持续滚烫着,灿烂而夺目着;
5、在特定的诗人那里,估计本诗又会引发波澜,这于诗和人,都将是又一次刷新,在“百诗争鸣”的网络平台中,正看是光,背道无形;
6、本诗不仅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还写出了一种深刻而鲜活的现象,揭示出口语诗在当代的冷遇,也是一种尖锐的现代性,而已经写出,既具有了某种程度上的担当;
7、诗中先由“她的第一首/口语诗”,入了先锋选本,到后来的不写口语诗,而写其他类型的诗,这种转变从根本上,都会是一种精神的再塑,拉伸了思想的碰撞与交融;
8、而诗的结尾,她的回答,既是她的真实,诗的真实,还是现实生活的真实,当然,无论何种写作形式都值得提倡,只要不抄袭,只要情感有温度,都当尊重;
9、此诗标题用得很棒,在情感层面给诗加持,并含有奇妙的感觉,凝聚成爱本身,提纯则将一切的杂念汇聚于心,精彩;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口语诗生长于生活的方方面面,首先需要一颗日常的诗心”;
11、现实之诗,鲜活之诗,当代诗纪。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71

3610

爱的提纯

刘傲夫

她的第一首
口语诗
就入了民间先锋
诗歌界的
两个重要选本
但她再也不写
该类诗了
问其原因
她答
写口语诗
没有稿费

2020.10.8

“她”是人物。“第一首/口语诗/就入了民间先锋/诗歌界的/两个重要选本”是事件。“口语诗”区别于“非口语诗”。“民间”区别于“官方”。“先锋”区别于“保守”。“重要”区别于“普通”。第一首口语诗能被两个重要选本同时选中,足见其诗之好。“但她再也不写/该类诗了”,这是转折。一个先锋性极强,口语诗天赋极佳的诗人,为什么不写该类诗了呢?“问其原因”是代问。“写口语诗/没有稿费”是自答。“她”的看似简简单单的一
答,实则包含了太多太多的内容。一、“她”是为了稿费写诗的。为了稿费写诗不可以吗?当然可以。诗人也要生活,诗人也要吃饭。二、“她”的经济条件应该不太好。如果“她”有宽裕一点的生活或者有稳定一点的生活来源,我想“她”也不会太在乎那一点稿费的。三、“她”的写作水平肯定不低,“她”肯定能通过另一类诗换得稿费。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嘛。四、口语诗是不受官方待见的诗。五、民间掌握了诗歌最先锋的武器,官刊则掌握了最诱人的钱。朝哥VIP8经常教训我:“凡是卖不到钱的,都是狗屁。狗屎还可以肥田,狗屁只有臭!”我听了,唯有诺诺连声。2021年2月19日21点31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FLUGHAFEN LIJIANG – 李勛陽 Li Xunyang

2月 18, 2021

Li Xunyang
FLUGHAFEN LIJIANG

Bei der Sicherheitskontrolle,
vor mir ist ein Mann im mittleren Alter,
sie nehmen ihm zwei Dosen Wong Lo Kat ab.
„Das dürfen Sie nicht mit hinein nehmen”,
sagt die Beamtin.
„Wenn Sie es nicht wegwerfen wollen,
können Sie es auch austrinken.”

„Einfach hier?”

„Sie können zurückgehen,
lassen Sie nur die anderen vorbei.”

Der Mann weicht auf die Seite aus,
macht eine Dose auf, fängt an zu trinken.
Aber da ist noch eine Dose.
Er schaut links und rechts die Leute an,
auf einmal sieht er mich und sagt:
„Bruder,
bitte hilf mir,
diese Dose schaff ich nicht mehr.“

Er gibt mir den Kräutertee.
Ich zögere,
„da wird schon nichts Besonderes drinnen sein.“
Ich nehme die Dose,
denk mir:
„Das schlimmste, was passiert, ist vor dem Einsteigen
noch einmal aufs Klo müssen.“

„Danke“,
sag ich beim Aufmachen,
„wir beide leeren jetzt einen Becher!“
Die anderen Leute,
einschließlich der Sicherheitsbeamtin,
müssen auf einmal
alle lächeln.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勛陽#(26.0)

伊沙推荐:从首届李白奖入围奖到第十届银诗奖,是李勋阳《新诗典》十年创作生涯的最好注脚,未被妄称为”天才”或”第一”,也没有被调戏为”大师的青年时代”,而得一”怪怂”之浑名,是何等幸运,路漫漫其修远兮。本诗在节奏上有点毛病,由于”事实的诗意”比较强大,作者有点贪恋叙述了,让节奏慢了一拍,留下了创作上的一次教训。大年初八,请李勋阳向典中80后诗人拜年!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勋阳《丽江机场》:好角度。安检和新冠时代的口罩一样,都是人皆可遇的大题材,好作者又都可以从中发掘出自己的独家体验。同意主持人的观点,诗有些偏长,其实可以再凝练。对后口语来说,重要的不止是捕捉、还原,还需要在凝练这一环上多注意。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李勋阳《丽江机场》:机场是个容易出好诗的地方,诗人李勋阳这次不枉此行,又“捡”了一首好诗。安检本是登机前最常规的检查,两个素昧平生的男人因两罐王老吉产生了交集,如果仅此而已,离一首好诗还欠点火候,妙就妙在“我不仅慷慨解围,还当着众人“咱俩干一杯”,画风清奇又风趣幽默,大有诗仙李白豪迈之风。当今社会很多人跟人打交道,都会抱有“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戒备心理,而“我”却不设防地坦诚相待,替人解围分忧,令人感动并心生敬意。记得作家王蒙曾说:“为什么不设防?因为没有设防的必要。无害人之心,无苟且之意,无不轨之念,无非礼之思,防什么?谁能奈这样的不设防者何?”深以为然。加之诗人细腻的语言、动作、和心理描写一齐上阵助攻,一首人物性格鲜明生动,生活滋味浓厚,回味无穷耐咀嚼的好诗便横空出世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李勋阳的诗《丽江机场》的十一条:
1、生活,是活的艺术;而艺术,就是活生生的现场;
2、看见的诗,看不见的诗人,会让诗的美好和空间更加辽阔,这就是现代大部分人的状态,也是一种真实存在的现象;
3、李勋阳,生于1980年,陕西丹凤人,诗人、小说家、新锐儿童文学作家,创作有诗歌专辑《身体快乐》,小说《我们都是蒲公英,飘着飘着就散了》《黑白心跳》,儿童文学《小尾巴奇遇记》《少林鼠》等。现居云南丽江;
4、李勋阳的诗,保持着独特的个性化视角,在多向度上具有高精密度和真实的再现,还有强大的批判意识与时代渲然,质感而生活味十足;
5、回到本诗,由六节组成,在机场安检的日常情景中,在一问一答之间,形成鲜活而独特的体验,在细致入微的叙述里,生长出新鲜的诗意和自然的场域;
6、此诗在众多的安检诗中,颇有其独到的视角,并带有多种色彩与气质,是时下的,还是事实的本身;
7、诗中语言幽默风趣,松驰可爱,对话的“动态过程”,显现出活力与生机,饱满而自足,又充满魅力,细腻的描述,构现出滋味浓郁的画面感;
8、两个陌生人的干杯,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瞬间构成极为丰富而又重要的要素,在当下,是现实最珍贵之一种;
9、结尾部分,执行工作任务的女安检员的表情,点亮了全诗,不仅是众人的目光聚焦,还是反讽意味的充足,带有幽深而又细腻的情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个体的进入,往往会使诗的体温更具温度”;
11、生活之诗,现场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MY OWN POETRY – 游若昕 You Ruoxin

2月 17, 2021

You Ruoxin
MY OWN POETRY

In my review material
is a Beijing middle school essay topic,
writing it
feels like a poem,
just about 20 lines.
I am very glad,
this isn’t easy to get.
Makes me think,
even if middle school exams in Fujian
let you
write poetry,
maybe I would be worse off.
Wouldn’t get even one point,
could be.
Because here down south,
teachers love
Ah …
Ahh …
That kind of poetry.

1/17/21
Translated by Martin Winter in February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游若昕#(24.0)

伊沙:本诗所写多么真实!梦回唐朝又如何?考诗是真,平仄对仗,李白即使上考场,也是落第的命。古往今来,大诗人不是考出来的。大年初七,有请90、00、10三代诗人中总推荐数最高的游若昕向典中这三代”年轻诗人”拜年!

况禹点评《新诗典》游若昕《我写的诗》:照片里的若昕一天比一天大,诗也在随着稳步推进,而且一直保持着高标准。是什么样的环境和教育,导致我国的青少年对诗歌的认识自动分成两个阵营(广大的新诗八股思维和小众的自由精英思维)?这个大问题限于篇幅,在此不做讨论。本诗触及的是另一个大话题——在以上大背景下年轻作者的自我身份确认——带着孤独和源于天赋的骄傲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游若昕《我写的诗》:本诗如实道出了口语诗的现状。以前中考作文题目都会有“体裁不限,诗歌除外”的要求,近几年虽有所改观,允许写诗歌,但写诗歌的学生依然寥寥无几,因为会写的学生太少了。偶尔有几个能写出来的也纯粹是为了应付考试,还要符合老师们眼中诗的样子:满篇“啊啊啊”地空洞抒情,意象也无非是蓝天白云外加青草和花朵,毫无新意可言。教师对诗歌的认知和审美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学生了。所以口语诗的前景可以说是“道阻且长”,还需要同仁们继续努力,写出更多更好、经得起岁月考验的作品,才能让我们的诗路走得更高更远。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张小云:读游若昕《我写的诗》

“我想”vs“啊……”
“转念一想”vs“啊……”
理性思惟的思辨的vs随情绪而发的

可以后者吗?当然可以
但后者诸类生灵共有
前者却惟人独有
本就思惟而言便见高下
假使平等视之那岂能全倾“阿”派

游若昕碰到的作文题
触及所谓五千年文明地盘
必须面对
却少有人思考的重大课题

在物质化功用至上形而下主导的时代
更当珍惜和开发世人正在遗弃的
大脑处理器与心性共同作用
所具备的宝藏
谢谢游若昕提供了如此别有的
“诗考”

2021.2.17

ICH BIN BAI LI – 白立 Bai Li

2月 16, 2021

Bai Li
ICH BIN BAI LI

Familienname Bai, Rufname Li.
Beide Zeichen nicht viele Striche, schön einfach!
Gut zu merken.
Manche Leute nennen mich Li Bai, mit denselben Zeichen.
Klingt wie ein Waschmittel: Stante pede weiß!
Die Dichterin Xi Wa nennt mich überhaupt nur so.
Ich sag: Du nennst mich Li Bai wie Li Taibai, Li Taibo, der größte Dichter.
Aber so vielen anderen passt mein Name sowieso nicht.
Sie sagen, ich stehe ewig nicht auf,
und wenn ich aufstehe, ist es vergebens,
weiß aufgestanden, so heißt es wörtlich.
Also lass mich meinen Namen ändern!
Ich will ewig stehen, ganz gerade stehen, was kann ich tun?
Zhang Li, Wang Li, Li Li, wie kann ich heißen?
Mit einem anderen Namen, steh ich dann wie ein Riese?
Ich heiße immer noch Bai Li,
hab nicht einmal einen Künstlernamen.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伊沙:白立身上有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写得老实,写得实诚,如此一来,便会有趣,便是个体,便是自己,而非相反,这个行当,小聪明者,太聪明者,自以为聪明者,聪明反被聪明误者,太多了。大年初六,请最会做饭、最会爬山、最会生活的白立代表《新诗典》向典中1969年以前出生的”老诗人”拜年!

况禹点评《新诗典》白立《我叫白立》:以自己名字为题材,不止需要有娱乐精神,人还得能活到位。恕我直言,百分之九十九的诗人都写不好,因为太拿自己当事儿(而许多时候大家又太不拿自己当事儿)。白立当然不一样,因为他洞悉这“一”和“九十九”的微妙关系。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白立《我叫白立》:这首诗可以看作是诗人的自我介绍或自画像,但于我而言更像是他的个人宣言。写得不卑不亢,实实在在,没有任何花招。从自己的姓名入手,叙述了一些与其相关的趣闻轶事,不变的是诗人坚守的原则和底线,洋溢着对自己姓名的喜爱和自豪感,展现出诗人倔强的性格、冷静地思考,以及满满的自信,语言幽默风趣极有感染力和力量感。在诗中诗人任由自己的认知、经验、思想和感觉在自我意识之中来来去去,而真正存留下来的只有自我意识。这就是本体,也是较深层的、鲜活可感的、真实的诗人自己。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白立的诗《我叫白立》的十一条:
1、灵感源自于这个活生生的世界,更源于每个人丰富的内心;
2、诗人本身就是诗,因为人是奇特的神灵,总会在不惊意间蹦出明晃晃的诗黄金;
3、白立,1963年出生,《秦岭文学》执行主编,宝鸡市作协副主席。作品入多种诗歌选本。有作品被翻译成英语、韩语、俄语、德语等多种文字。跟随“新诗典”诗人团诗旅9个国家。曾获“中国潮”全国报告文学奖、省报刊优秀编辑奖、市政府优秀创作奖等。出版散文集《为了梦中的椰子树》,诗集《西部之恋——白立抒情诗百首》《一个被漠视的诗人》《诗歌的普及》等;
4、2017年,惠州诗会见到白立兄,其给我的最大感触,就是活得真,活得年轻,活得有活力,活得透亮,这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可贵的品性;
5、白立的诗,自然而然,真实而鲜活,从早期的《我是一个被漠视的诗人》,到今天的《我叫白立》,无不体现出一如既往的坚持,更是一种可贵的精神境界;
6、回到本诗,层次分明,逻辑关系干净,由自信、自嘲,到自由,自主,且深具共情性,于个人,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7、以“笔划简单”、“好记”作为切入点,构成第一层,并徐徐展开,到玩笑话的“立白”,并具体到“洗涤品牌”,形象生动而又趣味横生;
8、而西娃的调侃,或者某种程度上的“逗乐”,都会让人产生强烈的错觉感,智慧的诗人以“叫我李白”而化为美好的事物,再围绕“立”字列举出各类名字,仍不改其名,最后两行像是宣言,还像是内心深处坚定的声线;
9、标题像极了自我介绍,不,不是像,而本身就是,这是诗人的,也是高贵灵魂的,直抒胸臆,既有淡淡的自豪感,还有一股倔强的精气神;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由我出发,回到本我,坦诚相待,必有回响”;
11、个人史诗,名字文化。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67

3607

我叫白立

白立

我姓白 名立
喜欢它的笔画简单
并且很好记
有人开玩笑叫我立白
一种洗涤品牌的名称
女诗人西娃从来只叫我立白
从不叫我白立
我说:就当你叫我李白
可N多人都说我的名字不好
它让我永远也立不起来
立起来也是白立
因此让我改名
我想永立直立 站立又能怎样
张立 王立 李立又能怎样
难道改了名字就能顶天立地
我依然叫白立
而且连笔名也不取

这是一首拿自己姓名开涮的诗。“我姓白 名立”,是开篇自报家门。古人有姓,有名,有字,有号。今人有名无字。“喜欢它的笔画简单/并且很好记”,这是自己对自己姓名的评价。“有人开玩笑叫我立白/一种洗涤品牌的名称”,这是别人将“我”的姓名颠倒过来开玩笑。“有人”是泛指。“西娃”是特指。西娃虽然没有拿“我”的名字开玩笑,但估计她的普通话不标准,所以“我”把她对“我”的称呼听成了“李白”。“李白”和“立白”谐音。“可N多人都说我的名字不好/它让我永远也立不起来/立起来也是白立/因此让我改名”,这是由音到义更深一层的玩笑。“N”是数学里表示多的一个变量。开玩笑开到了“让我改名”,也就不仅仅是玩笑了。我看到过很多改名字的案例,原因五花八门。这种望文生义的原因,占比不在少数。“我想永立直立 站立又能怎样/张立 王立 李立又能怎样/难道改了名字就能顶天立地”,这是“我”对“N多人”奇谈怪论的反驳。“想”是心理描写。“难道”是强烈的反诘。“我依然叫白立/而且连笔名也不取”,这是再次表明态度,大有“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之势!2021年2月16日19点24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张小云:

读白立《我叫白立》

看得清自己所叫的
就是个假名安立
白立这首诗就不是白写
名到此时
也就不白立
起码在我这里是这样

它拥有了我所认识的诗友白立
包括同行过一起吃过喝过
包括被问公知你对此怎么看时
反而不争辩却继续亮观点
包括向我约稿也
常到朋友圈为我点赞
等等,等等,的
那个微信好友名字从白立
到白立1白立2白立3白立4的
那个写诗的男性公民白立的
唯一体

总和

2021.2.15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B I G IN CHINA!!!《老鼠(第一、第八十一章)》维马丁 Martin Winter:Old Rats, chapter 1st & 81st

2月 15, 2021
picture by Yan Chao

picture by Yan Chao

老鼠(第一、第八十一章)

维马丁
猫可猫,非常猫
鸣可鸣,非常鸣
无鸣,地下之始
有鸣,万鼠之母
故常无毒,以观其妙
常有毒,以观其暴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
同谓之险
险之又险,众鼠之门

食物不美,美物不食
善鼠不变,变鼠不善
吃者不薄,薄者不吃
剩鼠不积,既以为鼠己愈有,
既以与鼠己愈多
天之猫,害而有利
剩鼠之猫,为而不争
2020年12月31日星期四

【诗人简介】维马丁,1966年六月生于奥地利维也纳。诗人、译者。曾经住台北、上海、武汉、重庆、北京等等。教过书。在《人民画报》、《人民文学》等报刊作翻译、编辑。诗和译作刊登于瑞士、德国、美国、中国等等权威报刊。写作用德语、英语、中文。代表作《报摊》(晚报,晚报!)等等。2013年开始参与新世纪诗典。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OLD RATS (1st & 81st)

Cat, what a cat, no long-lasting cat.

Cry, you can cry, no long-lasting cry.

No cries, underground starts.

Cries, mother of ten thousand rats.

So if there’s no poison, there is something to see.

When there is poison, violence is on.

These two come together, under different names.

Both are called danger.

Danger in danger, gate to ten thousand rats.

Things to eat aren’t nice, nice stuff you can’t eat.

Good rats don’t change, changed rats ain’t good.

Those who eat aren’t thin, thin ones aren’t eaten.

Leftover rats don’t hoard, the more they do for rats, the more they have.

The more they give to rats, the more there is.

Heaven’s cats, destruction and profit.

Leftover rats, cats, don’t you fight!

Translated by MW in February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维马丁#(14.0)

伊沙点评《老鼠(第一、第八十一章)》:先锋不仅仅是世界观,还是方法论。本诗提醒我们:后现代之戏拟,在目前依然很先锋。在一群中国诗人中间,有一个外国人,他不仅是翻译家,还是很先锋很优秀的诗人,那么这一群人就会有出息一一这便是维马丁之于《新诗典》诗人的作用与证明。本诗在二月下半月推荐诗中当居亚军。大年初五,有请维马丁出场向《新诗典》所有身在海外的诗人(不论族裔与国籍)拜年!因为有他们在,《新诗典》便是国际化世界性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维马丁《老鼠》:不同时代的戏拟,华彩是不一样的。维马丁的戏拟有着当代特有的“植入”特性——将猫鼠植入老子的《道德经》,这一招就成了,很棒。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维马丁《老鼠》:在现代文学中,戏拟的创作手法被广泛使用。如乔伊斯在《尤利西斯》中把一个丑陋、卑微的人描述为古希腊的伟大英雄,显然也是运用了戏拟的方法。但在后现代艺术中,戏拟的功能更加强大,由原来的创作手段而上升为一种创作的观念。一如本诗中维马丁老师将猫与鼠成功地与老子的《道德经》“嫁接”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既古典又现代的独特风景,作品的意义空间也呈现出开放性,所以对于作品的解读也是多样性的,其先锋性更是显而易见的。

[cp]#五点半以诗拜年#之维马丁——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老鼠(第一、第八十一章)
维马丁

猫可猫,非常猫
鸣可鸣,非常鸣
无鸣,地下之始
有鸣,万鼠之母
故常无毒,以观其妙
常有毒,以观其暴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
同谓之险
险之又险,众鼠之门

食物不美,美物不食
善鼠不变,变鼠不善
吃者不薄,薄者不吃
剩鼠不积,既以为鼠己愈有,
既以与鼠己愈多
天之猫,害而有利
剩鼠之猫,为而不争
2020年12月31日星期四

쥐(제1, 제81장)
Martin Winter

고양이가 고양이라면, 일상 말하는 고양이가 아니고
울림이 울림이라면, 일상 말하는 울림이 아니다
울림이 없으면, 지하의 시작이고
울림이 있다면, 모든 쥐들의 어미이다
그러므로 항상 독이 없어, 그 신묘한 모습을 관찰하고
항상 독이 있어, 그 포악함을 관찰한다
이 둘은, 똑같으나 이름이 달라
이를 위험이라 한다
위험하고 더 위험함이, 뭇 쥐들의 문이다

음식이 변변치 못하여, 미식은 먹지 않는다
착한 쥐는 변하지 않고, 변한 쥐는 착하지 않다
먹는 자는 박하지 않고, 박한 자는 먹지 않는다
나머지 쥐는 쌓이지 않고, 쥐로 되었으니 더 많이 챙기고
기왕에 쥐로 되었으니 더욱 가까워진다
하늘의 고양이는, 해로우나 이롭고
남은 쥐의 고양이는, 애는 쓰지만 다투지는 않는다
2020년12월31일 목요일

全京业  洪君植  译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维马丁的诗《老鼠(第一、第八十一章)》的十一条:
1、诗艺,也是一种打开,也是一种诗性的解放;
2、维马丁,诗人、译者。1966年生于奥地利维也纳。2013年开始参加新诗典;
3、一年前的元月一日,我是由维马丁的《西安月亮》开始每天跟评典诗的,一年下来,一举荣获2020年度大奖——第十届李白诗歌奖评论奖,并由此积累并获得了大量的经验和诗写的智慧,今日再读维马丁的《老鼠》,感慨万千;
4、维马丁的诗,具有先锋的原始元素,不仅如此,还有厚实、结实、沉实和迷人,在现实与梦境之间互相跳脱、映照;
5、本诗让我突然想起多年前,我写的一首诗:“《邓小平理论》/终于/我发现/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竟然也是他妈的/写好口语诗的真理”。在出离的思想观念下,碰撞出别样的火花,才是真正的鲜活;
6、回到本诗,不管是从诗的形式上,还是从诗的节奏和旋律,包括诗的意境,都精彩到无以言表,既有批判的态度,还有时代的内涵和戏拟的幽深,大胆而入微;
7、翻出《道德经》第一章和第八十一章,同本诗第一节和第二节对比来读,多处的一字、两字,多字的变化与替代,足见作者的匠心独到,而又意味深长,巧妙而又融会贯通;
8、此诗于古典和现代为一体,在空间上立体而多变,可解读性强,饱含鼠之情景,又着艺术的魅力,言重而意达;
9、此诗标题,直接阐明来源,并取名《老鼠》,当属真实而本相,轻化为一种奇特的观念,和而不同,半隐半现;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创新精神,也是诗人的一种能力,尤其在当下诗歌生态环境下”;
11、解构之诗,批判之诗,时代之印。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66

3606

老鼠(第一、第八十一章)

【奥地利】维马丁

猫可猫,非常猫
鸣可鸣,非常鸣
无鸣,地下之始
有鸣,万鼠之母
故常无毒,以观其妙
常有毒,以观其暴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
同谓之险
险之又险,众鼠之门

食物不美,美物不食
善鼠不变,变鼠不善
吃者不薄,薄者不吃
剩鼠不积,既以为鼠己愈有,
既以与鼠己愈多
天之猫,害而有利
剩鼠之猫,为而不争

2020年12月31日星期四

这是奥地利诗人维马丁仿老子《道德经》之作。老子的《道德经》,中国人都没几个人能看懂。维马丁一个外国人竟然能仿作,我除了敬佩,还是敬佩。《道德经》讲的是哲学大道理,维马丁以之写鼠,用的是化庄为谐的戏说手法。《鼠》诗题后有一个括号,注明选取的是第一和第八十一章。从《道德经》的结构看,这是诗的第一章和最后一章。以下是《道德经》的相应章节,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比照着看:
道可道非常道
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
有名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
常有欲以观其徼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
同谓之玄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
善者不辩辩者不善
知者不博博者不知
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
既以与人己愈多
天之道利而不害
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需要说明的是,一、我特意将《道德经》的结构按照维马丁的《鼠》式结构进行了排版。二、我删掉了《道德经》里的标点,因为《道德经》的断句有很多争议。维马丁的断句只是其中的一种。2021年2月15日20点53分

张小云:

读维马丁《老鼠》

从这首诗读出
维马丁不仅深谙汉语的表达模式
更能将中国文化
导入汉语公式
精妙中难与之比的是
他自带普世思维
不服不行

2021.2.14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0一周联展(2021.2.14——2.20)

MEINE EX HAT HEUTE HOCHZEIT – 高歌 Gao Ge

2月 15, 2021

Gao Ge
MEINE EX HAT HEUTE HOCHZEIT

Mir fällt ein Stein fällt vom Herzen,
ich strahl übers ganze Gesicht.
Mein schlechtes Gewissen ist reduziert,
ich bin voller Glückwünsche.
Ein bisschen fühlt es sich an
wie meine kleine Schwester verheiraten,
meine Tochter verheiraten.
Nur nicht wie
meine Ex-Frau verheiraten.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伊沙推荐:情人节里,本欲与众平台比试情诗,不料十之八九都过年去料,像《新诗典》这般一日不歇的永动机不常有。别人过别人的年,我们计划不变,继续推我们的情诗:今天来一首非典型的:前妻题材,属于”无爱之爱,无情之情”乎?高歌被这个题材成全好几次了。看到我曾见过一面的他的前妻再婚,我竟然也释然:高本人有所不知,其前妻曾写信求我说合,只是本主持一贯不介入任何同行家事,便不作为。

况禹点评《新诗典》高歌《前妻今日大婚》:本诗堪称一首“离别的情歌”,于情人节发出,有着别致而现代的寓意。不同的作者,题材和生活中会有不同的“梗”。“前妻”就是高歌的“梗”,难得在于他一次次由“梗”出发,迎来新的超越之作。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高歌《前妻今日大婚》:有多少夫妻因各种原因分手以后,不是恶言相向,就是老死不相往来。而如诗中这种面对前妻改嫁“我找到一些/嫁妹妹的感觉/嫁女儿的感觉”,将逝去的爱情转化为亲情,又毫无怨怼的男人能有几个?没有拿得起放得下的变通,以及宅相肚里能撑船的心胸是万万不能的。结尾处”就是没有/嫁前妻的感觉”,一笔宕开便跳出了窠臼,道出了诗人豁达通透的心声:各自开启新的生活,有什么不好?!本诗有高歌幽默、率真,甚至还带点玩世不恭的创作风格,更有独属于他个人的超情感体验,读来别是一种人生的滋味。离异的夫妻如果不知怎么处理两人之间的关系,高歌的这首诗或可供借鉴。

马金山|读高歌的诗《前妻今日大婚》的十一条:
1、在诗里,写出“我”不难,写出真“我”难,写出本真的“我”,难上加难。怎么办?
2、无论写诗,还是写评,多一点诗事,少一点“攻击性”言语为好,值得警惕,包括我自己;
3、高歌,本名张超。口语诗人。山东滕州人,生于1980年6月9日。“新世纪诗典”十大80后诗人,曾荣获第三届亚洲诗人奖,唐•名人堂成员。著有诗集《锋芒》《死亡游戏》《一个农民在天上飞》《瘾》,短篇小说集《俗套中人》,长篇小说《刹那快感》等;
4、高歌的诗,一贯的从“我”出发,向“我”的生活进入,再由心胸和灵魂跳出,生长出独特而耐人寻味的自然气息,生活成为了他的一面镜子,是什么样子,就照出了什么样子,于诗,是一件天大的幸事;
5、回到本诗,写得通透、真切,而又暗含某种难以言说的复杂情感,这是无同类经历的人,无论如何也是难以释怀,或者想象不到的一种心境,包括我在内,但在诗内感受到了一种莫名和温暖,感慨与感动;
6、此诗仅九行,不知怎么的,我读出了九十行的感觉,由此可见,这首诗的份量,是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的感触,无论如何,愿诗人心无杂念,除了诗,还有一个不必苛求十分完美的另一半;
7、再次回到本诗,前四行,我把它们理解成了排比句,你重复读四遍以上试试,会不会有我这样的感觉。另外,每一行里,都有一个迷人的动词,尽管有的不是,但是我在读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感觉,再一次说明了此诗的情感魅力和内在精神的强大驱动力;
8、以上的四层心境,让“我找到一些”不一样的感觉,“嫁妹妹”、“嫁女儿”,别致的,五味杂陈,而最后“就是没有/嫁前妻的感觉”,背后是一种温情,也是一种“失重感”;
9、通过各方最新信息,还有如此感慨:“人世间最难以理解或者评说的就是感情,没有对错,只有当糊涂的时候,再多糊涂一点,一眨眼,既是壮年。放下,即是再牵手”;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感情的事儿,糊涂一点,男人一点。诗的事儿,认真一点,再认真一点”;
11、婚姻之路,爱情之谜,人生之旅。

 

 

LIEBE – 张敬成 Zhang Jingcheng

2月 14, 2021

Zhang Jingcheng
LIEBE

Gib ihr Mut
Gib ihr Weisheit
Gib ihr Küsse
Gib ihr Sex
Gib ihr Geld
Gib ihr Treue und Verrat
Gib ihr Schönheit, gutes Aussehen
Gib ihr Gesundheit und Altern
Gib ihr Herzschlag
Gib ihr Herz
Gib ihr Kinder
Gib ihr Asche
Gib ihr einen Grabstein

Gib ihr eine Zukunft
– schreib sie in ein Gedicht
Sie fliegt
ein anderer Mund schenkt ihr eine Stimme,
sie findet
zwei pochende Herzen
sie wird weiter
Herzen
greifen

2020-06-23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Zhang Jingcheng, geb. im Sept. 1972 in Jiyuan, Provinz Henan. Abschluss der Pädagogischen Hochschule Qinyang, Fortbildung in Chinesischer Literatur in Jiaozuo.
Zhang Jingcheng, born in Sept. 1972 in Jiyuan, Henan province, was educated in Qinyang and Jiaozuo. He is a Central Plains Poetry Festival fellow and NPC poet. His poems have been featured in many distinguished magazines, anthologies and media platforms. He has published books of poetry and prose. His credo: Be a modern person as well as an avantgarde poet. Write as you live and find poetry in the facts of your life.
《新诗典》小档案:张敬成,男,1972年9月生于河南济源,沁阳师范毕业,曾在焦作教育学院进修中文,中原诗歌节同仁,新诗典诗人,诗歌曾入选《佛城诗刊》、《泉诗刊》、《生活文摘》、《香港流派诗刊》、《雨露风》、《李锋评诗》、《君儿读诗》、《中国教师现代诗选》、《新世纪诗典》、《舌尖上的诗——2019中国口语诗年鉴》、《口语诗人为何必须战斗》等,著有散文集《暗夜明灯》、《巍巍王屋》,诗集《深夜,在路口》。
诗观:做现代人,做先锋诗人,怎么活就怎么写,撷取生活中事实的诗意。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伊沙推荐语:

又是70后!为配合情人节,特将2月下半月冠军之作提前推荐。情人节就是各平台间的爱情诗赛诗会,《新诗典》绝不能弱,向来也弱不了。这是一首典型性爱情诗,对爱情实施正面强改,比的是真功夫,明天还将推荐一首非典型的。

新世纪诗典10,NPC2月14日(情人节),3604首,1157人。第5个张敬成(河南)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敬成《爱情》:“它在另一个嘴唇荣获声音”,很棒的一句。对于所有的“类公共题材”,独特最难,也最能托举出作者。本诗还有一点具有难度——有力道。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敬成《爱情》:一首典型的爱情诗。十三行排比句构成诗的前半部分,给予爱情众多的附加,使爱情的意义更加饱满和丰盈,将抽象的爱情具象化,避免了空洞的说教;如果仅止于此,这首诗还算不得好诗,诗人前半部分蓄力的基础上,后半部分腾空而起完成了一个漂亮的飞跃,揭示了爱情的特点和本质。整首诗一气呵成,布局完整逻辑清晰,诗歌的形式整齐,适当的押韵使语言具有音乐性,增加了诵读的舒适感,形质兼美又言之有物,难得!

张小云:读张敬成《爱情》

给它,给它,给它…
特别时刻无所不给
倾城倾国给
摧残摧毁给
张敬成一泻千里般用活了排列
给力气给力度给力量给力道
力透处
虽又见“飞翔”
但前面已“写成一首诗”
后面又“在另一个嘴唇荣获声音”
乃至撕天裂地地“攫取心”
让——那个——“它”
真实与虚幻
瞬间合一

2021.2.13

 

 

TASTE OF GOD – 西娃 Xi Wa

2月 12, 2021

Xi Wa
A TASTE OF GOD

I introduce five children, six to fifteen years old,
to essential oils, each of them
draws a portrait of God
from their imagination.
I say, whatever you think of,
what is God’s aroma?
Put a drop of that oil
on the picture.

A tall skinny kid drips sandalwood fragrance.
He says God is like papa: big and reliable.
A little fat kid drips
raw ginger, fennel, black pepper …
He says God is like a stewed dish.
A sparkling little girl smells
roses, pelargonium, chamomile …
“God is a flower garden, nice scents …
A spectacled boy
drips thyme, tea tree, mānuka honey.
“Just like this, God
smells of leather shoes.”

A child suffering from mild depression
wrinkles her brows, sniffs
at oregano, sometimes called Hitler’s oil.
She whispers in my ear:
“In my dreams I often smell
a corpse, very similar.”
She picks it up without hesitation
to put a drop on her portrait of God.

5/22/20
Translated by MW in February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西娃#(28.0)

伊沙语:《新诗典》十年,正是70后诗人走向成熟的十年,十年下来,个中翘楚无不表现出一派年富力强从容不迫的成熟气象,当届李白奖取走份量颇重之成就奖、特别奖,这个半月推荐诗包揽冠亚军,由此可见其一斑。西娃这首诗,是多作功成好诗的典范,是这个半月的亚军。特请西娃向《新诗典》全体女诗人拜年!(西娃语:感谢沙哥,荣幸,新年第一天推出,意味一个新的起点,也以此给朋友们拜年)

况禹:
况禹点评《新诗典》西娃《上帝的味道》:精油与绘画竟然发生联系!这还是头一次看到。比这更奇的则是“上帝”与气味的关系,比如皮鞋味、尸体味……让人感叹人类的想象何其复杂!不过无论再复杂,诗都可以承载下它们。这才是这首诗最终所展示的。

黄开兵:
今天大年初一,我正在抄西娃这首《上帝的味道》的时候,阿哩过来拜年,很开心,我边写边聊,状态很放松。用了两张A4大小的茶叶素笺抄写,抄完用红色焗条拼接起来,素雅中有一抹艳红。借此,向《新诗典》所有诗人拜年!
2021.02.12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西娃《上帝的味道》:一首滋味复杂,令人扼腕的诗歌。没有人见过上帝的模样,更不要说闻他身上的味道了。诗中的“我”引导孩子们“展开想象力/上帝是什么味道”,的确值得称道,锻炼了孩子们想象和联想的能力,也加深了对各种味道的辨识度和理解力,不同的孩子有不同的答案:有的说像“上帝像爸爸”、有的说“上帝像一道卤菜”、有的说“上帝是一座花园,好闻……”不一而足,可谓五花八门,有趣又好玩。只有”患轻度抑郁症的孩子”的反应跟其他孩子大相径庭,让人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配合她“果断”的动作,让人揪心。想起之前看到的一组数据: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抑郁症发病率约为11%,全球约有3.4亿抑郁症患者。当前抑郁症已经成为世界第四大疾病,预计到2021年可能将成为仅次于心脏病的人类第二大疾患。而且抑郁症的低龄化趋势也十分明显,因此多关注患抑郁症的孩子们,帮他(她)们走出困境,已是当务之急。有人说,文学存在的意义,即是解决人类社会中关于生活的痛点,本诗即是如此。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63

3603

上帝的味道

西娃

带着五个6-15岁孩子
玩精油,他们每人
画了一幅想象中
上帝肖像
我说,展开想象力
上帝是什么味道
把与之对应的精油
滴在画上

瘦高孩子滴了檀香
他说上帝像爸爸:高大,可靠
一个小胖子滴上
生姜,茴香,黑胡椒……
他说上帝是一道卤菜
灿烂小女孩闻着
玫瑰,天竺葵,洋甘菊……
“上帝是一座花园,好闻……
戴眼镜的男孩
滴了百里香,茶树,麦卢卡
“就是这样,上帝
有皮鞋味道”

患轻度抑郁症的孩子
皱眉闻着
绰号为希特勒精油的牛至
附在我耳边轻声说
“我经常在梦里闻到
尸体味道,跟这差不多”
她果断把它滴在了
上帝肖像上

2020,5,22

这是一个关于想象力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上帝和精油的故事。上帝是无形的,精油是有味道的。将无形的上帝和有味道的精油联系起来,考验了孩子们的想象力,更考验了诗人的想象力。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莱特,五个孩子自然有五个上帝。瘦高的孩子身体偏弱,他需要保护,所以他的上帝“像爸爸:高大,可靠”。小胖子贪吃,所以他的上帝“是一道卤菜”。灿烂的女孩乐观、爱美,所以她的上帝“是一座花园,好闻……”戴眼镜的男孩子文质彬彬,他想要一双皮鞋:“就是这样,上帝/有皮鞋味道”。第五个孩子患有轻度抑郁症。他自然爱上了“绰号为希特勒精油的牛至”,因为希特勒也患有抑郁症。别人的上帝都是美好的,抑郁症患者的上帝却是恐怖的。在她的内心里,上帝的味道就是“尸体味道”。西娃不仅用精油做了一次精准的心理小测验,还通过“皱眉”、“附在我耳边”、“轻声”等词,对抑郁症孩子的神态、动作和语言等作了十分精准的刻画。2021年2月12日20点07分

马金山|读西娃的诗《上帝的味道》的十一条:
1、味道、色彩、尺寸、感觉,都是诗,也都可以入诗,这是一个关于诗的大课题,值得研究与思考,更值得试验;
2、西娃,70后,生于西藏,长于李白故里,玄学爱好者。2016年出版首部诗集《我把自己分成碎片发给你》,曾出版过长篇小说《过了天堂是上海》、《情人在前》、《北京把你弄哭了》;《外公》、组诗《或许,情诗》入选台湾大学国文教材。“李白诗歌奖”大满贯得主。曾多次获奖。诗歌被翻译成德语,印度语,英语,西班牙语,俄语等。现居北京;
3、记住西娃,是从她《画面》一诗开始,并且一下子就知道了她,这就是诗人,最原始且最刻骨铭心的一种记住方式,再后来,有幸见面,并知道其除了诗歌之外,她还热爱上了精油,并在近几年的诗歌创作中,屡屡可看到其不俗的表现,这就是诗和诗人;
4、西娃的诗,是释放天性的产物,有生活的真实情节,还有生命的本相坦诚,是成熟诗人最本真的一种状态体现,值得探究与解读;
5、本诗将一幅肖像画和精油紧密、自然地融合在一起,呈现出鲜活、别具特色的嗅觉与想象,是一种抽离和出神,还是一种虚幻的现实;
6、此诗很像是一个问题的多人访谈,有标准的命题,还有激发智慧的光芒,很成功,也很有生活里最质感的东西,强烈、通透、本真;
7、诗中联系上五个孩子各自的特点和不同感受,从不同的角度,阐述了各自的立场和内心深处的最幽远的声音,由物及意,及感觉,便是另一个世界里的真切;
8、而诗的结尾,“患轻度抑郁症的孩子”到“尸体的味道”,最后落到“上帝肖像上”,达到了一种极境,给思想注入了强大的想象空间和复杂的情感,特别是搭上前半部分的内容再读,构成了多维、立体、奇幻的决然之感;
9、此诗的标题毫不忌讳,直接使用了《上帝的味道》,这是一种大胆的写作方式,还是直抵诗核的重要功效式运用,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与此同时,还给人以强烈的精神内力;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记下真实的生活,就有可能写出真正的诗”;
11、想象之诗,试验之诗,生活之诗。

 

 

REGENNACHT – 马非 Ma Fei

2月 11, 2021

Ma Fei
REGENNACHT

Eine alte Tibeterin
und ein junges Paar.
auch Tibeter,
im schummrigem Straßenlicht
auf dem Gehsteig,
bücken sich, suchen etwas.
Jemand hebt etwas auf,
gibt es in den Grünstreifen,
So geht das noch drei Mal.
Ich trete näher und sehe,
es sind Raupen, kleine Insekten,
der Regen hat sie von den Pappeln
herunter gespült.

2020-09-08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伊沙推荐语:

有心人等半月冠亚军等急了吧?由于过大年,我将二月上半月冠亚军放后推,将二月下半月冠亚军提前推,组成拜年组之四大核心主力,再配若干喜相好玩人、各代代表,掀起拜年狂潮。马非此诗,去年10.1国庆中秋云诗会亚军之作,在自己喜获第十届李白奖成就奖最需要来个现场活证时,又获二月上半月冠军,强有力地完成了十年满额(31首),直取李白奖十年十大诗人奖,在《新诗典》,一首好诗有多值钱?是为明证。本诗是少作功成佳作的典范,技艺已臻炉火纯青。特请马非向《新诗典》全体诗人拜年!

新世纪诗典10,NPC2月12日(春节),3602首,1157人。第31个马非(青海)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马非《雨夜》:有韵味的好诗,许多时候可以从不同角度去玩赏。比如本诗,你可以把它读成环境诗,也可以把它读成信仰诗,都可以。而作为读者,我则首先把它读作生活诗。

侯马:一读很好,再读更好。给伊沙兄拜年,给马非拜年,并祝贺!

梅花驿:大好之诗。“藏族老太太”和“一对年轻的藏族男女”,动作很小很小,却足以震撼人心。马非的诗也是如此。

《新诗典》小档案:马非,本名王绍玉,生于1971年3月8日,诗人。出版诗集《一行乘三》《致全世界的失恋书》《宝贝》《青海湖》《四处走动》《我不是来睡觉的》等7部,部分作品被译成英语、德语、西班牙语、韩语、日语。荣获2013年长安诗歌节现代诗成就奖、磨铁诗歌奖·2017中国年度诗人大奖、第十届(2020)《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成就奖。《新世纪诗典》十年满额诗人。现居西宁,任青海人民出版社总编辑,兼任青海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BLUMEN, DIE NIE WELKEN – 邢昊 Xing Hao

2月 10, 2021

Xing Hao
BLUMEN, DIE NIE WELKEN

Kleine wilde Chrysanthemen
springen überall auf.
Aber sie überstehen
den ersten Winter nicht.
Wenn die Schneeflocken blühen und den Himmel erfüllen
stickt Mutter Faden für Faden
rote gelbe lila blaue Blumen
in unsere Polsterüberzüge
von uns vier Kindern,
jede voll aufgeblüht.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伊沙:农历除夕、大年三十,在这个海闪外中国人无比看重的时刻,推荐邢昊的诗画,发布邢昊为《新世纪诗典》十周年设计的纪念版文化衫帽一一这份殊荣,是他用自己的生命活力和艺术创造力赢得的,不是我想给谁就可以给谁的。以邢昊为例,人的生命力,真不以年龄计。

新世纪诗典10,NPC2月11日(农历除夕),3601首,1157人。第23个邢昊(山西)日

邢昊:大谢新诗典!乘坐新诗典这列动车,先锋到底!

况禹点评《新诗典》邢昊《永不凋谢的花儿》:我有一个见解,最好的忆亲诗绝不是在硬性的纪念日子写出来的,一定是从平平易易的某个日子和节点流淌出来的,也唯此,更显真挚。比如本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邢昊《永不凋谢的花儿》:有时候觉得做一个诗人的母亲,真的很幸福。因为诗人情感细腻,比一般人更能体会到老人的感受和想法,并及时给予反馈,还能以诗的形式记录下来并得以流传。一如本诗的作者邢昊的母亲,应该就是这样一个幸福的母亲。而诗人有这么一个心灵手巧、慈爱善良的母亲,更算得上是个幸运儿了。写母爱的是诗歌有很多,但邢昊兄的这首诗却写出了一种高级感,表面上不动声色,却在细微之处,笔笔见情。诗的前半部分写自然界的“野菊花”,虽然“遍地怒放/但还是没能/挺过初冬”,美则美矣,却难经风雨,脆弱不堪;诗的下半部分写母亲绣在“枕头上鞋垫上”的“红花黄花紫花蓝花”,这一针一线中都倾注着母亲的心血,这每一朵花都是母亲用爱浇灌,自然经得起岁月的洗礼,是“永不凋谢的花儿”。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61

3601

永不凋谢的花儿
邢昊

小小的野菊花
遍地怒放
但还是没能
挺过初冬
等到雪花漫天
母亲一针一线绣的
红花黄花紫花蓝花
就在我们四个孩子的
枕头上鞋垫上
一朵朵地盛开了

本诗可以分成两个小节来解读。1-4句是第一个小节,写遍地怒放的野菊花。5-10句是第二小节,写母亲为“我们四个孩子”在“枕头上鞋垫上”绣的花。菊花品行高洁,被誉为“四君子”之一。菊花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能耐寒。这么能耐寒的菊花,竟然“没能/挺过初冬”,可见这个冬天之冷。“雪花漫天”则是正面描写冬天的冷。菊花没能“挺过初冬”。“母亲一针一线绣的/红花黄花紫花蓝花”却能于“雪花漫天”时“在我们四个孩子的/枕头上鞋垫上/一朵朵地盛开了”,这当然是母爱的温暖的结果。永不凋谢的,不是花儿,是母爱!2021年2月10日20点10分

马金山|读邢昊的诗《永不凋谢的花儿》的十一条:
1、写出内心以及现实,最真实最纯朴的情感,就是高级的写作,就会直击人心;
2、在诗之间,言,情之间的情节,也是一门深刻的艺术;
3、邢昊,原名邢少飞,诗人、画家。1963年3月,出生于山西襄垣县南姚村,现穿梭于山西、重庆、北京三地。著有《人间灰尘》等诗集八部。诗作已译成英、法、德、韩、日、蒙、维、土耳其等外文。2019年7月,获亚洲诗人奖;
4、近年来,邢昊不仅诗写得依然独具个性与活力,而且画也弄得风生水起,直勾心魂,沉浸于生活之中,视角独特,先锋而又魅力具有无限可能;
5、本诗短短十行,一波三折,蓄满情感,又以“红、黄、紫、蓝”的色彩为浓调,细语流金,颇具玩味,悠远而绵长,纯彻且明快;
6、诗的第一节,自然地融入大自然的背景,写得通透明亮,瞬间陡然突变,由自然之物回到自然之中,是生命的常态,还是生活的意义所在;
7、坚接下来,“雪花漫天“的笔锋一转,把目光聚焦在了母亲的身上,在“一针一线”之间,勾勒出鲜活的母亲形象,而实质上,是蕴满了情感的厚重与美好;
8、最后一层,则从生活的艺术角度,引入到具体的物体之中,从而凝结到四条小花上面,嵌进了内心当中最式微的部分,通透、高级;
9、诗的标题,是永恒的印记,只是七个字,而里面包囊着三层意味,“花儿”是刻下的符号,“的”是过渡的变化,而“永不凋谢”则是一个定语,使得文字可触可感,充满温情;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唤醒深沉的记忆,就是唤醒了生命中最鲜活,最质性的部分”;
11、母爱之歌,温暖之诗,时光印迹。

韩敬源:零零星星的爆竹声中读本诗,过去的岁月就浮现出来,母亲和生活。本诗追忆往事,菊花和鞋垫上的花两个细节互相映衬,奇妙诗意,开阔温暖!春节快乐!

读邢昊《永不凋谢的花儿》

张小云

所有知母念母的人
都能感应到邢昊心中
那份力量。有了它
什么样的花都能盛开
邢昊能耐在于
他让你看到他所种的
纯粹的有机的非转基因的
野菊花枕头花鞋垫花时
你感母之恩的花跟着

一朵朵地盛开了

2021.2.10

EIN YAK, DAS SEIN SCHICKSAL VERÄNDERT, WIRD TOTGESCHOSSEN – 赵克强 Zhao Keqiang

2月 9, 2021

Zhao Keqiang
EIN YAK, DAS VON WISSEN TRÄUMT, UM SEIN SCHICKSAL ZU ÄNDERN, WIRD TOTGESCHOSSEN

Am 11. 11. am Vormittag
entkommt ein Yak aus dem Schlachthof
und rennt auf den Sportplatz des Schulversuchs-Gymnasiums Mianyang.
Die Schule macht sofort Meldung bei der Polizei.
Auf dem Video sieht man
fünf, sechs Polizisten,
die das Yak in ein Mauereck treiben.
Peng!
Peng!
Peng!
Insgesamt
neun Schüsse,
dann erst fällt das Yak
zu Boden.

Ein tapferes Vieh.

12. November 2020

伊沙推荐语
在3600首大节点同时又是过年单元起点上,我想安排一个喜相人儿(死相人儿太多了),赵大爷是相对最合适的一个。本诗虽悲,却也自带喜感,好在这种无来由,大部分口语诗写得太有来由太有因果太有逻辑了。

新世纪诗典10,NPC2月10日,3600首,1157人。第9个赵克强(四川)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赵克强《一头梦想知识改变命运的牦牛被打死了》:题目和形式都是亮点。前者传递了幽默感,后者展示了与口语叙述长处相适应的形式美感。

《新世纪诗典》第3600首纪念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赵克强《一头梦想知识改变命运的牦牛被打死了》:题目和形式都是亮点。前者传递了幽默感,后者展示了与口语叙述长处相适应的形式美感。

马金山|读赵克强的诗《一头梦想知识改变命运的牦牛被打死了》的十一条:
1、一切笑的艺术背后,都有悲伤的不为人知,包括诗歌;
2、赵克强,60后,属虎,新诗典诗人,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中国口语诗年鉴》。有诗集《我告诉你什么叫穷凶极恶》《假牙》。荣获2019NPC李白诗歌奖铜诗奖;
3、未曾谋面过的诗人,但是能够让人觉得已经跟他熟悉了很久,这就是诗人之间的无隔,还是人格魅力的个性化体现,美好而况味幽远;
4、赵克强的诗,和他的人一样,充满了诙谐幽默和搞笑的成分,而且颇具个人化的温度与味道,并带有强烈的内在精神内涵,质朴无华而又本真实在;
5、此诗由一条新闻,诗人以记录和呈现的方式,由一个乃至数个形象的画面,展现出牛年的独特视角,将一种现实的意外,写得悲喜同在;
6、诗的第一节,从“屠宰场”到“操场”,再由“警察”把它“撵到一个墙角”,几次的起承转合,到最后的“砰/砰/砰”,画面既血腥,又动感,直接而立体;
7、诗的结尾,“太牛了”,连续上第一节,融合于一体,将喜悦的东西提升到了极致,既让人会心一笑,而又意味深长;
8、除此之外,诗的形式,也颇值得玩味,倒下去,是牛的型,立起来,是牛的状,包括最后的日期,宛如一个牛鼻子绳;
9、诗的标题,十七个字,挺长的一句诗的内涵题目,里面却蕴含着数个内容,“一头牦牛”、“梦想知识改变命运”、“被打死了”,让一头畜生有了梦想,本身就是一种梦想,结果却是死了;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生活中的一切事物,都是诗,都是诗的意味源泉”;
11、生活之诗,批判之诗。

读张小云点评:赵克强《一头梦想知识改变命运的牦牛被打死了》
——新诗典3600首节点本人对上典诗人赵克强的“采访”

“赵大爷,俺正在读您的‘牛诗’诗,想问您几个小问题”
“好”

“牦牛进校园会伤人吗”
“这个我还真不晓得”

“警察硬是把牦牛打死了,大家怎么看”
“有的说打得好,有的说牦牛也是命,可以打麻醉弹嘛”

“您自己什么态度”
“我觉的用麻醉枪比较讲牛道,而且九枪才打死,枪法,嗬嗬,哈哈”

“真好。写得有意趣,蛮喜欢这首‘牛诗’。入选第3600首大节点的典诗,请想听您说句话”
“祝新诗典牛年牛气冲天”

“如果不是在新诗典而是其他平台,这样的诗,包括您的其他许多诗,价值发现将会如何?”
“肯定只会是‘蜗牛’吧”

“Ok,谢谢!愿从新诗典平台上读到您更多牛诗”

2021.2.9

NACHT IST DA – 魏诗童 Wei Shitong

2月 8, 2021

Wei Shitong
NACHT IST DA

Großer Schnee, großer Schnee,
der kleine schwarze Hund,
hast Du ihn weiß gemacht?

2021-01-24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Wei Shitong, weiblich, geb. 2014, Kindername Doudou, kommt aus Tianshui in Gansu. Mag Malen und Schreiben, geht in die erste Klasse Grundschule.《新诗典》小档案:魏诗童,女,2014年出生,小名豆豆,甘肃天水人。喜欢画画和写字,现就读于天水市实验小学一年级三班。

伊沙推荐语:久违的鬼石助改其女儿魏诗童,一次成功。这时候上父推女的诗似乎有点缺眼力件不合时宜一一如果看人眼色玩乖巧,《新诗典》还是《新诗典》吗?事情的根本在于不论她是你的谁:其诗是否值得一推?七岁的小姑娘明显是有诗才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魏诗童《天黑了》:想起了著名的“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古诗妙也妙,但总还是显出成人的匠气,在天然上不知这一首。对作者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起点。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魏诗童《天黑了》:一首让人恍若回到童年的诗歌,1诗中这灵魂一问,可能很多人小时候都有,但也只是一个闪念便倏忽不见了。回过头来想想,我们一生与太多的好诗擦肩而过,究其原因还是诗才不够,本诗的小作者魏诗童就抓住了诗机,一蹴而就写出了这首人人心中有而笔下无的小诗,可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便足以证明一切。至于“那只小黑狗”是不是大雪染白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感受到了小诗童认真观察、善于思考的头脑,和一颗水晶一般纯洁通透的诗心。

梅花驿:魏诗童小朋友这首《天黑了》太有意思了。一首诗里,有几层意思。慢慢的品,就品出来了。自己也写过雪与狗题材的诗,大人的世界和小孩的世界的多么不同。

伊沙:距3600首大节点还有1首1人1天!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BAOZI-MELODIE 朱韦 Zhu Wei

2月 7, 2021

Zhu Wei 朱韦
BAOZI-MELODIE

Er knetet
das Lied
in den rohen Teig
schiebt ihn
immer wieder
in die Nudelpresse

Ihr Summen
steigt in den Dampf
wenn sie den Korb aufmacht
und sie in den Arm nimmt
17 kuschlige
kleine Kerlchen

2020-11-03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Zhu Wei, geb. 2002 in Shanghai, mag Filme, Literatur, Poesie. 《新诗典》小档案:朱韦 2002年生于上海,喜欢电影、文学、诗歌。

伊沙大评:
写得多么好,生活多可爱一一这便是我在诗中已经提前预告过的我在纯粹生活诗上少有的同道。同时这还是一个重要的信号:00后成年军来了一一这才是一代人的大部队。

新世纪诗典10,NPC2月8日,3598首,1156人。朱韦(上海)日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朱韦《包子情歌》:把艺术的滋味用生活化方式咀嚼、玩味。这样智性的诗好极!

韩敬源点评:作为一个长时间吹着口哨在厨房做饭而没有写出《包子情歌》这样作品的诗人来说,惭愧惭愧。这是爱生活,爱人,性灵,可爱的诗作。对火烧火燎,杂念乱闪的灵魂是一面透明的镜子!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58

3598

包子情歌
朱韦

他把调子
揉进
生硬的面团
在压面机里
推送
反复

她的哼唱
伴随
刚揭开蒸笼的热气
搂抱起
17个白胖的
小家伙

伊沙老师说,这是纯粹的生活诗。生活是什么?就是油盐柴米酱醋茶。第一节写“他”揉面做包子,面团虽然是生硬的,机器虽然是冰冷的,推送的过程虽然是反复单调的,但“他”干得却很愉快。“他”不但干活,还一边起着调子。第二节写“她”蒸包子。“刚揭开蒸笼”的气是热的,“刚揭开蒸笼”的包子是热的,“她”的心更是热乎乎的。要不,她怎有心情哼唱小曲?那“17个白胖的/小家伙”,哪里是包子,分明是17个可爱的孩子呢。《关尹子·三极》说:“天下之理,夫者倡,妇者随。”马致远的《马丹阳三度任风子》说得更俗一点:“你道是夫唱妇随;夫荣妻贵。”这是一对多么快乐、多么幸福的人儿啊!2021年2月7日21点44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GROSSE AUGEN – 剑萍 Jian Ping

2月 7, 2021

Jian Ping
GROSSE AUGEN

Im Qinling-Gebirge
hab ich große Augen gesehen.
In Foping, an der Hochgeschwindigkeitsbahn
hab ich große Augen gesehen.
In Liangfeng Ya
hab ich große Augen gesehen.
Die Augen des Himmels, der Erde,
die Augen des Großen Panda,
die schauen ganz weit durch die Zeit,
große Augen.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Chen Jianping, weiblich, geb. 1962, lebt und arbeitet derzeit in Peking. Schreibt hauptsächlich Reportagen und Essays, Mitglied in nationalen Vereinigungen. 《新诗典》小档案:陈剑萍,女,出生于1962年,现工作、生活于北京,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文学爱好者。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伊沙推荐:快过年了,给《新诗典》添一佳话:本诗来自于我父亲的助攻,起初反对我从文的他虽然早已不再反对,但似乎缺少一个支持的仪式,这回算是补上了。面对本诗,我很感兴趣:动物界的人如何写动物,读完觉得很有趣。这个行业曾经出过罗洛那样的著名诗人、翻译家,我相信还有后来者。

况禹点评《新诗典》剑萍《大眼睛》:读诗的正文第二行时,直觉作者就是在写熊猫(缘起于大学时伊沙的剧透——秦岭有熊猫)。再往后面看,果然。本诗引起我共鸣的是它结尾那一笔——“穿越遥远时光的大眼睛”。这些年我一直有个疑问,中华民族为什么不把那个外观很恐怖且虚头巴脑的恶龙吉祥物,换成全世界儿童喜爱的大熊猫呢,那对天真、善良的眼睛,其实比任何动物的眼睛都更适合代言我们。

马金山|读陈剑萍的诗《大眼睛》的十一条:
1、诗不可过度解读,但不可不让人感悟,其语言和思想;
2、写出来就是当下,也可能是未来,哪怕未来的一天,一年,一百年;
3、陈剑萍,女,出生于1962年,现工作、生活于北京,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文学爱好者;
4、陈剑萍的诗,上网搜读,多数具有词性美,语言简洁明快,娴熟而纯粹;
5、回到本诗,以冷静的笔触和直接的表现,呈现出环境保护课题和动物世界的意义所在,并以个体化极其平常的心态看待事物,充满了语言的“钝感”;
6、诗一开头,即用了三个排比句式,分别写到“秦岭”、“佛坪高铁站”和“凉风垭”,三个地名,一个山脉、一个车站点和一个森林公园,而且在每一个句子的落笔,都回到了我和大眼睛,回到了同一个物体;
7、在铺垫之后,道出了所要表达的具体内容,以喻指物,指内心深处自然的世界,将大熊猫的眼睛写得传神,旷达而辽阔;
8、诗的结尾,瞬间拉伸出时间性,将一种纵深感很自然地展现出来了,其背后是地理环境和动物世界的形象变化与呈现,精彩而绝妙;
9、标题直取《大眼睛》,令人过目不忘,不仅读后很容易联想到诗中的几个地名,而且在其生动的蕴含里面,透视出别致的新鲜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适时变化一种写作方法,也是一种诗意的必须”;
11、动物诗界,地理世界,时光之录。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SONNENUNTERGANG – 莫高 Mo Gao

2月 6, 2021

Mo Gao
SONNENUNTERGANG

Die Sonne setzt sich
auf graue Dachziegel,
wartet auf Tauben
und goldene Schwingen.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0一周联展(2021.1.31——2.6)

 

伊沙推荐:大约一年前,有一个叫莫高的人,买了一台叫口语诗的新车,一年来他开得很多积累了太多的里程也积累了太多的泥泞,这次开到广西已快开不动了,结果是他原先一台叫意象诗的老摩托载他完成了作为一名诗人的表演,诗的理,玄着呢。

况禹点评《新诗典》莫高《夕阳》:不止是意象诗,所有的现代诗,乃至所有的诗,都有一点忌讳词语重复和元素重叠。本诗胆子有点大——“金色翅膀”在很大程度上会被视作“夕阳”和“鸽群”这两个已出现元素的拆分混装体。但色彩感强烈,效果不错。所以说诗无定法,只要你把棋子落对位置。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莫高《夕阳》:如同元代散曲中的小令,读来赏心悦目。古今中外写夕阳的诗作可谓不计其数,但如莫高写的这种小清新却并不多见。将自然界的夕阳,加入诗人的主观意识和独特的审美,红色的“太阳”、“青瓦房顶”、白色的“鸽群”及“金色翅膀”,写得有声有色,很有画面感;“坐等”一词极妙,将夕阳写活了,具有了人特有的思想感情,不仅写出了“夕阳”的耐心等候(其实也是诗人内心宁静的写照),也描摹出了一种难以言表的情态。完成了一幅亦动亦静、主客体交互流转、意境很美的“黄昏落日图”,适当的留白增加了诗歌的张力,是”情与景”、”情与理趣”自然融合的佳作。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以学习的心态品莫高之《夕阳》在新诗典,从来,都是看别人的诗,别人的评,读了莫高的《夕阳》和诸多诗友评价、黄开兵的书法以及张小云的读后诗,觉得大家的表达都特别棒,适逢周末,也想稀疏几句。第一次评,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也是个人对好作品应具备“有趣有料有品有用”这四有要素的验证过程。

1.有缘有故的诗意

此诗一出,很多诗友感觉不可思议,如此平常的场景里,竟然也可如此有新意。我也同感。

法国著名雕塑家罗丹曾说:
生活从来都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所有艺术,表现形式不同,但其底层逻辑是一样的。一副平常的场景,在诗人这里,却被赋予了不同的意义。
一朵美丽的荷花,高手可以“看”得到水下和泥里的根系,这和认知、阅历,积累,思考深度有关。所以我等写不出好诗,莫问收获,得先问耕耘。

2.无时不刻的匠心

越是简约的表达,要求越高,看起来是“术”,其实是“道”。
很小的时候,读过一个文学故事,一位作坛大家在交付他的作品时说:“对不起,我写的太长了。”当时不解。
电影和电视剧的差距也是如此:把握核心,反复敲打,精炼而非堆砌,才能成就高度和经典。
对每一首诗的每一个字,都切磋琢磨,这是莫高一贯风格,匠心如一。
可能是性格原因,我写完一首诗后,很少去反复修改,这是差距的源头。

3.好人格才可能出好诗

诗的内涵是诗人的精神视界的呈现,《夕阳》里的淡定,寂然,从容,克制,其实是莫高的“知已常明,知足常乐,知止常安”价值观的外显。知止,显然是比知足更高的境界,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禀赋,犹如铬元素,没有铬就成不了特钢,没有“知止”特质,也成不了卓越的企业家和大咖。
修炼,是一生的课题,这条路,不用“老摩托”和“新车”(伊沙语),莫高用双脚,早已走得驾轻就熟,笃定有力。

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这才是这首诗的正确解读方式呵。

(华少,2021.2.6)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莫高的诗《夕阳》的十一条:
1、有了就写,无问西东,也是诗的必然;
2、莫高,本名肖棱,1972年生,新世纪诗典典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曾在《新世纪诗典》、《磨铁读诗会》、《星星诗刊》、《诗参考》、《诗歌月刊》等发表诗歌若干,入选多种选本,并被翻译成英、日、韩文。西南科技大学、绵阳师范学院、攀枝花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在企业供职;
3、去年九月,在北京磨铁诗歌活动中首次见到诗人,通过“飞的”参加诗歌活动,从四川飞到北京,足见其是一位诗的真爱者,相信诗神也一定不会辜负;
4、莫高的诗,此前读到的是口语表达,突然有一种别样的写法,着实令人意外,更使人感到惊喜,这就是现代诗人;
5、回到本诗,一句话四行,甚至连莫高的名字都可以读成诗的一部分,简约而不失个性的意象,在夕阳和太阳之内,隐藏着事物奇绝的奥秘;
6、诗中有语言的魅力和力量,还有质感与简约,并且带有内心的情感“素描”,具体地说,是在写“我”,在夕阳西下;
7、诗中还有色彩的艺术气息,“青瓦”青,“鸽群”白,或黑,花,“金色”有光,而太阳就是个“智者”,见智,在自然的景象里面,既有画面效果,还溢满空间和张力;
8、特别是第二行的“坐等”,传神写照,还透着浓浓的“弦外之音”,构成内心与世界的巨大碰撞,和难以言表的想象世界;
9、标题是《夕阳》,用得独具匠心,幽深而美妙,准确且沉寂;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无论写什么,首先内心的光足够亮堂”;
11、时光之诗,意之所象。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56

3596

夕阳

莫高

太阳在青瓦房顶
坐等
鸽群
及金色翅膀

口语诗人告诉你,意象诗也可以写得明明白白、干干净净!莫高用一个非常普通的拟人手法就做到了这一点。“太阳在青瓦房顶”,这一句写太阳的高度。“坐等”写夕阳的悠闲和下落之慢。看过太多的夕阳落在山顶上,今天看到夕阳坐在房顶上,感觉里满满的都是童趣。你见过哪个老头子会坐在人家屋顶上呢?“坐等/鸽群/及金色翅膀”,夕阳等鸽群做什么?等它们回家吗?白居易有诗云:“倦鸟暮归林,浮云晴归山。”鸽子是有翅膀的,夕阳是要给它们镀上一层金色吗?传说中的太阳也是鸟啊。这是一只长着三只脚的乌鸦!圣埃克苏佩里的小王子说,他到过一个星球,每二十四小时能看到一千四百四十次日落!如果他看到这次日落,会不会留恋呢?2021年2月5日20点57分